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分位置
  神农天坑底部的这片森林,凭借天坑上方照下来的阳光和神农顶山峰的冰雪融水,一百多年繁育下来,规模已经不算小了,总面积有十公顷左右。

  不仅植物生长很茂盛,野生动物也不少,之前林朔甚至还闻到过一丝华南虎的气息。

  不过随着马逸仙率领七头猛兽异种突破了蛊雕的地盘,昨晚来到此处之后,这些野生动物也就在一夜之间遭了殃。

  这里昨晚显然发生过一起大规模的捕猎活动,这导致森林里的气味很混乱。

  林朔带着苗雪萍和贺永昌两人,一直穿过了整片森林,来到天坑底部的西边角落,鼻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这才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脉络。

  神农天坑底部西边的结构,跟之前三人去过的东边有些相似。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也是溶洞空间的样子,被一根根钟乳石柱子上下连接着。

  相比之下,这儿的空间更大,气味讯息也更为复杂。

  里面的东西,闻起来显然不止一头。

  不过其中有一部分已经死了,这会儿正被云家护道人在天坑顶端抽筋剥皮,打算一会儿大快朵颐。

  八大金刚昨晚把这片森林一扫而空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的下场。

  当然了,猛兽异种估计也不会去想这些东西。

  它们的气味,林朔刚才已经记住了,忽略不计。

  除此之外,还有几股味道极为淡薄飘渺,应该是在这坑底空间的更深处……

  林朔站住了施展林家的“闻风辨位”,苗雪萍和贺永昌两人也就只能干等着。

  目前整个猎门,在这种远距离感知方面,苏家猎人和林家猎人那是第一档次,这是公认的。

  除此之外,如果苗家猎人带着豢灵“地龙”,那也相差不远。

  可惜这趟苗雪萍没带地龙,所以这会儿也就帮不上什么忙。

  苗家女猎人闲来无事,看了看贺永昌,发现这人状态不太一样了。

  之前这位贺家家主拧着眉努着嘴,一脑门子官司,那表情不用化妆,贴门上就是一尊门神,吓唬小鬼那肯定管用。

  到了这会儿,眉头舒展开来了,神态也没那么拧巴了,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可他眼神时不时会发愣,正在走神。

  苗雪萍一看这状态,不由得点了点头。

  猎场的事情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不管之后怎么样,至少贺永昌已经基本上岸了。

  贺家家主之前面临的情况可谓是内忧外患。

  猎场失控猎门追责,这是外患。

  兄弟阋墙明争暗斗,这是内忧。

  而现在,外患有林朔一力承担,内忧也被苗成云奋力诛杀,贺永昌既坐稳了猎门九魁首的位置,又基本搞定了贺家猎场的内忧外患,应该很愉悦才对。

  可他目前的心态显然不是这样,到底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心里的状态脸上藏不住。

  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后怕,以及对堂兄死亡的悲哀。

  此可见,这贺永昌的本性相当不错。

  也就在这个时候,苗雪萍这才真正地,把这位贺家家主当干儿子看了。

  不过干儿子是干儿子,跟林朔这个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的儿子,那还是不一样的。

  这小子如今这么弱,不能惯着。

  而且三人马上要进去狩猎了,他目前这个状态是不行的。

  于是苗雪萍开口道:“永昌啊。”

  “哎。”贺永昌赶紧微微弓起背来,转过身面朝苗雪萍。

  贺永昌的个子跟魏行山差不多,有两米左右,苗雪萍一米六五。

  两人现在离得近,贺永昌只能弯腰弓背,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要居高临下:“干娘有何吩咐?”

  “我最近认的两个干儿子,都愣高愣大的。”苗雪萍说道,“不过魏行山那小子是半路出家,一身能耐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的。

  你不一样,你的天赋在你们这一辈修力猎人中,足可挤进前三。

  你爹贺彪本身的能耐,只能说是不错,不过他教儿子是教得真好,没浪费了你这身天赋。

  你爹六年前这一死,你最近这修行的进展,可是有些慢了。”

  “干娘教训得是。”贺永昌赶紧点头。

  林朔这会儿也已经完事儿了,微微笑道:“当年我爹也说,生子当如贺永昌。

  老贺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小时候,我爹天天拿你的例子来刺激我。

  一直到我十六岁,他才渐渐不提这茬儿了。”

  “那想必是总魁首在十六岁的时候,修为已经超过当时的我了。”贺永昌笑了笑,“在总魁首的绝世天资面前,我贺永昌能守住十六年的优势,足以自傲了。”

  “你就长点出息吧。”苗雪萍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比林朔大四岁呢,他十六的时候你正好二十,正是修力猎人长力气的时候。

  换句话来说,林朔是在你修为进展最快的时候,把你超越的。

  而现在又是将近十年过去,你目前跟林朔的差距,已经连人家背影都快看不到了吧?”

