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十章 水里有东西
  这天夜里,林朔没有睡觉。

  跟雇佣兵里负责守夜的人不同,他身上披着狍子皮,远离篝火,就坐在营地角落的阴影里。

  八哥鸟这天夜里没去林子里浪,而是老老实实地站在林朔肩头。

  这一人一鸟身边的石头上,倚着一把巨大的反曲弓。

  此情此景,被早上睁眼的Anne看到,觉得好像看到了一组雕像。

  不过她没说什么,而是麻利地起身,去江边打来一缸子水,和一块毛巾一起,递给了林朔:

  “林先生,您辛苦了,梳洗一下吧。”

  林朔点了点头,接过东西转身进了林子。

  “朔哥,你发现没有。”八哥鸟的声音从林子传出来,“这婆娘,跟你挺默契的。”

  “……”

  “朔哥,林家三代单传,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了。说起来,朔哥你也老大不小了。”

  “……”

  “朔哥,这城里的鸟啊,我看挺好勾搭的,你一点头就有。”

  “小八,你下面的鸟,是不是不想要了?”

  “朔哥我错了。”

  ……

  今天又是个大晴天,随着太阳出来,地面温度逐渐回升。

  众人早早启程,向着那座铁索桥进发。

  林朔没有选择继续开路,而是让魏行山带着三个雇佣兵在前面顶着。

  他自己则和小八一道,跟在大部队身后,一直保持着一百米以上的距离。

  对林朔的安排,众人不敢有什么异议,也没人去问缘由。

  走出去有三公里左右,临近铁索桥,林朔似是松了一口气,步子慢慢跟了上来。

  那头不知名的奇异生灵,在远处盯了这群人一个晚上,似是在观察着什么,现在终于离开了。

  跟大部队汇合,众人已经正在琢磨怎么过桥了。

  此处的江面,算是附近最狭窄的水域,但也有五十多米宽。

  横跨在两岸的铁索桥,远处看起来还行。走到跟前一看,才发现早就锈迹斑斑,桥面上的木板烂得酥脆,一脚一个窟窿。

  这座桥距离水面有十来米,下面的江水,不仅水流湍急,还藏着暗礁,江面上那一个个的大小漩涡,就跟一张张嘴似的,看着渗人。

  真要是掉下去,鱼兴许没事儿,人肯定活不了。

  林朔走前桥边上,发现魏行山正在晃荡桥上的铁索。

  这个汉子的力气极大,单手晃两下,整座桥都被他撼动了。

  那些早就腐蚀了的桥板,随着铁索桥的左右摇晃,哗啦啦往下掉。

  魏行山一看这情景,干脆两只手握住了大铁链子,用力摇晃起来。

  不一会儿,桥板都被晃没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四道铁索。下方两根并列,原本上面盖着桥板,左右又有两根,原先是这座铁索桥的扶手。

  “行了。”魏行山拍了拍手,“这几条链子还算结实,这些桥板都烂掉了,反而坏事。”

  说完这番话,魏行山又回头看了看何子鸿,说道:“何教授,我带几个人先摸着铁索过去。你别着急。等我们过去摸清楚对岸的情况,然后在两岸打一道滑索。您和杨博士Anne小姐,用我们打的滑索过去,这样更安全。”

  “是啊,何教授。”副队长柳青也笑道,“这种滑索,等于是让你们坐在三股安全绳上,用钢扣滑过去。您放心,我们技术很成熟,别看是悬空,其实既安全又舒服。”

  “那就有劳魏队长和柳队长了。”何教授含笑点头。

  自从小队进了林子以后,魏行山和柳青的表现,逐渐受到了何子鸿和杨拓两名学者的认可。

  尤其是魏行山这个看上去粗鄙的雇佣兵头子,其实心很细,而且事事都为团队的安全考虑。

  交待完这些,魏行山背上一个装滑索的工具包,正打算出发,却发现林朔站在了自己跟铁索桥之间。

  昨天白天,林朔拦在魏行山身前的那两根手指头,给这个雇佣兵头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此刻在魏行山心目中,林朔已经从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变成了高深莫测的奇人,而且自己还欠了他一条命。

  所以这位巨汉态度很好,问道:“林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只见林朔微微弯下腰,鼻子靠近铁索,仔细闻了闻,然后慢慢抬起头来:“不对。”

  “怎么不对?”

