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八章 走火
  夏季的六至七月间,是黑龙江流域的渔业禁捕期。

  时近中午,江面上的船不多。因此那三艘劈波斩浪的快艇,在小城贾林达居民的眼中显得尤为醒目。

  快艇在贾林达的渔业码头上停下,陆续走下来二十来个荷枪实弹的壮汉。

  其中为首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粗壮男人,亚洲人面孔,脸上有一道从左眼眉骨一直延伸到嘴唇边的伤疤,让整张脸看起来狰狞可怖。

  他的身后背着一张巨大的秦弩,就好像一双张开的翅膀。

  他身后的壮汉们,虽说肤色各异,但神情却差不多,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座渔林业结合的小城,因为身处边陲,走私也很猖獗,民风彪悍。

  所以这群人上岸,码头上晒网的渔民们只打量了一眼,就各自低头忙着手里的活了。一是习以为常,二是不想惹祸上身。

  这群凶神恶煞在码头逗留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进入了小镇。

  离开码头前,刀疤脸汉子看了看西北的方向的莽莽群山,脸上现出一丝狞笑:

  “魏行山,这就是老子给你挑的坟地了!”

  ……

  “阿欠!”

  外兴安岭深处,魏行山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向林朔:

  “有大家伙?哪儿啊?”

  这句话刚说完,众人只听到西北方向传来一阵野兽的咆哮声。

  这种咆哮,低沉有力,让大家的汗毛立刻竖起,心里情不自禁地开始发慌。

  “这是虎啸!”杨拓扶了扶眼镜,神色出奇地镇定,开始转动脑袋,找声音的出处。

  可此时众人正卡在半山腰的一片林子里,周边不是树就是乱石,什么都看不到。

  “马上上山,居高临下。”何子鸿提起登山杖,指了指山顶。

  “老师,你的身体……”杨拓面露关切之色。

  “我没事,已经缓过来了。”何子鸿一马当先。这老人似是渡过了体力上的极点,状态焕然一新。

  “老人家有这个身体,真是难得。”Anne赞了一句,连忙跟上。

  林朔瞟了Anne一眼,发现这女人两个多小时山路走下来,不仅气息如常,连汗都没出。

  魏行山这个雇佣兵头子,虽然看起来也很轻松,可额头已经见汗了。

  她的体力,似是比雇佣兵还要充沛,这显然不是练柔道或者跆拳道能练出来的。

  而且附近有老虎咆哮。此行其他人,要么是生物行业的专家,要么是刀头舔血的雇佣兵,反应不大可以理解。

  而Anne一个美貌女子,居然也神色如常,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这个女人,开始让林朔有点感兴趣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这趟外兴安岭的买卖,这个女人就算藏得再深,最后也得把底牌全亮出来。

  否则,她活不到出山的那天。

  一边想着,林朔和众人一起登上了山顶。

  眼前所见,豁然开朗。

  “你们快看!”杨拓一指西北方向。

  “我靠,那是什么东西?”

  “看它旁边的树,这东西快四米高了吧?”

  “我去,这么大的家伙,隔着个山头都让人觉得渗得慌啊!”

  就在众人所在的山顶对面,一处山崖上,站着个巨大的生物。

  全身深棕色毛发,身躯滚圆壮硕,正背对着众人。

  “这是棕熊的超大个体。”杨拓此时解释道,“雄性棕熊一旦长到这个程度,在自然界是没有天敌的。”

  一边说着,他从包里翻出了便携式摄影机。

  话音刚落,对面山崖的这头大棕熊,忽然往后一个趔趄,被什么东西撞得侧过身子。

  这时候,大家才看到,被它宽厚背影挡住的那只动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是一只西伯利亚虎,体型比棕熊小一号,但也是体长三米多的大家伙,白额吊睛,狰狞可怖。

  “啊呜!”

  虎啸声再度传来,声压巨大,短促有力,远比刚才那声刚加凶悍。

  身边的雇佣兵们,脸色发白,不自觉地举起了手中的步枪。

  这是人类对这种百兽之王,刻在基因里的恐惧。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何子鸿老人轻声提醒道,“这是它们的地盘,我们才是客人,不要开枪!”

  “一群没出息的玩意儿,收枪!”魏行山冷着脸一声令下。雇佣兵们这才醒过神来,放下了手中的步枪。

  而山对面,一场顶级猛兽之间的殊死搏斗,已经开始了!

  显然,那头凶猛的西伯利亚虎主动发起了这次战斗。

  是为那头亚成年虎报仇,还是想捕食对方?这些大家不得而知。

  只见它高高跃起,一下就跳上了大棕熊的肩膀上,两只蒲扇大的虎掌,猛烈击打着棕熊的头部。

  “嘭嘭”的闷响声,因为距离,落进大家耳内,有半秒种的延迟。

  大棕熊比起老虎稍显笨拙,但它的力量更胜一筹,吃痛之下熊掌一抡,把那头三米长的雄壮老虎抡出去十多米远。

  老虎落地后一个翻身站起,再次发出虎啸,跟棕熊对峙起来。

  “真是不虚此行。”杨拓一边拍摄,一边轻声感慨道,“超大个体棕熊和西伯利亚虎之间的搏斗很少,过去生物学家只能从搏杀痕迹中去推测。没想到这次不仅能亲眼目睹,还能留下影像资料。”