  “姨娘,话也不能这么说。”林朔面对苗雪萍,少见地反驳了一句,“我们俩现在一个档次上,都算是九境中人的强九境。”

  所谓九境中人,指得是猎门九寸家族之内,修为进入自家传承九境的猎人。

  因为猎门的各家传承本身有高低,所以光是进入九境不算数,传承本身也要被认可。

  目前这道传承的门槛,就必须是九寸家族的传承。

  在猎门九寸乃至九寸九家族的传承中,除了云家传承地位高出一级之外,其他家族的传承本身并无绝对的强弱之分,只是战斗风格和适合发挥的环境不同。

  而九境中的第一个境界,在实际上是不作数的,只要是个九寸家族的九寸猎人,就起码是九寸一境,这叫初始段位。

  从第二境开始算,二三四五,这叫弱九境,六七八九,这是强九境。

  所以在平辈盟礼之前,贺家只是七寸家族,贺家猎人再强,最多也就是九寸猎人,不能被称之为九境中人。

  如今贺永昌替贺家拿下了九寸门槛,而他本人又是贺家传承的九寸六境。

  所以林朔说他是强九境,这是没问题的。

  而林朔自己,林家传承九境大圆满,也是强九境。

  只不过一个是刚刚迈过门槛,后脚跟还悬空着。另一个已经在后院墙根底下站着,寻思着怎么翻墙出去了。

  林朔把自己和贺永昌这么一划拉,道理是有,但其实是自谦之词,同时也是给贺永昌长长面子。

  人家如今好歹是猎门九魁首之一,而且比起曹冕这种,贺永昌在九魁首之中算强了,苗姨娘不能这么贬低人家。

  可苗雪萍显然没有会意,直接戳破道:“林朔你是最强的强九境。而永昌这小子,目前正在跟苗成云竞争猎门最菜强九境的位置。

  苗成云是苗光启的儿子,天赋我最了解,现在还这么菜,纯粹是因为懒。

  可是这趟,他在接连经历了‘狞’和贺永瑞的两场生死搏杀之后,我估计境界还要再往上窜一窜。

  所以永昌啊,这场竞争,你眼看就要赢了,就没有一点儿危机感?”

  林朔听到这里,已经猜到苗雪萍要干什么了,于是他就不说话了,而是看着贺永昌。

  贺永昌这琢磨出滋味儿来了,直接表态道:“干娘,您想怎么安排直说,干儿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苗雪萍点点头,“现在这天坑内部,有四头猛兽异种,除了‘玃如’稍微麻烦点,其他三头也就是蛊雕的水平。

  让我跟林朔娘俩联手对付这四头东西,你在旁边看白戏,啥忙都帮不上,那可不行。

  你贺永昌得锻炼锻炼,否则一直这么菜,我这个干娘脸上无光。

  不如这样,我和林朔在背后给你压阵,你一个人在前头全部搞定。

  能不能做到?”

  贺永昌一听这话,胸膛一挺:“干娘你放心,我不大了死在下面,绝不丢您的脸。”

  苗雪萍一脸嫌弃地在自己面前摆了摆手:“这话说的,可真晦气。”

  “实话嘛。”贺永昌无奈道,“您之前不是分析得挺到位的嘛,我是个刚刚迈进强九境门槛的猎人,您得把我跟总魁首区别看待。

  他一家伙就把蛊雕干下来了,我不行啊!

  这里面这四头东西,每一头我都够呛。

  要不这样,进去之后我突前。

  有东西扑上来呢,我先顶着,实在快被打死了,总魁首和干娘您二位别见死不救。”

  “永昌啊。”林朔摇了摇头,“就冲你这番话,不用动手,你已经死了。”

  “啊?”贺永昌有些不明所以,“我怎么着就死了?”

  “因为你的情报判断出现了大问题。”林朔淡淡说道,“猛兽异种的数量你都没搞对,进去不是死定了吗?”

  “可干娘说是四头啊!”贺永昌不解道。

  “她是你干娘,也是我姨娘,这个没错。”林朔说道,“可如今在这支我们三人组成的狩猎小队里,她是什么位置?”

  “苗家猎人,居中接应。”贺永昌答道。

  “你贺永昌是什么位置?”

  “贺家猎人,突前战斗。”

  “好,那情报收集是谁负责?”林朔问道。

  “这趟苏家猎人不在场,您这个林家猎人兼任这活儿。”

  “所以呢?”林朔提示道。

  “所以干娘说的情报,只能是参考,不能完全采信。我得问您,里面到底有几头猛兽异种。”贺永昌说道,“那您告诉告诉我呗,里面如果不是四头的话,到底有几头?”

  “这支队伍的队长是谁?”林朔又问道。

  “也是您。”

  “队长对情报有保留权,所以我可以不告诉你。”林朔笑了笑,“到底有几头,你自己进去慢慢探。这样你就会保持足够的警惕,不至于稀里糊涂就把命给送了。”

  “嚯,您这个队长可真够坑的。”

  贺永昌摇着头轻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单手往背后一抽,将背后挂着的“飞天夜叉”抽了出来。

  三人这番对话,看似是苗雪萍在敲打贺永昌,林朔又顺势调侃了一番,其实两人是在给这趟相对有些吃力的贺永昌定定神,同时也是在分这趟狩猎的职责和位置。

  目前地下藏着的东西,甭管是什么,必然是一笔载入猎门史册的大买卖,此行狩猎队伍的配置虽然很强,但也要慎重行事。

  按三人之前的站位,林朔是突前位。

  苗雪萍觉得这样不妥,推荐贺永昌做突前位,让林朔拉倒后面来。

  把最强的猎人放在队伍末尾,这是最谨慎的安排,让这位最强猎人有足够时间出手。

  林朔觉得这个安排合情合理,于是就答应了,同时也在提醒贺永昌一定要小心。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贺永昌年纪不算大,可却是个老猎人了,听明白了两人的用意,

  他如今作为狩猎小队的突前战斗位,自然不能空着手。

  贺家家主单手往后一抄,把自家家传的兽叉拿在了手里。

  这杆家传的“飞天夜叉”入手,贺永昌稳了稳心神,一马当先,迈步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