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第一次
  眼下的状况对于苗成云来说,可谓生死一线。

  狞在华夏绝迹已久,所以目前猎门对这种猛兽异种的情报掌握,依然停留在五百年前的水准。

  《九州异物载》上,除了“凶恶丑陋”这种外貌描述之外,“行动迅捷”这是战斗风格,而“嗜杀成性”这是习性。

  行动迅捷,意味这东西速度极快,这会儿苗成云就算掉头就跑,估计也跑不过它。

  嗜杀成性,这就更麻烦了,这头东西明明是跟马王爷有过节,与苗成云无关,可如今一旦遇上了,它就不会放过苗成云。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苗成云盯着眼前这头东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到了这个时候,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唯有一战。

  而这一战,事实上也是苗成云的第一次狩猎实战。

  因为从小经受的严酷训练,他自认为是一个传承猎人。

  不过跟目前猎门里真正的传承猎人相比,他没有进行过成人狩。

  目前他的狩猎成果,依然是零。

  那么这头“狞”,要么是讨命的阎王,要么就是自己成人狩的猎物。

  苗成云暗中点头,用一头“狞”来开张,这战绩倒是不算难看。

  苗成云目不转睛,全身的肌肉慢慢松弛下来。

  修力到苗成云这个程度的猎人,全身肌肉紧绷,那是防御状态,能大幅度提高抗击打能力。

  若是对敌时全身肌肉反而松弛下来,那就是准备搏命了。

  这种状态下,全身的爆发力蓄势待发,全身肌肉从松弛到紧绷那一下,能迸发出最快的速度和最强的力量。

  一击致命。

  这会儿扑上去跟这头狞拼命,没必要。

  这是头畜生,不是人。

  狞这东西丑归丑,不过从形体和那双眼睛来看,应该是猫科。

  猫科动物的反应速度是人类的四倍以上。

  苗成云认为以自己目前还未悟灵成功的炼神修为,在神经反射速度上,应该是不如这个东西的。

  如今苗成云是空手,没武器,以血肉之躯就这么扑上去主动攻击,那就是送。

  对方下意识地一抬爪子,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所以目前只能等,等这头狞扑过来。

  猛兽异种跟人相比,身体能力往往更强,但战斗智商比较低下。

  它们的攻击,是出于本能的捕猎行为,在自然界当然很高效,可在人类的搏击技术面前,则显得粗枝大叶。

  不着急,等它先来。

  苗成云紧紧守着心神,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在十米开外的这头狞上面。

  狞坐在山石上看了他一会儿,四目相对,似是觉得面前这个猎物有点不好惹。

  它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稀稀拉拉的毛发,慢慢走下了山石,但是又没进一步靠近,而是依然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开始在苗成云周围来回踱步。

  这东西低着头猫着腰,四肢弯曲,全身呈弓型,脚步越踱越快。

  如今是初春的上午,山里入春比平原里晚,气温还在零度以下。

  狞一边快速踱步,口鼻也在剧烈喘息着,呼出一团团雾气,嘴边口水滴滴答答。

  苗成云知道这东西正在尝试绕后,从自己的背部开始发起攻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这当然不能让它如愿,否则自己必死无疑。

  苗成云调整着脚下步子,始终保持面对着这头东西。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狞停下了步子,稍稍抬起头,看了看马王爷那边。

  就这一瞬间,苗成云差点就扑了上去。

  九大护道人和马王爷就在不远处,人多势众,让这东西分神了。

  这是个机会。

  也可能是个陷阱。

  苗成云赶紧按住了心思,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来,握拳的双手稍微松了松。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苗成云发现自己手心已经湿了。

  这是人正常的应激反应,并不是恐惧。

  苗成云在心里劝慰着自己,强打精神,继续盯着面前这头东西。

  然后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腥风扑面!

  几乎是下意识地,苗成云左手快速提起护住了自己的咽喉。

  与此同时他,左脚蹬地、拧腰转胯,全身大筋瞬时绷紧,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右手手刀,笔直地插了出去!

  “咔”!

  左手手腕马上失去了知觉。

  右手掌面则准确地避开了坚硬的胸骨,破体而入,立刻被一阵温热包裹。

  苗成云大吼一声,扭腰顺着来势,再加上自己全身的力道,把右手臂上挂着的东西摔在了地面上。

  “啪”!

  听到这东西落地的声音,苗成云紧紧绷着的心弦这才放松下来。

  活物落地,不是这个动静。

  只有死物,才会摔得那么瓷实,整个拍在地面上了。

  低头定睛一看,地上的这头巨丑无比的“狞”,正四仰八叉地瘫着。

  胸口一个血洞,正汩汩往外冒血。

  那双兽眼正在快速失去神采,嘴里则叼着一只手。

  苗成云左手腕子剧痛无比。

  他脸色一阵发白,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左手,嘴里骂骂咧咧:

  “这他妈是我的!”

  ……

  神农架南部,大龙潭附近。

  在定下了晚上猎杀蛊雕的行动计划之后,这天白天林朔一行人这就又闲下来了。

  这种情况在猎人行当里,也算是常有的事儿。

  猎人之所以可以狩猎猛兽异种,优势并不在于战斗能力,而是会审时度势、按部就班。

  传承猎人身负为民除害的重任,并不意味着到了山里就需要时时刻刻拼命。

  合理地分配体力很重要。

  要是一进山林,就把自己累得跟孙子似的,那就不是狩猎,而是给猛兽异种送饭。

  白天既然闲下来了,那么林朔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剩下的半头黄牛上面。

  黄牛肉本就是珍馐美味,这头黄牛也不知道贺永昌是从哪儿搞来的,起码谷饲了一年以上,肉质肥美不可多得。

  于是就在大龙潭边上,周令时又升起一堆篝火,大家伙儿烤肉吃。

  魏行山吃着吃着,这就又愁上了:

  “我说老林,你这么吃可不行啊。

  这头黄牛昨天刚宰的,今天看样子就吃没了,往后怎么办呢?

