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七章 请出追爷
  一个小时后,大部队整装待发。

  雇佣兵们一个个荷枪实弹,就连何子鸿和杨拓这两个学者,都在柳青的指导下初步掌握了用枪技巧,各自配了一把手枪别在腰上。

  十多人都在院子里站着,等着林朔下来。

  几分钟前,林朔向Anne问清了这次全体人员的姓名,又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魏行山盯着旅馆的门口,脸上神情越来越不耐烦。

  就在他即将发作时,林朔斜挎着乌木匣子,慢慢走出宾馆门口。

  “等我一会儿。”林朔冲美女Anne交待了一句,随后转身一扶,将巨大的乌木匣子立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用脑门轻轻抵着乌木匣子,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

  然后他翻开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包干瘪瘪的纸烟,把仅剩的三根烟全部拿出来点上,烟头朝上,插在乌木匣子前的泥地里。

  做完这些,林朔微微退开半步,低声说道:

  “今天进山,还得借追爷一臂之力。弟子林朔上香祈愿。”

  一边说着,林朔又从中山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叠好的信纸,缓缓摊开,上面是手写的字体。

  Anne眼尖,发现上面写着的,就是她刚才告诉林朔的那些名字。

  “追爷,这是进山的名单。追爷保佑,进山十九人,出山十九人,不多一人,莫少一人。诸事作罢,弟子厚报还愿。”

  林朔嘴里念叨着,再划一根火柴将信纸点燃,在胸前虚画了几圈,等信纸即将燃尽,这才放手丢掉。

  生物学博士杨拓看着林朔这番举动,脸上微微有些不屑,似是想说什么。

  何子鸿连忙扯了一下自己学生的衣角,杨拓这才讪讪闭嘴,微微将脸别过一边。

  “装神弄鬼的。”魏行山轻声说道。

  周边这些的动静都没逃得过林朔的耳目,不过他没计较这些,而是上前一步,将乌木匣子缓缓放倒。

  “追爷,得罪了!”林朔看着横放的乌木匣子,口中轻喝一声,伸手一拍,盖子悄无声息地划到一边,露出了里面的事物。

  “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着匣子的东西,一阵惊疑不定。

  那是一件月牙形的器物,全身漆黑,两米多长,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主干从中间开始,向两边各走了一个优美的反曲弧度,两端各有一个卡口,绷着一根手指粗的半透明筋线。

  “看形状,是把反曲弓吧?”一个雇佣兵似是有些吃不准,迟疑地说道。

  “你傻啊。你见过这么大的反曲弓吗?”另一个雇佣兵说道,“两米多长还不算,你再看看弓身,跟你的大腿一样粗!这是人拉的弓吗?”

  “可如果拉弓的人是他呢?”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几秒。

  林朔的力量,大家是初步见识过的。

  “那也不可能吧?这跟力气大小没关系,你看弓身这么粗,两只手去抱还差不多,一只手根本拿不了,别说去拉了。”

  “可他把这东西请出来,总是有用的吧?”

  “谁知道呢?”

  议论声中,林朔半跪在地,把这把巨型反曲弓用双手捧出来,弓身朝后斜背在身上。又从匣子里取出一支书包大的箭袋,里面只装着三枚手臂粗的箭矢。

  看到林朔终于请出了追爷,美女Anne环视了一圈周围议论纷纷的众人,说道:

  “没错,它的确是一把反曲弓,是林家的祖传之物。猎人行当里,都尊称它一声追爷。追爷脾气不太好,我劝你们少议论它几句。”

  Anne这番话说完,周围倒是安静了,可林朔却眯起了眼,看向她的眼神并不那么友善。

  Anne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嘴,冲林朔投以抱歉的眼神,示意自己多嘴了。

  林朔没再理会Anne,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八哥鸟扑腾着翅膀从林子里飞回,落在他的肩膀上。

  这只鸟肚子吃得滚圆,但精神似乎不太好,耷拉着脑袋。

  “出发。”林朔淡淡说了一句,率先向山林进发。

  ……

  兴安岭,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原始森林,由小兴安岭、大兴安岭和外兴安岭组成。

  其中大小兴安岭都在中国境内,黑龙江以北,则是外兴安岭,也就是俄国人口中的斯塔诺夫山脉。

  这里人烟稀少,是人类世界的生命禁区之一。

  林朔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是外兴安岭深处的一座小山村,距离出发地有二十多公里。

