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章 八爷请抽烟
  “朔哥——朔哥!”

  一只浑身漆黑、头上顶着一搓金黄色羽毛的八哥,掠进山村的一座土坯房,扑腾着翅膀,落在了屋内一个青年的肩膀上。

  青年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身老旧的中山装,鼻梁上戴着副眼镜,耳朵上夹着一根香烟。

  他面前的书案上,摊着小学二年级的语文备课教案。

  他叫林朔,六年前来到这座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山村里,担任方圆百里唯一一所小学的代课老师。

  停下手中书写的钢笔,林朔看了看肩膀上的八哥鸟,笑着把耳朵上的香烟取下来,划一根火柴点上,递给了它。

  这只八哥鸟居然就这么一条腿站着,另一条腿熟练地接过香烟,喙嘴一张,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一边抽,八哥开口说话了:“朔哥,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鬼扯。”林朔白了它一眼,“这里谁能动得了你?”

  “朔哥,我们十几年的兄弟,出生入死那么多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八哥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歪着脑袋把一口烟喷在林朔脸上。

  林朔神色开始凝重起来:“详细说说。”

  “三辆改装越野车,朝着咱村来的,国内没这种型号,临时牌照。我盯了他们一会儿梢,一把军用*从车窗里探出来,还好我跑得快。”

  这只八哥连说带比划,好像成了精一样。

  林朔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们应该是冲你来的。”八哥语重心长地说道,“朔哥,那件事已经过去六年了,你差不多该出去走动走动了。”

  林朔没接茬,只是笑了笑:“饭还热着,去吧。”

  八哥点了点头,挥着翅膀飞走了。

  林朔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他看着窗外,神色一阵晦暗。

  六年了,还是被人找到了吗?

  六年前的那场人间炼狱,还会再次让自己经历吗?

  心灵上的痛楚开始折磨林朔,他面色发白,手指微微颤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上一支。

  烟雾缭绕中,他仿佛再次经历那场雷雨之夜,那天下的雨,是血色的。

  那天之后,他决定收山,在也不插手世间奇诡之事。带着小八落脚在这不知名的山村里,以为这样世人就找不到自己。

  无奈天不遂人愿。

  不过,就算找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已经收山了。

  林朔冷笑一声,掐灭了手上的烟头。

  ……

  三辆改装越野车,在山道上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开进了这座山村。

  在这样的穷乡僻壤,这三辆纯黑色的改装大越野,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是十足的。

  村民很快就围了上来,但又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在三米开外远远观望着。

  有小孩儿还捡起了石子儿,刚要扔,被家大人一个巴掌扇下去,老实了。

  越野车在一幢土坯房门前陆续停了下来。

  打头的那辆车后座车门开启,一只高跟鞋踩在了村子里的泥路上。

  村民们顺着这只黑色的高跟鞋往上看:

  黑丝袜,大腿颀长笔直。黑色一步裙下包裹着丰满翘挺的臀部。裁剪精致的女式小西装,将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胸部展露无遗。

  雪白的脖颈上,那张俏脸面若桃花,大眼小嘴翘鼻梁,就跟电影明星似的。

  村民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咕咚。”

  有村民咽下了一口口水,随后腰间软肉就被媳妇狠狠掐了一把。

  另一侧车门,则下来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绿色的短袖军T恤外套着一件作战背心,露出的两条胳膊肌肉线条分明。

  他跟在那个美女身后,来到土坯房的木门前。

  “咚咚咚。”美女轻轻拍门。

  没人响应。

  再敲,还是没人应。

  美女微微蹙眉,退开两步,转身对着村民,笑着地问道:“乡亲们,他在家吗?”

  “在的,在的。”有村民一边揉着腰,一边忙不迭地叫道,“林老师,开门啊,有人找你!”