  “有腥味。”林朔说出这三个字,随后吩咐道,“魏队长,你带你的这帮兄弟,在附近林子里砍些树来,越大越好。其他人远离江面,原地休息。”

  魏行山看了林朔一眼,一脸疑惑,但他没有质疑林朔,而是看向了Anne。

  Anne都没拿正眼看他:“看我做什么?林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魏行山只好转身吩咐雇佣兵们照办。这群兵倒是听话,纷纷放下包,操起手斧砍刀走进林子。

  其中王勇是最后一个走的,进林子前笑道:

  “魏队,昨天晚上没吃好,营养不够啊。既然是林先生吩咐,砍树这么重的活儿,我们肯定照办。不过,晚上是不是能开开荤啊?”

  “给老子滚蛋!”魏行山骂骂咧咧地,一脚印在王勇的屁股上,把他踹进了林子。他自己也拿着一把手斧,跟了上去。

  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根据目前的路线,过了江再有五公里,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所以大家都不着急,雇佣兵去林子砍树,其他人则离开江边一段距离,坐下来休息。

  “林先生,为什么让大家去砍树啊?”柳青这时候靠了过来,对林朔问道。

  “以防万一。”林朔看着江面,淡淡说道。

  “您能具体说说吗?”问完这句话,柳青笑着解释道,“您看,这种野外生存经验,对我们这行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您要是不吝赐教的话,那等于是救我们命了。”

  林朔抬眼看了这个女人一眼。

  短发,小麦色的肌肤,远没有Anne那么明艳动人,不过这女人五官清秀,看着挺顺眼,说话也中听。

  “水里有东西。”林朔低下头,缓缓说道。

  在场的几人听到这句话,神色微微一变,彼此之间对视几眼。

  “什么东西?”杨拓问道。

  “还不知道。”林朔摇了摇头,“不过小心无大错。”

  ……

  众人休息了两个多钟头,林子传来声响,雇佣兵们伐木回来了。

  这群汉子倒没偷懒,林朔说越大越好,他们两个人一组,扛着七棵红皮云杉。树的枝丫,已经被这群汉子处理干净了,只剩下树干,直径都在三十厘米以上。

  魏行山一马当先,这汉子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一个人扛着一株最大的红皮云杉,往林朔身前一杵:

  “林先生,怎么样,够大吧?”

  “还行。”林朔抬头看了看。

  “然后呢?”魏行山喘息着问道。

  柳青看出了端倪,轻声问道,“林先生这是要铺桥面吗?”

  “嗯。”林朔点点头。

  “这多浪费时间啊。”柳青不解道。

  林朔眉头微微一皱,正要说什么,却听Anne说道:“林先生应该是想过桥的时候,让我们脚下有余地吧?”

  林朔看了Anne一眼,神情略有一些意外,随后点头道:“没错,否则人就这么过去,不管是摸着铁索慢慢走,还是挂在吊索上滑过去,都没有闪躲的机会,那就是活靶子了。我到时候脚下不稳,也照顾不好你们。”

  “真有这么危险吗?”柳青问道。

  林朔缓缓环视众人,说道:

  “附近五公里就有村庄,按理说,这里是交通要道,这座桥不应该这么荒废。可桥面烂成这个样子,没人修没人管,你们不觉得反常吗?”

  “有道理。”魏行山似是明白过来了,“不是因为桥废了,所以没人走。而是因为没人敢走,所以桥废了。”

  林朔瞟了一眼魏行山:“你脑子怎么忽然清楚了?”

  “嘿。”魏行山干笑一声,没接茬。

  “我赞同林先生的做法。”何子鸿老人这时候开口道,“不管如何,修桥铺路,功德无量啊。况且,这座桥我们不止走一趟,还有返程呢。不如大家一起干吧。小杨,你帮林先生测绘一下桥面的宽度。”

  “是,老师。”杨拓应了一声,从包里翻出了一把卷尺。

  “当心!”

  就在杨拓靠近铁索桥的时候,林朔忽然神色一紧,一把将杨拓拽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