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谈买卖
  林朔这几天从神农架林区北边的房县区域进入这里,先在林区的人口聚集区,也就是乡镇逗留了几天。

  考察了一下自己通过国家正规渠道资助的学校林安中学,顺便从基层了解一下神农架林区目前的真实情况。

  中学办得还不错,至少在硬件设施上殊为不易。

  通讯还无法建立、年轻教师的入籍制度还有待完善,这些问题的出现,归根结底并不是学校和**本身的问题,而是这片神农架林区出了问题。

  这里环境急剧恶化,人口外迁,办学的根基已经没有了。

  林区的问题不解决,林安中学,乃至整片神农架林区接近四千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居民,都要外迁。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里将诞生一个真正的无人区。

  可是这里不是冰川雪原,更不是海外孤岛。

  这片即将诞生的人类禁区,东面紧紧靠着南阳盆地和江汉平原,西边隔着山区就是四川盆地,这是我国三大片人口密集区。

  这种无人区,是不允许存在的。

  无论是猎门本身的行业层面,还是国家层面,都不允许。

  目前国家通过某总局委托猎门处理此事,这是一种信任。

  而这种信任,也是猎门这个组织,在这个国家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并且今后能跟中科院进行广泛合作的前提。

  猎门一直以来,做得很好的一项事情,就是跟中华文明命运捆绑。

  立门之本是八个大字:精忠报国、为民除害,这精忠报国,还在为民除害的前头。

  而精忠报国的具体方式,就是边境参军,为确保文明的地理版图而出力。

  能在改朝换代中幸存下来,那是因为猎门中人只当边疆士兵,而不参与政权斗争。

  唯一的例外是苏家,祖上在宋朝当过一个名义上的礼部侍郎,手里其实也没什么实权。

  而到了现代,仅仅依靠边境参军,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如今已经是信息时代了,科技发展是第一生产力。

  科技领域的争夺,这是个无形的战场,将决定各大文明今后的命运。

  所以奇异生灵研究会和中科院的合作,让猎门在国家生物科技的前沿领域贡献力量,这是新形势下的一种“边境参军”。

  这也是苗光启和林朔最终达成共识的,确保猎门今后延续的战略性选择。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国家对猎门的继续信任。

  而信任的前提,就是解决眼下神农架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贻害极大,在性质上并不是猛兽异种的自发性事件,而是猎门本身造成的。

  具体地说,是猎门中的贺家,在神农架建立贺家猎场造成的。

  这就叫做祸起萧墙。

  从法理上,这件破事儿的当事人,就是如今站在林朔眼前,臊眉耷眼,手里牵着一头黄牛的贺永昌。

  当然,作为当今的猎门总魁首,林朔觉得从法理上,林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

  当年贺家猎场建立的时候,自己的曾祖父林全福作为当时的猎门总魁首,没有阻止,这算是上级连带责任,监管不力。

  不过以当时整个国内的狩猎形势来看,随着猛兽异种的逐渐消失,猎门各家族发展副业是大势所趋。

  贺家这个猎场在项目上,至少跟本行当是密切相关的,而且服务于整个猎门,在当时看来甚至是个优质项目。

  至少比起滇南吴家搞偷猎的技能培训,那是好多了。

  只是目前来看,这个猎场起因就有问题,到了如今,局势已经几乎快要不可收拾了。

  这笔账找谁算,这事儿先搁到一边去,当务之急是解决眼下的事情。

  解决眼下的事情,林朔得先要有力气。

  而要有力气,就得先吃饱。

  所以林朔看了看贺永昌贺永年,又看了看贺永昌牵着的黄牛,只能说出三个字来:

  “牛不错。”

  贺永昌用手摸着后脑勺,咧着嘴嘿嘿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堂弟贺永年虽然修为不如他,可脑子比他机灵,一下子就听出了林朔的弦外之音。

  这位贺家猎人上前一步,一掌拍在黄牛的脑门上。

  黄牛“哞”地一声,这就缓缓软倒,昏迷过去。

  贺永年从腰间探出一把匕首:“总魁首,您稍候片刻,很快就能吃了。”

  林朔点点头,然后冲贺永昌招了招手:“你,跟我来一趟。”

  “哎!”贺永昌赶紧应了一声。

  两人往山上走了一段路,不久就爬上了目前所在山峰的顶端。

  林朔站在山顶,遥遥看着南边的那几座高峰,问道:“九寸门槛拿下来了?”

  “禀总魁首,幸不辱命。”贺永昌抱拳道。

  “幸不辱命。”林朔微微笑道,“你贺永昌用词很讲究,似乎你们贺家这九寸门槛,是我让你们去争取的。”

  “您之前确实有这个授意。”贺永昌咧嘴笑道。

  “行了。”林朔摆了摆手,“平辈盟礼这个机会,是你贺永昌用自己的能耐抓住的,跟我关系不大。不过你打下来的贺家九寸门槛,在眼下这个事情面前那是说没就没,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觉悟?”

  “自然是有的。”贺永昌点头道。

  “贺家猎场的具体经营,你参与过吗?”林朔正色问道。

  “未曾参与。”贺永昌摇了摇头,“我之前是作为分家子弟在襄阳生活,后来老家主看中我的修行天赋,把我送到了东非大裂谷,那边猛兽异种横行,我在那里一边修炼一边猎杀,这才有了如今的能耐。

  三年前,老家主去世,我被召回国内,授予了家主之位。

  总魁首,不瞒您说,我这个家主之位,外人也许不知道,但我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就是捡来的。”

  “哦?”林朔眉头微微一皱,问道,“此话怎讲?”