  还是没人回应。

  壮汉不耐烦了,冷笑道:“Anne小姐,你要请的这个人,架子也太大了。”

  一边说着,他抬起一脚,就要踹门。

  美貌的女子脸色巨变,来不及出声提醒,只能快速提腿,高跟鞋的鞋尖刹那间就点在了壮汉的膝弯处。

  壮汉只觉得整条腿一麻,闷哼一声踉跄了几步,一脸惊讶:“Anne小姐,你……”

  “魏行山。”女子面若冰霜地打断道,“我提醒你一句,对这位林先生,你要放尊重些。这次是我们有求于他。如果这次能请动他出山,那是我们的荣幸。”

  “Anne小姐。”壮汉魏行山脸上闪过不快,“你我都是同一个雇主,而我手上有全亚洲最精锐的雇佣军小队。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能解决的?”

  Anne小姐脸上的寒意褪去几分,平静地说道:“魏队长,如果是对付人类,我当然是相信你和你的战友。可是术业有专攻,我们要面对的,是那些东西。”

  两人正说着,吱呀一声,木门开了。

  开门的人,正是林朔。

  他一身山村教师的打扮,胸口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消瘦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Anne看见这张脸,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这张脸透出来的冷意。

  这个男人的眼神,哪怕隔着眼镜,依然像一把刀子那样锐利,让人遍体生寒。

  这是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一想起有关他的种种传说,Anne的脸色有些发白。

  “林先生您好,我叫Anne。”Anne压抑着心中的惊惧,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落落大方。

  林朔的表情明显透着拒绝,但当他看到外面围得密密麻麻的人群时,神情缓和了一些。

  “进来说吧。”林朔淡淡地撂下一句话,转身进屋。

  两人跟进土坯房,Anne回身把门关好。

  家徒四壁的土坯房,连椅子都没第二把。林朔坐在自己的书桌旁,Anne和魏行山只能站着。

  林朔并不理会他们,气氛一时尴尬。

  哗啦啦。

  八哥鸟扑腾着翅膀飞进屋内,落在书桌上,歪着脑袋看着这两个陌生人。

  看到这只八哥,壮汉魏行山点点头:“这只八哥挺精神啊,头上这搓毛就跟皇冠似的。”

  “王八蛋。”八哥说道。

  魏行山咧嘴笑了。他当然不会跟一只鸟计较什么,反而想逗弄一下它。

  他上前几步,在书桌边上半弯下腰,跟八哥平视,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你怎么骂人呢?”

  “王八蛋。”八哥又说道。

  “你只会说王八蛋吗?还会不会说别的?”

  “王八蛋。”八哥重复地说道。

  Anne低头在自己的随身手袋中翻找一阵,拿出一包软中华拆封,抽出一跟香烟塞进自己双唇之间,再用打火机点上。

  随后这个美女将嘴上的烟取下,双手捧着,烟头朝自己,烟尾朝着八哥鸟,上前几步,郑重其事地说道:

  “八爷,请抽烟。听闻您平生好烟酒,我这次来得匆忙,烟只能买到这一种还算好的,酒就没办法了,还请见谅。”

  这番话说出来,林朔愣了一下,眯着眼看向了Anne。

  魏行山则张着嘴,看看八哥鸟,再看看Anne,那神情像是觉得这女人疯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居然知道我?”八哥死死盯着面前的这个美女,口吐人言。

  Anne连忙说道:

  “猎人圈谁不知道八爷的鼎鼎大名。您留下了太多传说了。”

  “猎人圈里,我没见过你这个婆娘。”八哥冷冷说道。

  “我有个同事,曾经有幸和八爷见过一面。得知我今天要来见林先生和您,特意嘱咐我要伺候好八爷。”Anne微微低着头,手上保持着敬烟的姿态。

  “抽吧。”林朔这时候开口道,“这么好的烟,都已经点上了,不抽多浪费?”

  八哥闻言再不客气,用爪子接过烟,喂进自己的喙里,吞云吐雾起来:“婆娘,你很会来事。”

  “谢八爷夸奖。”Anne微微笑道。

  魏行山这时候从惊异中醒过神来,喃喃说道:“这真的只是一只鸟?”

  没人理会他。

  Anne看到八哥开始抽烟,似是完成了一件大事,紧绷的身子也松弛下来。

  她目光灼灼地看向林朔,欲言又止。

  “看来,我的底,已经被你摸得差不多了。”

  林朔轻轻敲着桌面,淡淡开口道,“说吧,对我下这么深的功夫,是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