  正说着,对面山崖上两头巨兽忽然停止了对峙。

  它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扭头看向了西北方向。

  随后老虎转身一跃,消失在密林中。

  大棕熊则不再人立而起,而是趴下身子,四爪着地沿着山崖狂奔起来,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发现我们了吗?”魏行山轻声问道。

  “可能是吧。”杨拓神情有些遗憾,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

  “人比任何动物,都要可怕。”何子鸿摇了摇头,“我们继续前进吧。”

  “换条路线。”林朔指了指东面,“从这边走,绕开这里。”

  “你刚才说得那个大家伙,就是那头熊吧?”魏行山皱眉道,“它不是跑了吗?我们正常前进就行了。这次我们要走二十公里山路,以目前的进度,天黑前正好赶到目的地。你这一绕路,我们就要在野外过夜了,不*全。”

  林朔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魏行山:“就那头熊,也算大家伙?”

  “啊?”魏行山有些不解,“你什么意思,四米高的熊还不算大?”

  林朔懒得解释什么,只是看了看西北方向:“那边,有更大的。”

  杨拓扶了扶眼镜,说道:“不可能。外兴安岭一带,体型最大的陆地生物,就是超大个体的棕熊了。”

  说到这里,这位学者似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当然了,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不在讨论范围内。”

  这句话说完,杨拓愣了一下,神情紧张地看向西北方,自言自语道:“不会这么巧吧?”

  “不是它。”林朔摇了摇头,“如果是它倒省事儿了。”

  “柳青。”魏行山扭头看向了行动队的副队长,“你控制无人机,去西北方向侦查一下。”

  “是!”柳青放下身后的大背包,从里面提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

  箱子里的最新款俄罗斯军用小型无人机,很快就腾空而起,慢慢悠悠地飞向西北方向。

  从无人机摄像头里传回来的画面,就显示在柳青手上的便携式显示器上。

  这套设备,是如今俄罗斯军方最高科技代表之一。

  魏行山安排了警戒人手,其余人则原地休整,都围在柳青身边,探头探脑地盯着显示器。

  显示器里,外兴安岭的茂密植被一览无余,郁郁葱葱的树冠,连成了一片深绿色的海洋。

  朵朵绿色浪花被微风吹起,显示器的内置喇叭里传来“哗哗”的声响。

  十来分钟,显示器里传来的影像就跟风景大片似的,林朔嘴里的“大家伙”,却始终不见踪影。

  等到无人机飞过了一条宽阔的江面,魏行山终于忍不住了,他看向林朔,眼神中透着不满:

  “林先生,解释一下?”

  不仅仅是魏行山,其他雇佣兵也纷纷将目光投向林朔。

  林朔却丝毫不在意,抬腿就走:“爱信不信。我往东走,你们想跟着就跟着,不跟随便。”

  “林朔!你给我站住!”魏行山一个箭步,挡在了林朔身前。

  这个巨汉走进一步,紧紧贴在林朔眼前:“林朔,我忍你很久了!我是本次任务的行动队长,路线我说了算。你要听从团队安排,不要搞什么个人英雄主义!”

  林朔淡淡说道:“你脑子是不是不清楚?”

  “你什么意思?!”魏行山怒道。

  “刚才只是面对一只四百米外的老虎,你手下的人已经管不住自己的枪了。”林朔看了看四周的雇佣兵,“要是遇上没见过的东西,他们的火力还受控吗?

  火力一旦失控,这里不是树干就是乱石,跳弹会长眼睛避开自己人吗?

  他们根本就没准备好。要是真的遇上了那种东西,能活下来几个?

  我没有义务管他们的死活,你也没有吗?”

  林朔这番话,把魏行山说愣了。

  林朔懒得理他,绕开这个巨汉,自顾自地往前走。

  “你他娘说谁呢?”魏行山还没说话,他手下的雇佣兵却有一个跳了出来,拦在了林朔身前。

  这个雇佣兵取过背后的军用*,对准了林朔的脑袋,恶狠狠地说道:“大爷我还真管不住自己的手了,你信不信?”

  “王勇!”魏行山一看这情景,脸色一变,大声道,“枪口能对着自己人吗?你小子疯了?”

  “魏队,这次你别管。这小子狂得没边了,魏队你是官儿,顾全大局不好做什么,我可不想惯着他。”这个叫王勇的雇佣兵对魏行山说了一句,又将挑衅的目光转向了林朔:

  “小子,我承认,你有点儿能耐。

  在国内我们哥儿几个手里没家伙,你牛逼我不说什么。

  可现在,咱手里有家伙了!你最好对我们说话客气点。

  还管不住自己的枪?

  我告诉你,我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枪,第一个崩的就是你!

  你不是牛逼吗?你能牛逼到挡子弹吗?”

  “王勇,把弩放下!”魏行山喝道。

  王勇轻笑一声:“没事儿,魏队,我心里有数。”

  “有数个屁!”魏行山大喝一声,横跨一步挡在了林朔身前,“你兵白当了?这种事不能开玩笑!”

  正说着,王勇忽然脸色一变:“哎呦我去!魏队小心!”

  早在这句话出口之前,一支弩箭“咻”地一声从*上发射了!

  这把德国产的军用*,也不知是机械故障,还是王勇被魏行山骂得心慌手抖的缘故,居然在时候走火了!

  这种弩箭的单发威力比手枪子弹还大,射程足足两百米。

  在这个距离内,一旦离弦,它就是要命的阎王!

  魏行山脸也白了,他怔怔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