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酒鬼
  昆仑山下的苏家老宅,原本在苗光启的规划中,是奇异生灵研究会驻亚洲区办事处。

  可这个组织刚刚建立起来,掌管林家分支的林贺春就抓住了时机,以七十亿美金的巨资和二百二十三人规模的商务谈判团,把苗光启摁在谈判桌上一顿收拾。

  于是苗光启在会长的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呢,这就变成了代理会长。

  他在美国长岛的地下基地,也就从总部降格成了北美分部。

  而苏家老宅的这间小办公室,则从一个小小的亚洲区办事处直接变成了总部。

  这么大的变动,光门口换个招牌,那肯定是不行的。

  建筑用地已经申报上去了,应该很快就能批下来。

  就在苏家老宅附近,一座全新的总部大楼即将拔地而起。

  等到这座总部大楼落成之后,中科院的奇异生灵小组将由杨拓牵头,进驻过来联合办公。

  不过这事儿如今还远,杨拓这天深夜走进这间临时办公室,是来辞行的。

  今年的年假差不多用完了,杨拓和陈老师这段提前进行的新婚蜜月,也到了结束的时候。

  这几天苏家老宅明显冷清下来,章进回塞北了,曹冕也回了欧洲。

  办公室里,也就三个人。

  曹余生、Anne、狄兰。

  这三位,以后在研究会的职务也定下来了。

  研究会总部,今后分四个部门,分别是狩猎、科研、情报、综办。

  林朔是会长,同时兼任狩猎部部长,顾名思义就是出去狩猎的。

  苗光启是代理会长,全面统筹研究会的工作,同时兼任科研部的部长。

  曹余生是副会长,同时兼任情报部的部长,负责狩猎相关的情报工作。

  Anne的职位是会长助理,同时也是综办主任,财务人事都归她管。

  狄兰是科研部的副部长,负责狩猎现场的科研指导工作,时不时还要亲临前线。

  如今研究会的两位大佬,林朔和苗光启,一个在神农架狩猎,另一个在满世界忙着各大洲分部的事情。

  眼下的三位,算是奇异生灵研究会总部的*****了。

  一看到杨拓进来,曹余生赶紧招了招手:“杨院士,神农架那边有新情况,你过来参谋参谋。”

  杨拓点点头,坐到了曹余生的办公桌前:“什么情况?”

  “根据魏行山最新的汇报,林朔目前锁定的第一头狩猎目标,是一头蛊雕。”曹余生说道,“这东西根据猎门《九州异物载》上的记载,本身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异种排名二十七,根据苗光启的奇异生灵数据库标准,这个东西是个第八级的奇异生灵,SS级。”

  杨拓听完摇了摇头:“这样分级没有最基本的参照,我听不懂。”

  曹余生怔了怔,随后解释道:“那我这么说吧。目前我们猎人已知的猛兽异种,也就是奇异生灵,在我们猎门的《九州异物载》上根据战斗力,是有排名的。

  但这毕竟是相对古老的资料,而且种类不全,所以我们一般只做初步参考。

  相比之下,苗光启重新梳理的十级定阶法,数据库比较完善,所以我们以后定奇异生灵的狩猎难度级别,就按这个来。

  目前我们人类已知的奇异生灵,按成年体狩猎难度评价,分成十个阶位。

  第一阶是F级,算是比较好猎杀的猛兽异种,比普通野兽强得有限,一般来说我们猎门的三寸猎人,就去能尝试单独猎杀了。

  第二、三、四、五、六阶,从E到A,狩猎难度逐渐递增。

  到了A级,那就至少需要一个九寸猎人牵头组队,才能去尝试猎杀。

  从第七个阶位S级开始,这些奇异生灵就起码是九州异物载上前百名的凶物了。

  比如钩蛇,这就是S级的东西,当然之前你在黑水龙城遇上的那条,是一条千年钩蛇,远比一般的钩蛇强大。

  第八个阶位是SS级,都是九州异物载上前五十的东西,包括白首至尊,以及我们之前刚刚完成定级的山阎王。

  第九个阶位是SSS级,红沙漠上的多佛恶魔黑皇后,就是这个级别的,我们目前有一头幼崽活体。

  第十个阶位X级,这是目前人类无法对付的东西,其中已知的有九头,分别由猎门的九龙家族负责监视,另外地菩萨也在这个级别。”

  杨拓点点头:“那么这头蛊雕,跟山阎王是一个级别的东西?”

  “没错。”

  “那还需要我参谋什么?”杨拓瞟了狄兰一眼,“林朔搞定这个级别的东西不跟玩一样?”

  “话不能这么说。”曹余生摇了摇头:“蛊雕这东西,还真有点特别。

  它是一种雌雄异态的生物,并且水陆空三栖。

  雄的长得像一头大雕,脑袋上顶一根独角。

  雌的长得像头豹子,嘴是鸟喙,头上也有一根独角。

  如果神农架里的这头蛊雕是雌的,那对林朔和苗雪萍这样的猎人而言确实不难。

  雌蛊雕虽然也能下水,但基本是陆地动物,它不会飞,是在山林里跑的。

  雄的就难办了,要么在水里潜伏着,要么天上飞着,它是不上岸的。

  根据小八的现场观察,神农架这头蛊雕,就是雄的。

  而我们猎人的能耐,都是在山里的能耐,一旦入水那就大打折扣,林朔也不能例外。”

  “也就是说,要捕获这头蛊雕,首先需要把它从水里逼出来?”杨拓扶了扶眼镜。

  “就是这个意思。”曹余生点点头。

  “这东西目前在哪片水域?”杨拓问道。

  “神农顶下的大龙潭。”

