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十一章 淡水鱼王
  林朔平时说话,语调平淡,音量不大。

  而这句“当心!”,是从丹田里崩出来的,像是一道炸雷,大家被他吼得寒毛倒立。

  所有人心里一慌,目光向站在江边的林朔看过去。他们于是也就看到了,江上的那道一闪而逝的白光。

  那道白光,以极快的速度掠过铁索桥,正值中午阳光猛烈,那东西全身反光,大部分人没看清是什么。

  不过那道白光从桥面掠过,又掉回水里,动静却不大,似是一块石头落入水中。

  柳青不仅是雇佣兵小队里的设备专家,也是一名出色的狙击手,她的眼力远比常人出色,疾呼道:“是条鱼!”

  一边说着,她双手在自己身前,比出半米不到的长度,补充道:“这么大。”

  魏行山看了林朔一眼,觉得林朔有些小题大做了。

  他还以为林朔嘴里的东西,是个什么大家伙,结果只是一条鱼?

  没错,这鱼蹦得是挺高,十来米的桥面一跃而过,但也不过是条鱼嘛。

  魏行山“嘿嘿”干笑一声,打了个圆场:“这确实是个安全隐患啊。这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撞身上,不太好受啊。”

  话虽这么说,底下的雇佣兵们却不干了:

  “哎呦我去,这一上午把我们累得,跟孙子似的,就为了条鱼啊。”

  “嘿,真要等咱过河,这种鱼要是不知死活地撞上来,咱用匕首一接,晚饭倒是有了。”

  “林先生也有走眼的时候啊。”

  “好了你们几个。人家也是为了咱们的安全考虑,别废话了,干活儿吧。”

  Anne看向一言不发的林朔,眼中闪着疑问。不过这个美女心思活络,一看林朔此刻的表情,知道事情远没这么简单。

  林朔没有理会众人,目光死死盯着江面。

  他的一只手,慢慢向后,摸上了背后的箭袋。

  “大家退后。”Anne眼见如此,轻声提醒道。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白光从水里掠出。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白光从江面里快速升起,在半空中掠过一道道抛物线。

  这群鱼,有的跳得低一些,从桥下窜过去了,有的直接跃过了铁索桥。

  还有这么几条运气不太好,“咣”地一声撞在了铁索上,改变了飞行轨迹,挣扎着落回水里。

  这些鱼都不小,而且越来越多,纷纷跃出水面。

  众人一开始觉得好玩,这也算是一道奇观了。

  可是没多久,随着跃出水面的鱼越来越多,大家的目光开始应接不暇的时候,他们脸色,也就越来越难看了。

  一条鱼确实不可怕,但是这么多鱼纷纷跃出水面,这就有些吓人了。

  在场的无论是生物学家,还是雇佣兵,都随之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群鱼为什么会跳出水面?

  而且它们还蹦得那么高,出水时的初速度,该有多么惊人?

  它们身后,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追赶?

  林朔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他伸向背后的手,慢慢抽出一支反曲弓的箭矢。

  这种箭矢远比一般的箭矢粗大,有人的胳膊那么粗,接近两米长,在林朔的手里,像是一杆粗了一圈的标枪。

  一两分钟后,这群飞跃铁索桥的鱼,似是大部队通过了,跃出水面的鱼越来越少。

  就在这时,有一道白光异于寻常,从它一出水,轨迹就跟其他鱼群不同。

  它从距离铁索桥不到五米的水平位置起跳,高高抛起,以远远高出铁索桥五六米的高度,就在铁索桥的正上方,到达了抛物线的最顶端。

  它纺锤形的身姿,在此时有了不到半秒的停顿。

  众人这才看清,这种鱼,其实是灰蓝色的。

  就在这条半米多长,看起来足有十多斤的大鱼,在半空中伸展身体,即将回落的时候,江面上传来巨大的水声,一头庞然大物从江里窜了出来!

  那是一条足有十多米长的怪物!

