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十四章 黑水龙王
  在外兴安岭的这座不知名的小山村,东村在两个月前被巨大的奇异生灵袭击,一百八十多人失踪,房屋被夷为平地。

  从现场发现的线索表明,这头行凶的奇异生灵,是一条巨大的蛇类生物。

  而现在,就在林朔四人眼前,西村的村口,居然盘踞着一条大蛇!

  它哪怕就这么盘着,就有两层楼那么高!

  中国特种兵狙击大队出身的柳青,在瞳孔剧烈收缩的同时,一只手已经反手探进了身后的背包。

  背包里,藏着一把柯尔特M2000型手枪,拥有十五发备弹。

  这是他们四人下山带着的唯一一把武器,原本只是以防万一,藏得地方并不那么顺手。

  但柳青还是第一时间摸到了这支枪,那么大的目标,柳青确定自己弹无虚发。

  可这已经摸到枪的手,柳青却抽不回来。

  因为她的腕子,已经被林朔闪电般地伸手,一把给叼住了。

  柳青下意识地挣了一下,没挣脱。

  “你干嘛?”柳青看向林朔。

  “你干嘛?”林朔抬着眼皮看着她,反问道。

  “蛇啊!”柳青愕然道。

  “看仔细点。”林朔淡淡说道。

  看到林朔这副平静如水的表情,柳青的心神也稳了下来,仔细地打量前方两百多米外的那条大蛇。

  “它怎么一动不动?”柳青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

  “柳副队长。”杨拓扶了扶眼镜,叹了一口气,“你见过哪条蛇,蛇皮结构跟树皮一样,疙疙瘩瘩的。”

  “那就是树皮。”林朔说道,“假的。”

  柳青全身紧绷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她也看清楚了。

  那就是条假蛇,就跟中国的舞龙一样,区别的是中国的纸扎舞龙是用纸,这条蛇则用树皮。

  不过做得确实像,远远一看,就跟真的一样。

  “这村人,没事干在村口放条假蛇干嘛?”柳青不由得嗔怪道,“吓死人了。”

  “刚被蛇袭击过,又在村口摆条蛇。”杨拓也疑惑道,“这是什么逻辑?”

  林朔松开了柳青的腕子,说道:“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

  这座村子远看没啥动静,林朔这四人一进来,发现还挺热闹。

  这种热闹并不是喧闹,而是那种时刻不停的忙碌。各家各户都忙着进进出出,似是在张罗着什么事情。

  一声猪叫,打破了这种忙碌的寂静。

  林朔他们路过的第三个院子里,正在杀猪。

  五个青壮男人,按住了案板上不断挣扎的大白猪。

  一个六十出头的老汉,背着手出了正房的门,瞥了一眼院子内外的情景,没去管院子里杀猪的事儿。

  他拎了把竹椅来到院门口,取下腰间别着的旱烟杆,划了跟火柴点上,坐下来吧嗒吧嗒抽着,一双眯缝眼,开始上下打量院门外站着的林朔四人。

  “大爷您好。”Anne连忙打招呼。

  “打哪儿来啊?”老汉抽了几口烟,问道。

  这里距离黑龙江不过二十公里,当地方言,还是一口大碴子味的中国东北话。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Anne溜着一嘴京片子:“我们是从中国来的登山者,这不在这儿迷路了吗?能向你问个道儿吗?”

  “呦,江对岸来的。那你们这脚力可不错啊。”老汉夸了一句,随后问道,“东南四十里外,黑龙江边有个小镇叫做贾林达,你们是从那儿来的吧?”

  “是啊。”Anne点点头。

  “在山上过了夜?”

  “嗯。”

  “看你们这细皮嫩肉的,倒是能吃苦。从这儿往北走,还有个村子,比这儿大一些。不过离这儿四十多里地呢,一口气可走不到。”

  正说着,院子里的猪叫声一阵高过一阵。老汉瞥了一眼院子里,脸色僵了僵。

  那头大白猪,居然已经挣脱了众人,在院子里一阵疯跑。

  五个男人又是后面追,又是前面堵的,乱成一锅粥。

  老汉在门边磕了磕烟袋锅子,骂道:“一群傻狍子,连头猪都杀不了。”

  正骂着,那头大白猪似是终于找到了出口,头一扭就向院门口冲了过来。

  这头猪体型就跟一辆小坦克似的,足有四百来斤,它这一变方向,院里的男人们慌了:

  “爷爷小心啊!”

  “爹!快让开!”