  “我的堂兄贺永瑞,真实战力在我之上,又是老家主的亲儿子,按理说他才是这一代的贺家家主。

  我作为贺家分支出身的猎人,能从老家主手里接过家主之位,其实就贺永瑞推我上去的。

  因为贺家猎场如今已经失控,谁当这个家主都逃不过猎门六大家,尤其是您这个猎门总魁首的责问。

  别人可能不清楚总魁首的厉害,可贺家人是清楚的,昆仑山一役只有您一人生还,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贺家家主这个位置如今不好坐,不过对我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个扭转神农架形势的机会,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了。”

  林朔点点头:“所以你才会在红沙漠的事情上感到塔什干,跟我提前联系上。”

  “猎场的事情,是瞒不住的,而且已经不能再瞒下去了。”贺永昌说道,“在观察了您一段时间之后,我认为贺家猎场的事情,要是连您都解决不了,那么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猎门能处理的了。形势糜烂至此,我总要尽力一试。”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林朔点了点头,又问道:“贺永年,值得信任吗?”

  “据我观察,不值得信任,但可以争取。”贺永昌说道,“我这位堂弟,别看处事圆滑,可心中还有大是大非的。

  他应该知道一些猎场的秘密,只是碍于两位兄长的缘故,无法跟我挑明。”

  “嗯。”林朔应了一声,随后说道,“神农架之后事情,作为一份狩猎信息是无法在猎门内部隐藏的,狩猎的过程会公开。贺永昌,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猎杀这里的猛兽异种,挽回贺家在此事上损失的声誉。”贺永昌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又摸了摸后脑勺,一脸不好意思,“当然我之前也不是没试过,有自知之明,以我的能耐那是不行的,还需要总魁首暗中照拂。”

  “好说。”林朔微微一笑,“不过两个条件。”

  “还请总魁首言明。”

  “第一,这里的猛兽异种,不计入我们林贺两家之前的盟约之内,这里总共死了多少个人,你们贺家今后要在别处,猎杀或者捕获同等数量的猛兽异种才行。”

  “这个是自然。”贺永昌赶紧点头。

  “第二,费用。”

  “啊?”贺永昌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林朔瞪了他一眼,“猎门总魁首就不用吃饭,不用养家啊?”

  “不是。”贺永昌苦着脸说道,“总魁首,你们林家富甲天下啊,还看得上我手里的三瓜俩枣?”

  “废话。”林朔说道,“那是分家的钱,是林氏公账,我怎么好意思随便开口?

  你也知道,我家里如今两个老婆。

  她们一个要填最近苏家老宅翻新、还有平辈盟礼开销的窟窿,手里一个教育基金会也要继续输血。

  另一个想要购置私人飞机,好以后随时回娘家省亲。

  我身上就两个能耐,一个是教书,另一个是狩猎。

  教书是发不了财的,也就只能指望狩猎了。

  不趁着这个机会从你手里捞一笔,我上哪儿捞去?

  而且你这儿我是劳动所得,天经地义。”

  “是是是。”贺永昌连连点头,“您说得都在理,那您开个价吧。”

  “你们这儿总共几头成年的猛兽异种?”林朔问道。

  “具体数目我也不清楚。”贺永昌说道,“据贺永年说,大概五十来头。”

  “那就按五十头算。”林朔说道,“我之前出手,给自己人的内部价格,是一头一千万美金。

  你现在不算外人,也按这个价格走。

  不过,还要再加上百分之五十的名誉转让费,因为这些猛兽异种对外宣称,那是你贺永昌猎杀的。

  那就是每头一千五百万。

  五十头,承惠七亿五千万美金。”

  “总魁首,要不这样。”贺永昌翻了翻白眼,“您先回苏家老宅等消息,我就在这儿不走了,反正是拼死一战。等您听到我死讯了,要是够仗义,记得过来给我收尸就行。”

  “你手里没这么多钱?”林朔问道。

  “贺家猎场终究也只是个猎场,它又不是银行,最近几年还尽赔本了。”贺永昌说道,“况且我能调动的贺家资金,也只有其中一部分,大头在贺永瑞那里。七亿五千万,别说美金了,国币我也拿不出来啊。”

  “那你能拿出来多少?”

  “七千五百万国币。”贺永昌说道,“这就笔钱,我还得去转卖一部分不动产才行。”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哦,那确实不能强人所难,”林朔叹了口气,“不如这样,这七千五百万国币,就当是我这次狩猎的前期费用,其余剩下的就当是收购费用,你们贺家这个贺家猎场我收购了,怎么样?”

  “您要收购猎场?”贺永昌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为什么呀,这猎场就是祸害啊!”

  林朔瞟了贺永昌一眼,淡淡说道:“你再好好想想。”

  “我明白了,您这其实是在帮我。”贺永昌眼前一亮,“贺家猎场卖给了您,就等于是把过往所有的责任,都转让给了您。”

  林朔点点头:“你知道就好,目前猎场的事情你们贺家扛不起。我呢,也正好能把猎场拿过来另有用处。”

  “行,我听您的。”

  “那我们下山吧,牛肉已经烤好了。等吃饱了饭,咱就先把这笔买卖做了。”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