  我刚才数了数,我包里就只剩下九袋自热军粮了,贺永昌贺永年一加入,又多了两张嘴。

  这可撑不了几天啊。”

  周令时摇摇头:“师兄,我发现你这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黄牛吃完了怕什么呢,晚上不是还有头蛊雕吗?”

  魏行山一听,眼睛就亮了,赶紧跟林朔打听:“老林,这蛊雕,是什么滋味儿啊?”

  林朔瞟了自己的大徒弟一眼:“华夏历史上最近一次猎杀蛊雕,是在两百多年前,你看我的样子有两百多岁吗?”

  “那保不齐。”魏行山笑道,“你看那马逸仙,瞧着也就四十来岁,可人家快四百岁了。你老林这么大能耐,是不是也瞒报了年龄啊?”

  “干儿子你别瞎扯。”苗雪萍左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要是林朔有两百多岁,那我这个姨娘岂不是个老妖精了?”

  “说正经的。”贺永昌接过了话头,“刚才听干娘说,这马逸仙自称坐下有八大金刚四大天王。

  按照马逸仙的意思,这十二头猛兽异种在神农架林区里面不是兽王就是准兽王,应该算是最强的一拨了。

  总魁首,那这头蛊雕是不是包含其中?”

  林朔点了点头:“之前小八说,这头蛊雕统领着神农架的所有鸟类,这是名副其实的兽王。

  而且之前小八也看到,那个学生是被一头金雕给抓走的,上供给了这头蛊雕。

  云家九大护道人,包括苗成云,也是被金雕抓走的。

  这说明神农架的这个金雕种群,既听命于蛊雕,也受控于马逸仙。

  结合以上这些,蛊雕应该是马逸仙声称的四大天王之一。”

  “那么也就是说,跟蛊雕同一级别的猛兽异种,马逸仙坐下还有三头。”贺永昌说到这里顿了顿,皱眉道,“神农顶附近是蛊雕的地盘,马逸仙又让总魁首来神农顶呢,这是在打什么算盘?”

  苗雪萍这时候说道:“根据马逸仙自己的说法,他认为神农顶上有‘地菩萨’存在,而他本人却不敢过分靠近这里,因为对地菩萨的感知,对他而言就像一种毒品。

  如果他的说法属实,那么神农顶下的大龙潭,他是不敢来的。

  我苗家借物跟云家炼神本是同源,而据我所知,在炼神手段中,控制的难度要远远大过感知。

  如果靠近到足够可以直接控制对方的距离,那么感知应该是非常强烈的。

  我不清楚马逸仙的控兽有效距离有多远,可既然他在感知上害怕过分靠近地菩萨,那么他就不可能操控到地菩萨附近的蛊雕。

  因此,要么马逸仙关于地菩萨的说法是谎言,要么这头蛊雕已经脱离了马逸仙的控制。”

  听完苗雪萍的分析,众人连连点头。

  苗雪萍看了一下林朔,继续说道:“我们先不管神农顶上的事情,只论今天晚上这场狩猎。

  我们来到这神农架林区,这叫强龙过境。

  他马逸仙这条地头蛇如今大难临头,如果可以把手下最强战力,也就是四大天王控制在手里,他肯定会控制,不会放任不管。

  所以儿砸,今天晚上猎杀蛊雕,你要小心一些。

  这有可能是马逸仙布下的杀局。”

  正说着,小八从天上下来了。

  林小八为了准备今天晚上这场狩猎,今天上午一直在天上。

  这会儿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事情,急匆匆地飞了下来,停到了林朔的肩头:

  “朔哥,苗成云确实是条汉子。”

  林朔嘴角抽了抽:“你之前不是说他没骨气,特别瞧不起他吗,怎么不出一天就变卦了?”

  “这小子没骨气,我又没说错他。不过,就我刚才看到的而言,他确实是条汉子。”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凤凰岭那儿,马逸仙带着苗成云还有云家九大护道人,遇上了一头东西。”

  “什么东西?”

  “狞。”

  林朔眉头微微一皱:“后来呢?”

  “后来马逸仙和九大护道人干看着没出手,苗成云一个人把那头‘狞’给宰了。”

  “不容易,狞不是一般东西,异物载能进前五十了。”苗雪萍惊讶道。

  林朔说道:“以苗成云的实力,杀倒是能杀,不过应该会付出些代价。”

  “朔哥,还真被你给说中了,苗成云左手被那头狞给咬断了。”

  一听到这话,苗雪萍神色一紧,一下子站了起来:“那只断手还在吗?“

  “在,我飞回来的时候,苗成云用仅剩下的一只手,正在给自己接手呢,虽然疼得哭爹喊娘,不过我觉得他是条汉子。”

  “自己给自己接手?胡闹!”苗雪萍骂了一句,对林朔说道:“儿砸,他这样下去会没命的。你跟我去一趟,我们去把苗成云抢出来。”

  “他们离这儿多远?”林朔问小八道。

  “一百多里地。”

  “倒是不远,小八指路,姨娘我们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