  尖嘴圆头,流线型的身体黄白相间,身体两侧有一片片的利刺。

  它就像一辆失控的卡车,从水里高速开出,一头撞上了那条跳得最高的大鱼。

  庞然大物的尾部,打到了铁索桥,让整座铁索桥发出一声巨响,大幅度左右摇晃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完成捕猎的庞然大物早就越过了桥头,落回奔腾不息的江面里。

  巨大的水花溅到岸上,众人连忙下意识地躲闪,似是在回应刚才Anne让大家退后的提醒。

  魏行山看着已经逐渐恢复平静的江面,脸色发青。

  其他人也久久回不过神来,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个体达到那个程度,都是很吓人的。

  众人不禁越想越后怕。

  要是刚才没有林朔提醒,别说被那东西撞到或咬到,只是让这样一头大家伙从身边飞过去,都会吓出人命来。

  “淡水鱼王。”林朔已经将手里的箭矢插回箭袋,神色轻松了下来,“在桥上留下腥味的,就是它了。这东西威胁不大。”

  “这种鱼也叫鳇鱼。”杨拓扶了扶眼镜,开口道,“黑龙江附近的水域,就是这种鱼的栖息地,最大的鳇鱼能有数吨重。

  刚才的接二连三跳桥的鱼,其实是大马哈鱼,这是一种的冷水性溯河产卵洄游鱼类,也是鳇鱼的重要食物。”

  何子鸿老人微微点头,随后进一步解释道:

  “每年秋风一起,大马哈鱼就会大批量成群地回到淡水里产卵。这里的水域是附近最狭窄的,江里又有大量暗礁。大批鱼群经过这里的时候,通过速度被迫放缓,可是它们身后,又有天敌追赶。

  这些大马哈鱼,只能跳出水面去躲避天敌。这就有了刚才那种鱼跃铁桥的奇观。

  更难得的,是刚才那条鳇鱼。

  野生鳇鱼能有这么大的个体,真是罕见啊!”

  “修这座铁索桥的,不懂生物学。”杨拓扶了扶眼镜,摇头道,“在这里建桥,而且还是一座稳定性极差的铁索桥,确实太不安全了,难怪桥没人敢过。”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小杨,你想错了。”何子鸿说道,“如果是因为这条鳇鱼的捕猎行为,危害了桥的安全。那么干脆把鳇鱼杀死就好了,你别看那条鳇鱼那么大,但怎么可能是渔民的对手?

  要知道野生鳇鱼在中国东北,都已经快灭绝了。

  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条鱼的威胁,就放弃了一座现成的桥呢?这不是因噎废食吗?

  所以啊,反常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鳇鱼。既然它经常在这里出现,这里的人,为什么不猎杀它。”

  说到这里,何子鸿看向了林朔,询问道:“林先生,你怎么看?”

  “对啊。”柳青也问道,“林先生,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手?这也算为民除害吧?”

  “这条淡水鱼王只是捕猎而已,又没惹我们,我为什么要出手?”林朔瞟了她一眼。

  林朔肩膀上的八哥鸟开口道:“这玩意儿别看体型不小,打架就是个棒槌。咱朔哥就算入了水,一身本事只能发挥一成,收拾它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朔哥,这活儿难度不大,要不给他们打个五折,五百万美金算了?”

  八哥鸟这番话,把大伙儿都说愣了。

  Anne表情僵硬:“八爷,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研究会资金确实有限。”

  “你这婆娘真小气。”八哥鸟别过头去。

  林朔没搭理这只鸟,而是指了指铁索桥:“现在危险已经暂时过去了,大家抓紧时间过桥吧。何教授有什么问题,问问当地人就知道了。”

  “那这些木料呢?”王勇这时候问道,看着那几颗红皮云杉,神色有点儿心疼。

  不仅仅是王勇,其他出过力的雇佣兵,也有些舍不得,毕竟是花了大力气才弄来的。

  “那你们慢慢铺桥,我先过去了。”林朔扔下这句话,轻轻一跃,就跳到一条铁索上,然后慢悠悠地迈步向前走。

  铁索在他脚下,被他和他背上反曲弓重量一压,不仅崩得笔直,还发出“嘎楞噶楞”的声响,似是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这条铁索到底还是没断,林朔的身影,消失在对岸的山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