  那座小山村,就是被发现有一百八十二人失踪的地方。具体的情况,还需要到现场才能得知。

  俄罗斯警方在远东地区的警力非常有限,当地唯一的警察是个五十多岁的酒鬼,表示不能提供任何支援。这对林朔一行人来说,其实也没坏处,反而可以随便折腾。

  林朔的这支猎人小队,开始在深山老林里跋山涉水。

  在刚刚开始进入山林的时候,众人的神情还很凝重,但没走出多远,周围靓丽的自然风光和手中精良的武器装备,让大家绷紧的心弦慢慢放松下来。

  夏季的外兴安岭,风景是很怡人的,尤其是上午,气温还没上来的时候。

  林朔率先走在前面开路,这点魏行山并不反对。

  魏行山甚至还想看林朔闹笑话。

  魏行山手里,拿着俄罗斯提供的地图,还有指南针,行进路线一目了然,不愁迷路。

  可林朔手里却没这些东西。

  这种深山老林魏行山并不陌生。一开始风光秀丽,看着挺新鲜。但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发现,哪儿都差不多,根本没有用来认路的标示物。

  头上是茂密的树冠,脚下铺着厚厚的树叶腐质层,眼前全是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树干,人很快就麻木了。只有不断的上坡和下坡,无穷无尽地抽取着体力。

  不在这儿生活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认得路。

  结果两个小时过去了,魏行山看向林朔的背影,又多了一丝困惑。

  林朔带领的路线,居然他自己用指南针和地图判断出来最佳路线,分毫不差。

  这小子只是在早上开会的时候,瞄了一眼地图啊!

  他之前住的地方在广西吧?离这儿快半个地球了。

  他居然能在这片完全陌生的森林里不迷路?

  “等一下!”就在魏行山一肚子困惑的时候,杨拓喝止了众人。

  “我老师累了。”杨拓迎着众人的目光,淡淡地说道。

  众人这才开始看向何子鸿,果然,老人脸色发青,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呵,来之前已经锻炼过一阵子了,可还是不能跟你们年轻人比啊。”何子鸿拄着登山杖,扶着腰慢慢靠在一株树上,苦笑道,“对不起,我想休息一会儿。”

  “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是我太疏忽了。”Anne歉意地说了一句,对林朔说道,“林先生,我们休息一下可以吗。”

  “这里不行。”林朔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

  “为什么?”杨拓扶了扶眼镜,语气中透露着不满。

  林朔回头瞟了他一眼,指了指五米开外的一株松树:“你也算个专家了,自己看。”

  冲着林朔手指的方向,杨拓定睛一看,神情立刻凝重起来,向那棵松树走去。

  魏行山马上一摆手,两个雇佣兵将杨拓护在了中间。

  观察了一会儿,杨拓回来了,看了林朔一眼,冲何子鸿说道:“老师,这里是西伯利亚虎的栖息地,树下我发现了脚印,有两只以上。”

  “不就是老虎嘛。”魏行山不屑地说道,“有我们这群人在,老虎来了也是给我们加餐。”

  “走。”何子鸿却改变了主意,“我们再往前走一段吧,我还能坚持。”

  看到何子鸿坚持,众人继续走了一段上坡路。

  在跨过一条山涧时,林朔忽然抬手,制止了众人前行的步伐。

  他伸手掰下一根树枝,用树枝从山涧里挑出一件事物,扔到众人眼前。

  看清眼前这个东西,大家纷纷惊恐地退开几步。

  那是半颗硕大的老虎脑袋,伤口断面很不规则,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啃食过,而且非常新鲜,还滴着血水。

  在这深山老林里,有什么东西能够杀死老虎,并且啃得只剩下半颗脑袋?

  有几个雇佣兵的脸色开始发白。

  真要是有什么怪物冲到这群雇佣兵跟前,这群汉子肯定二话不说,操起手里的家伙就干。

  可未知产生恐惧。凡事经不起琢磨,越琢磨越害怕。

  倒是杨拓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面色如常,不但没有后退,反而上前两步。

  他从随身旅行包里取出了一副乳胶手套,套在手上,然后捧起了这半颗虎头细细观察起来。

  “亚成年个体。”杨拓说了一句,随后似是怕其他人听不明白,又补充道,“这只虎虽然个子不小,但从牙齿来看,其实还没成年。”

  “可就算是没成年的老虎,脑袋既然这么大,战斗力也应该很强了,在这里是无敌的。”其中一个雇佣兵说道,“这……这会不会就是那家伙干的?”

  “不可能。”杨拓摇了摇头,“根据我们的研究……”

  “行了小杨。”这时候何子鸿发话了,“多说无益。虎无伤人意,人有猎虎心。已经死了一只了。还是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好的,老师。”杨拓点点头,用塑料袋把这小半颗老虎脑袋包起,放进自己的背包内,站起身来。

  众人正要继续走,林朔却又举起了手:

  “大家先别动!”

  只见林朔抽了抽鼻翼,看向了西北方向。

  “有个大家伙,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