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五章 老对手
  四季宾馆,是春宁最高的建筑之一。

  八月份,原本正是这里最热的时候,不过现在天刚亮不久,气温倒是很舒适。

  林朔顺着电梯上了顶层,往栏杆上一靠,整个春宁有一大半尽收眼底。

  这些鳞次栉比的现代化建筑群,让林朔有些感慨。

  时代变了,自己这个行当,人是越来越少了。

  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纸烟,林朔抽出一支点上,将第一口烟吹散在空气里。

  “哗啦啦。”

  八哥鸟在天上盘旋一阵,找到了顶层的林朔,扑腾着停在了林朔跟前的栏杆上:

  “朔哥。这里的林子都洒了农药,我差点被投毒了。”

  “要是能毒死你,我倒是清静了。”林朔瞟了这只鸟一眼,打趣道,“怎么样,这儿的母鸟还俊俏吗?”

  “模样倒是长得还行,不过这城里的鸟没戒心,一勾搭就有,反而不如山里的有意思。”

  林朔笑着摇摇头:“已经接了买卖了,今晚过后,别出去浪了。”

  “知道了。”八哥鸟说道,“对了朔哥,刚才他们在餐厅里吵架,我在外面听见了。我觉得啊,魏行山这个傻大个儿,真是不知好歹。”

  “哦?”林朔被这句话勾起了兴致,“怎么说?”

  “那两个做学问的,没错,一看就知道是两个累赘。”八哥鸟大大咧咧地说道,“可他魏行山,还有他的那十来大头兵,难道就不是累赘吗?

  所以朔哥才懒得跟他们计较,一羊也赶,两羊也放嘛。

  按我说,这些人都没必要有,只要有我们哥俩,这事儿就能办得漂漂亮亮的。

  最多,再带上Anne那个婆娘,这婆娘会来事儿,哄得八爷我挺开心的。”

  “你啊!”林朔伸出手,用手指尖弹了一下八哥鸟的脑袋,“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这股子狂妄劲儿。”

  “朔哥这么强大,我这个小弟跟着朔哥混,不狂一点,也太不给朔哥面子了。”八哥鸟说道。

  “平时说说没事。”林朔提醒道,“回头真的遇上那东西了,可要小心。”

  “那当然,我们一世人两兄弟,你看八爷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八哥鸟不以为然地说道。

  “林先生,八爷。”

  一人一鸟正聊着,美女Anne款款走来。

  她的手上,托着一个瓷盘,上面放满了糕点,应该是在自助餐厅里拿的,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带了出来。

  把盘子放在八哥鸟跟前,Anne说道:“八爷在外面没吃好吧?这个酒店规格不高,做得东西粗糙,您可别嫌弃。”

  “朔哥你看看,这婆娘会来事儿吧?”八哥鸟说了一句,低头啄糕点开吃。

  Anne这时候对林朔说道:“林先生,我说服了魏队长,他最后还是同意何教授和杨博士同行了,就是不知道您这边……”

  “我没事。”林朔摆了摆手,“这俩知识分子,对自己专业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这也好理解,没这份执着,他们也到不了今天这个成就。

  要是我们不带着他们,他们自己也会组团去的。那就真的是去送死了。”

  “林先生还真是外冷内热呢。”Anne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也别大意。”林朔摇了摇头,“这次的对手,很厉害。”

  “哦?”Anne目光一动,问道,“您对这只生物,似乎很了解?”

  “六年前交过手。”林朔决定透一点消息出去,因为他发现Anne对他的信心,有些过头了。

  这对林朔来说当然不是坏事,但Anne作为这支队伍的实际领导人之一,这样的心态对团队并不好。

  “六年前的昆仑山事件,你听说过没有?”林朔问道。

  “略有耳闻,那是猎人圈的一大惨事。三十多个精英猎人上山,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林先生您一个。”Anne说道,“其实就是这份情报,让我们研究会决定,这次带队的人选,只能是您。”

  说完这番话,Anne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林先生刚才的意思,昆仑山上的那只几乎将猎人团队全灭的生物,就是黑龙江那只?”

  “根据目前的线索,应该是。”林朔点点头,随后看了一眼Anne,“知道我的这一身本事,是谁教的吗?”

  “那当然是林家的第八十六代家主,您的父亲,林乐山林老先生。”Anne语气恭敬地说道,“他老人家,可是当今猎门的领袖。”

  “六年前,我爹死在了昆仑山上。”林朔眼神的哀痛一闪而逝,语气依然很平静。

  Anne的神情有明显的震惊,随后低头道:“对不起,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很正常。”林朔说道,“当年昆仑山一战,是我们猎人圈的秘事,不对外透露。你们能打听到有这个事情,已经很神通广大了。”

  “那这么说的话。既然林老先生已经不幸故去了,那林先生您,其实就是猎门领袖了?”Anne神情一振。

  林朔怔了怔,瞟了Anne一眼:“猎门,从来就没有什么领袖的说法,只是圈里人给我们林家面子,一起行动的时候,愿意听我们林家人布置而已。”

  “哦。”Anne点了点头,一副受教的神情,随后又问道,“我还听说,林家自古以来,除了您之前背着的乌木匣子,还有一件猎门龙头信物,叫做龙骨扳指。这个龙骨扳指,代表着林家在猎门里的绝对权威?”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听到龙骨扳指这四个字,林朔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不再说什么了。

  “婆娘,你打听得太多了。”八哥鸟咽下一口糕点,开口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Anne连忙给林朔鞠躬道歉。

  “行了。”林朔摆了摆手,“我放这个消息给你,是想告诉你。那条畜生很强,我会尽力。我知道你可能有替我立威的用意,所以言语间对我非常推崇。

  但你千万别觉得自己请了一尊神仙,已经万事无忧了。

  我只是收钱办事,不用为你们这些人命负责,可你不一样。

  Anne小姐,你不是一般人,应该能听得懂我这话的意思。”

  “多谢林先生教诲。”Anne神情郑重,点头答应道。

  ……

  众人在四季宾馆休整了一天。

  林朔回到房间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管。

  第二天一早,Anne用宾馆的房间电话叫醒了林朔,请他去宾馆大堂集合。

  来到大堂,这次黑龙江一行的全部人员,都已经到齐了。

  国际生物研究会的亚洲区负责人,Anne。

  亚洲区行动队队长,魏行山。副队长柳青。和他们带领的十三个精锐雇佣兵。

  还有国际生物研究会的首席科学家何子鸿,以及他的学生杨拓。

  这十八个人以林朔为首,陆续登上了Anne安排的旅行大巴,奔赴春城国际机场。

  航班目的地:

  中国,东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