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六章 凑合
  下了飞机之后,众人又是一番舟车劳顿。

  三天后,林朔这群人,总算抵达了俄罗斯远东小城——贾林达。

  这座就坐落在黑龙江北岸的边陲小城,跟中国的漠河,只有一江之隔。居民以伐木和渔业捕捞为生,基本上都是黑头发黄皮肤。

  这里的住宿条件,自然是比不上之前的春宁了。包下来的小旅馆房间昏暗,床跟铁一样硬。

  不过林朔还是睡得很香。这一行十九个人一只鸟,也有只有林朔,在此时还享有单间的待遇。

  这一路以来,无论是坐着、躺着、甚至是站着,林朔基本上都在睡觉,身边立着个巨大的乌木匣子,肩膀上停着一只嘴欠的鸟。

  此情此景,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入住贾林达的第二天一早,林朔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

  走出旅馆那略显破败的大门,林朔站在室外,被阳光刺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虽然已经远离北回归线三千公里,但远东的夏季,还是能接近三十摄氏度。此时算是夏末秋初,昼夜温差很大。

  挑这个时候进山,当然不至于面对远东最恶劣的季节,但一想到这次的目标,林朔却轻松不起来。

  等到眼睛适应了屋外的光线,首先映入林朔眼帘的,是美女Anne。

  与在国内那一身都市白领的服饰不同,此刻的Anne,已经一身紧身的野外装备,收拾得干净利落的同时,也愈发凸显她那妖娆的身段。

  她就在旅馆外的林子边上,单脚立地,另一条腿高高搁起,正靠着一颗白桦树,做着韧带拉伸。

  看到林朔走出来,这美女放下了腿,走到林朔跟前:“林先生,请准备一下,我们再过一个小时就出发了。”

  “看你这架势,练过几年?”林朔问道。

  “嗯,柔道和跆拳道我都练过。”Anne微微一笑,“林先生放心,我不会成为拖累的。”

  “你练的东西,没用。”林朔摇了摇头,走进了白桦林。

  ……

  等待Anne再次见到林朔,是十分钟后。

  “朔哥我再也不敢了!”八哥鸟正被林朔拎在手上,奋力挣扎着。

  林朔另一只手的手指弹着它的小脑袋,一脸严肃: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不住你胯下那只鸟,一浪就是一晚上。看看你现在这副鸟样!我跟你说,没下回了,我这就把你阉了!”

  “朔哥不要啊!”八哥鸟奋力挣扎着,“我们人一世人两兄弟,你不能对我这样啊!”

  “我能。”

  “朔哥!朔哥!有外人在呢,给我个面子!”八哥鸟声音都带哭腔了,“哎!那婆娘,快给八爷求个情啊!”

  Anne神情有些为难,不过还是上前两步,犹犹豫豫地说道:“林先生,不至于的,八爷只是一时贪玩……”

  “它不是一般的鸟。”林朔瞟了Anne一眼。

  “八爷当然不是一般的鸟了。”Anne奇怪地回应道。

  “它之所以不是一般的鸟,不是它有多聪明,多像人,而是因为它身上有责任。”林朔继续说道,“它是我在战斗时最重要的搭档,它要是失常了,我的命可能就交待了。不但我的命会交待,你们的命也留不住。”

  说到这里,林朔顿了顿,问道:“你是想替它求情吗?”

  Anne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还退出去几步。

  八哥鸟眼看没了救兵,索性耍狠道:“朔哥,你就看我这一回,我小八要是掉了链子,别说你阉了我,我自己撞死在山崖上!”

  林朔不为所动,从腰间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另一只拎着八哥鸟的腕子一翻,让八哥的肚皮朝天。

  “朔哥!朔哥!您现在阉了我,我伤口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啊!就算不想掉链子也不行啊!”八哥吓得声音都嘶哑了,拉出一泡鸟屎来。

  “下次不敢了?”林朔停下手,盯着八哥鸟。

  “绝对不敢了!”八哥鸟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

  “给你一个小时,滚回树林喂饱肚子,把昨晚泻出去的精气神,都给我补回来。”一边说着,林朔一边把八哥鸟冲天上一扔。

  “呱呱~”八哥鸟在天上展开翅膀,呼啦啦飞走了。

  这是Anne第一次听到它发出鸟类的叫唤声。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有时候,她都忘了它是一只鸟。

  小八飞出去没多远,一辆车厢上盖着帆布的重型卡车,摇摇晃晃地开进了旅馆的院子。

  这里的支柱产业是伐木业,这种卡车往返于一百公里外的铁路和当地之间,几乎随处可见。

  不过显然,这辆卡车不同寻常,因为随着这辆车开进院子,魏行山带着十几个雇佣兵从旅馆门里鱼贯而出。

  这群雇佣兵掀开车厢上的帆布,拉开车门,开始一趟一趟地往外搬大小不一的绿漆木箱。

  把这些木箱放在院子里,魏行山一挥手,已经被搬空了的卡车摇摇晃晃地驶离院子。

  “开箱!”

  魏行山一声令下,十几个雇佣兵用撬棍撬断木箱的金属边条,扒拉开垫着的放震填充物,从箱子里起出一件件家伙。

  “中国境内管控严格,这些武器装备,只能送到这里跟我们汇合。”Anne这时候在林朔耳边说明了一句。

  在国内的时候,这群雇佣兵一个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就跟一群听魏行山指挥的牵线木偶似的。林朔只觉得这群人很听话,没看出来有多专业。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人家的特长了。

  那一个个结构复杂,大小不一的武器零件,在他们手上就跟活过来一样。

  起货、摆放、组装、上油、清理、调试,这些步骤快而不乱。

  这十几个人,就好像十几台机器一样,伴随着“咔咔”零件落位的声响,一件件武器在短短的十分钟不到,就在林朔眼前展现出应有的狰狞面貌。

  对战友们的这次表现,魏行山似乎很满意。他走到林朔跟前,清了清嗓子:

  “林先生,我知道你有些能耐,不过这种现代化武器产品,你应该没怎么接触过吧?”

  不等林朔反应,魏行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看,这是十套德国产的军用*,别小看这种冷兵器,威力比手枪大,价格比步枪贵。

  我们这次的主战步枪,本来打算选用美军的*突击步枪,不过考虑到我们这次面对的东西,5.56毫米的子弹威力不一定够,所以改成了这批家伙:

  OC14,也叫Groza,俄国货,外号雷电,口径7.62,配40mm的*发射器,火力绝对够猛。

  你再看那支大家伙,这是反器材狙击步枪,*M95,这东西在战场上,是用来对付军用直升机的。

  那些小玩意儿我就不一一介绍了,都是趁手的家伙。

  还有那些弹药箱,这次我们准备的弹药量,搁在欧洲或者中东,足够能打下一个小国家了。”

  魏行山介绍着刚到的武器装备,那神情就像是在检阅士兵的将军。

  自从在中国西南的山村里,林朔轻描淡写地将乌木匣子装上车,展示了远超常人的力量之后,魏行山一直有意无意地,不跟林朔产生任何交集。

  吃饭不同桌,赶路不同车,就连住宿,都不跟林朔在一个楼层。

  但此时此刻,这批武器到手的魏行山,似是再次拥有了跟林朔较劲的信心。

  他冷酷脸上,终于挂出一抹笑容:“怎么样,林先生,这些装备,你还满意吗?”

  林朔看了一眼小城边上的茫茫群山,脸上没有兴起一丝波澜,嘴角一抽,淡淡吐出两个字:

  “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