  小辈们急了眼,老汉神情却还算镇定。

  村里没专门的屠户,村里每逢办事杀猪,一般都请他这个老猎户主刀。

  这辈子,他送走的猪,大大小小也有几百头了。

  没想到这次,报应来了。

  这猪就这么冲过来,老汉这一走神,要躲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老汉愣神的功夫,他身边的四人中,有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斜跨一步,挡在了老汉跟前。

  而院子里的那头大白猪,在离院门口还有两米左右的时候,一个急刹车生生停了下来。

  这头猪抬头看着这个年轻人,随后开始全身颤抖,不一会儿,就抖得跟筛糠似的。

  年轻人再往前走了一小步,那头猪一下子屎尿失禁,四肢一软趴在了地上。

  院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还愣着干什么?捆上啊!”老汉喊了一声,院子里的男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一拥而上,把猪捆了起来。

  林朔看到猪已经捆上了,慢慢转过身又退出了院子。

  老汉一双眯缝眼看着林朔,一番欲言又止,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小伙子,你们四个留下来吃饭吧。”

  “哎呦,那多不好意思。”Anne接话道。

  老汉没看Anne,只是盯着林朔。

  林朔嘴角一扯,露出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我饭量比一般人大。”

  老汉点点头:“我这儿管饱。”

  ……

  这天,四个人在老汉家里,结结实实吃了两顿杀猪菜。

  这里的猪,不比城市里的那种瘦肉猪,那是又大又肥,每个部位都是满满的油水。

  老汉一家在林朔眼里,杀猪不怎么在行,做猪却很有一套。尤其是那副灯笼挂,也就是猪下水,做得有滋有味。

  这两顿饭,林朔吃得还算舒服。不过他没有敞开吃,毕竟在这种村子里,人家杀一头猪不容易。

  老汉的那股热情劲儿,就跟他们家自酿的烧刀子一样,不烫嘴,烧心。

  两顿饭下来,老汉跟林朔四人之间,早就无话不谈了。

  尤其是Anne,这女人不仅长得漂亮,嘴还甜,明明没一句真话,却把老汉一家哄得兴高采烈的。

  在她嘴里,她跟林朔、柳青和杨拓,分别是一对小夫妻,都是中国名牌大学毕业,来这儿徒步旅游的。

  为了遮掩林朔今天早上的事儿,她还替林朔编了个祖上三辈杀猪的身份,惹来林朔一阵白眼。

  晚饭过后,大家酒足饭饱,杨拓和柳青说是要去外面走一走消消食,其实是去其他人家打探情报去了。

  林朔和Anne留了下来,陪老汉聊天。

  “老爷子。”Anne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似是随口问道,“今天早上我们进村的时候,看到那条蛇是怎么回事啊!吓死我了!”

  “嘿嘿,丫头别怕。”老汉笑道,“那是黑水龙王,保佑咱们的。”

  “哦?”Anne顺势问道,“黑水龙王是什么啊?是神吗?”

  老汉点了点头:“你们外地人不知道很正常。这黑水龙王,是咱们这方圆四五百里的守护神。”

  “这黑水龙王,是不是一条大蛇,跟村口的假蛇一样大?”Anne又问道。

  “嘿。村口的那尊蛇像,哪能跟黑水龙王比啊,咱顶多求个三分像。”老汉的声音慢慢低沉下来,“黑水龙王,那可大多咯,也神气多咯。”

  “听您这么说,好像您见过它似的。”

  “那是啊。”老汉点点头说道,“我小时候,确实亲眼见过它老人家。”

  “真的啊?您居然亲眼见过它?”Anne和林朔对视了一眼,马上问道。

  “可不是嘛。”老汉点上了旱烟,“那时候我大概七八岁吧,不懂事,在山上乱跑迷了路。结果呢,它老人家就出现在我面前了。哎呦,把我吓得啊,尿了裤子不说,还昏过去了。”

  说到这里,老汉笑了笑:“嘿,你们可别笑我当时没出息。它老人家确实长得太吓人了。那个大呦!咱村口那尊蛇像,跟它比就是一条小泥鳅。它脑袋跟屋子差不多大,那身子就跟火车似的。别说我当时是个小孩儿,就算你们这四个小伙子大姑娘,看到了它老人家,也得背过气去。”

  “那么大的话,那当然吓人了。”Anne接了一句,然后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村口被我爹拍醒了,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老汉说道,“当时村里有老人说,那是黑水龙王,顺着咱村口这条河,把我给送回来了。”

  说完这番话,老汉看了看窗外,脸上有些唏嘘:“我打了一辈子猎,身上冤孽重,打我长大进山以后,就再也没这个福气见到它老人家了。”

  “听您这么说,这黑水龙王,是帮人的?”Anne凝神问道。

  “那是啊,保佑着咱啊!”

  “老爷子,那我问您件事儿。”

  “啥事儿啊?”

  “河对面的那片废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