  杨拓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林朔应该会有办法的,我这边暂时帮不上忙。”

  狄兰这时候说道:“怎么会帮不上忙呢?大龙潭是片露天水域,杨拓你联系一下上面,让军方派一架直升机过去,往水里扔几颗**就行了。”

  狄兰这句话一说出来,曹余生和杨拓两人几乎同时摇头。

  杨拓说道:“之前有山民失踪后,我们派过直升机搜寻,结果直升机有去无回。”

  曹余生接道:“正常,神农架里面的猛兽异种有很多,其中肯定是有飞禽的,蛊雕只是其中一种。”

  “神农架里其他奇异生灵的具体种类,曹先生你知道吗?”杨拓问道。

  曹余生摇了摇头:“贺家猎场早先是我们猎人的试炼之地,猛兽异种的种类要是事先被知道了,那试炼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所以猎场里的异种数量和种类,一直是对外保密的。”

  “这倒是一个说法。”杨拓皱了皱眉头,“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出事了,贺家家主贺永昌至少要把里面的奇异生物名录给出来吧?”

  “问过了,他压根就没有这份名录,他自己都不知道猎场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曹余生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样?”杨拓不解道。

  “贺永昌的过往比较特殊,他是上一代家主的堂侄,原本是分家人,不算主脉猎人。不过他天赋出色,从小就被上一代家主相中重点培养,并且送出国了,猎人试炼也是在国外完成的,所以他对贺家猎场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曹余生说道,“两年前他回国接手猎场之后,也试图要弄清楚猎场里究竟有什么,结果两年下来只碰上了一头驴头兽。”

  “那他回国接手猎场的时候,贺家上一代家主就没把类似名录的东西留给他?”

  “没有。”曹余生摇摇头,“我怀疑压根就没有这类东西,猎场里到底有什么,对贺家人来说一直是笔糊涂账。”

  “这不正常。”

  “肯定是不正常的,这猎场的由来我觉得有问题,贺家人以前没说实话。”曹余生说道,“可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那现在这头蛊雕,算是林朔在现场确认的第一头目标?”杨拓问道。

  曹余生点点头:“没错。”

  “他进神农架几天了?”

  “快五天了。”

  “这不像他啊,效率这么低吗?”

  “谁说不是呢。”曹余生忧心忡忡地说道,“这趟追爷他也没带上,身边的苗雪萍精神状态又不稳定,我是真的有点担心啊。”

  “云家的九个护道人,还有苗成云不是去增援了吗?”

  “那几个棒槌,打架是厉害,可要是狩猎,他们不帮倒忙就算不错了。”曹余生撇了撇嘴。

  ……

  房县的长途汽车站里,云家首席护道人白经略,正抱着空酒坛子左顾右盼。

  外孙林朔的藏酒,那是真不错,可惜量太少,不怎么经喝。

  白经略把手里的空酒坛子往边上一抛,正砸在苗成云怀里。

  苗成云赶紧伸手接住了酒坛子,嘴里说道:“白爷,咱先找个地儿住下吧,我跟这儿的地主联系一下,贺永昌今天早上应该就到了。”

  “你小子懂个屁!”白经略大着舌头说道,“我外孙为什么会在平辈盟礼的当口儿,这么着急忙慌地往神农架赶啊?

  不就是趁着贺永昌这小子要参加平辈盟礼抽不出空来,好来这儿微服私访嘛。

  小子,你说起来是我未来的外孙女婿,我就教教你。

  这江湖险恶,如今的贺家人,是贺家猎场这件事儿的当事人,他们现在的说法,那是不可信的。

  你找贺永昌干嘛?

  这不是把咱们来神农架给总魁首护驾这事儿,全暴露了吗?”

  白经略这番话说完,其他八个护道人纷纷叫好:

  “嘿!还是咱白爷英明!”

  “那错不了,事情就该这么办。”

  “就是,这会儿不能信任贺家人。”

  “贺永昌这孩子人其实不赖,可这事儿屁股在那儿呢,脑袋怎么想那不作数了。”

  “苗成云你小子还是嫩了点儿,老老实实后面待着。”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苗成云看着白经略醉眼惺忪的状态,又看了看其他几位沆瀣一气的德行,心想这事儿要遭,他抱拳说道:“几位爷,这不是我的主意,这是总魁首让我这么做的。”

  “嗐。”白经略摆了摆手,“总魁首毕竟还年轻,能耐是厉害,可这人与人的斗争经验啊,远没有我们爷儿几个丰富。”

  “别看咱是赘婿,可夹在石头缝儿里做人,这方面早就练出来了。”

  “那是,为了弄点零花钱,我们什么招儿都想过。”

  “云家那帮女人,别看平时在咱面前趾高气昂的,可那是咱们让着她们,不跟她们计较。”

  “就是,其实整个云家,还不是咱哥儿几个说了算。”

  “可不是嘛。”

  “尤其是咱白爷,把老家主整得明明明白白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对,咱听白爷的。”

  白经略摆了摆手,示意周围几个安静,随后打个了酒嗝儿,对苗成云说道:“你小子,现在去把怀里这坛子酒弄满,这回别整黄的了,不得劲儿,咱要上好的烧刀子!”

  “不是白爷,这深更半夜的,咱不找地方住下,还喝呢?”苗成云问道。

  “废话,烧刀子驱寒啊。”白经略瞪着眼珠子说道,“咱爷儿几个,这回要夜闯神农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