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四章 新成员
  车队在中国西南边陲的山道上,颠簸了七个多小时。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凌晨一点多,终于来到了一个地级市的郊区。

  众人没有停留,而是转上了高速公路,一路狂奔。

  又过了三个小时,省城巍峨气派的建筑群,终于出现在车窗外。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Anne亲自担任林朔这辆车的司机。按理说一个女孩子连续开车十二个小时,有点不要命的意思。

  可这女子一边开车,一边跟八哥鸟聊了一路,精神奕奕。

  反倒是林朔,觉得这个女人和这只鸟实在是有些吵。

  来到省城春宁的一家名叫四季酒店的五星级宾馆,车队算是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停车吃饭。

  春宁号称四季如春,城市绿化做得非常好。

  林朔让八哥鸟去附近林子觅食,又在客房里安置好乌木匣子,自己跟着Anne和魏行山一行人一道,进了四季酒店的自助餐厅。

  两百多平米的豪华餐厅,时间还早,人不多,显得很空旷。

  这一行十多个人,尤其是魏行山身后的那群大头兵,列着队开进餐厅,这十几个人走路、找座、坐下,都是一个节奏,让餐厅里为数不多的食客纷纷行注目礼。

  林朔挑了张偏僻的桌子,Anne招呼了柳青,两个女子一起陪林朔落座。

  柳青让魏行山也坐过来,这汉子瞟了林朔一眼,摇头拒绝了。

  挑选完餐点,林朔三人正吃着喝着,自助餐厅门口,又进来两个人。

  两人都戴着眼镜,其中一个年纪大的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一身真丝唐装,满头银发,但腿脚很利索,走路带风。

  跟在老人身后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衬衫,模样斯斯文文的。

  这两人端着餐盘取了食物,找了找,向林朔这张桌子走了过来。

  Anne和柳青看到他们俩过来,纷纷起立。

  “我来介绍一下。”Anne说道,“这位是国际生物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何子鸿教授。他身边这位,是他的学生,也是我国年轻生物学家,杨拓博士。

  何教授,杨博士,这位,是我们这次请的带队人,林朔林先生。”

  “久仰林先生大名啊!”何子鸿老人热情地伸出手,“没想到林先生这么年轻,果然是后生可畏!”

  林朔愣了愣,只能站起来,跟何子鸿握了握手。

  一番寒暄之后宾主落座,林朔用询问的眼神看了Anne一眼。

  Anne马上笑着解释道:“我这个半吊子的研究生,跟这两位专家比起来,水平可差远了。所以这次黑龙江之行,科研项目的负责人,就是这两位。他们早就在四季宾馆等林先生一起汇合了。”

  “何教授和林博士,要跟我们一起去黑龙江?”林朔眉头一皱,看了看这两个学者。

  “那是当然啊。”何子鸿教授红光满面,高声说了一句,随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压低声音说道,“根据那枚鳞片的取样,我们刚刚完成黑龙江那只生物的初步研究。哎呀!这简直是生物学上的奇迹啊!小杨,你来跟他们说说吧。”

  斯斯文文的杨拓扶了扶眼镜,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低声说道:“根据鳞片的大小,我们推测,这头个体的大小,是世所罕见的。

  它的体重,应该跟目前地球上最大的生物*相似,有一百吨左右。

  *是生活在海洋里的,有海水浮力做保护,所以可以支撑它的巨大体重。

  可显然,我们这次的目标,它是个陆地生物。

  这在生物学上,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么大的体重,在陆地的引力下,需要怎样的生理学构造和身体强度去支持?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疑点。

  第二:那枚鳞片的硬度,达到了莫式九点五级,几乎接近钻石了。这是矿石级的硬度,在生物体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当然,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它为什么体重能够那么大。

  第三:根据基因解码,这只个体的基因图谱,和远古生物泰坦巨蟒有百分之九十七的相似,可哪怕是泰坦巨蟒,也远远达不到这么大的体型。

  而且我们还发现了,这只个体,寿命在一千岁以上。”

  说完这番话,杨拓长长舒出一口气,对林朔说道:“林先生,面对这样的生物学奇迹,何老师和我在这个专业领域里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怎么可能会错过去亲眼见证活体的机会呢?”

  “我们知道,这次有很大的危险。”何子鸿这时候开口道,“而正是因为有危险,我们知道哪怕是林先生出手,想要捕获活体,依然有极大的难度。

  所以我们更要亲自参与这次行动,这样才能确保看到活体。

  只要能看它一眼,哪怕死在黑龙江,我这辈子也值了。

  我这次带上小杨,就是因为他年轻,专业上也深得我真传。万一有危险,大不了我这把老骨头死在前头,你们保住小杨就好。”

  何子鸿这番话音量不大,但说得毅然决绝,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

  杨拓对何子鸿的这番话也没有任何异议,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朔,似是想得到他的认同。

  “我不同意!”

  林朔还没有表态,反而是隔壁桌的魏行山站了起来,金刀跨马地坐到了林朔的这张餐桌上。

  “他不属于国际生物学研究会,我管不着。”魏行山指了指林朔,看着何子鸿教授说道,“可我作为研究会亚洲区的行动队队长,有权决定隶属于研究会的人能不能参与行动。你们两个学者,就应该在科研基地里待着,跑到深山老林去捣什么乱?”

  “魏队长。”何子鸿沉下了脸,“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我是研究会首席专家,元老会成员之一。我能决定谁担任亚洲区的行动队队长。”

  “那你把我先撤了再说。”魏行山一拍桌子,“反正老子气也受够了。你们嘴皮子一张一合,说参加就参加了。

  可要保你们回来,我们会填上几条人命?

  是,你们花了一千万,把我们弟兄十五个人的命给买了。

  可人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魏行山这番话越说越大声,很快,其他食客纷纷离席,逃也似地离开餐厅。

  女服务员走到餐座附近,想要提醒什么,却被魏行山凶神恶煞一般的神情给吓住了,不敢上前。

  何子鸿满面潮红,气得手直哆嗦,Anne见状连忙抚摸老人的脊背,冲魏行山打着眼色。

  杨拓这时候扶了扶眼镜,坚定地说道:“魏队长,生命是平等的,而且无法用金钱去衡量。这次行动,你们有你们的职责,我们也有我们的使命。如果你们认为我们是拖累,那好,大不了我们自己去,不用你们保护。”

  “其实,大家的目标还是一致的。”Anne开口道,“也都有相同的觉悟。那为什么不能精诚合作呢?有林先生在,我相信一切都能化险为夷。对吗,林先生。”

  一边说着,Anne美目流转,看向了林朔。

  林朔一直没啃声,这时候看了看座子上剑拔弩张的众人,他神色自若地说道:

  “我只是收钱办事,其他的事情我管不着。我已经吃完了,上去抽根烟。”

  说完,他拍拍屁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