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十七章 门里人
  等林朔赶到现场的时候,老者连人带驴,早已经被魏行山等人控制住了。

  看着身边荷枪实弹的壮汉们,老者脸上倒是很平静:

  “几位,我哪里得罪你们了吗?”

  魏行山摇了摇头,指了指正好走到众人跟前的林朔:“你问他去。”

  龙王使者看了看林朔,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巨型反曲弓,神情从平静变成了戒备。

  林朔心里微微一动,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是猎人。”龙王使者眼中的忌惮一闪而逝。

  “看来你是门里人,那说话倒是省事了。”林朔点点头,“说说吧。”

  所谓门里人,这就是有家族传承、从事罕见职业的人。

  他们有常人不具备的本事,有的甚至身负绝学,被视为迈过了常人见不到的门槛。

  猎人,就是门里人的一种。

  门里人有高有低,有明有暗,迈过的门槛也不尽相同。

  林朔所在的猎门,拥有最隐蔽,同时也是最高的门槛,猎门中的六大家,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

  而老头这种说唱艺人,其实算不上门里人,只能说是江湖人。

  显然这个龙王使者,不仅仅是说唱艺人那么简单,否则他猜不到林朔的身份。

  至于他到底入了哪道门,林朔并不清楚,也懒得过问。

  这世上常人看不见的门槛有很多,但能让林朔这种猎门六大家的传承猎人看得起的,凤毛麟角。

  “龙王爷是好的!”龙王使者声音高了几分,神情有些激动,“山下河边的那个村子,不是它干的!你们不能动它!”

  这老者似是早就料到了有这一天。他不仅看出了林朔的身份,还猜到了林朔这行人的目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过这并不奇怪,只要是门里人,都应该知道猎人的存在。黑水龙王名气越来越大,猎人迟早会找上门来。

  林朔淡淡说道:“你刚才在村民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我能怎么说?”龙王使者冲林朔瞪了瞪眼,随后气势弱了下去,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一支,虽说也有祖传的手艺,可现在都被挤兑到国外来了,自然没你们猎人那么神通广大。门里人一旦落魄江湖,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能有口饭吃吗?”

  林朔看了看毛驴上的四袋面粉,说道:“好,我信你为了混口饭吃信口胡说。那我问你,你怎么知道,那不是黑水龙王干的?”

  “龙王爷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儿啊?”龙王使者说道,“它在这儿这么多年,对我们只有恩典,哪会降罪啊?”

  Anne这时候说道:“我听这里的人说,不能动水里的东西,否则龙王爷会降罪?”

  龙王使者脸上表情一僵,看了看林朔,神色有些理亏:“那是我骗他们的。我要捞这口吃的,总要让他们害怕龙王爷。他们心里不怕,怎么会让我传话?不传话,我哪儿来的好处?”

  龙王使者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毛驴身上几袋面粉,神色有些无奈:“混口饭吃嘛。”

  “以前那些被吃了的牲口……”

  “那是我半夜去偷的,用了些家传的小手段。”龙王使者叹了口气说道,“总得开开荤嘛。牲口对他们来说太贵重,我要是明着要,那就不太好了。”

  Anne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哎,姑娘。”龙王使者看了看Annne,说道,“你这样子,家里一定是城里的大户人家,不知道我们在山里活得艰难啊。

  其实我们这儿不比江南边,有中国政府罩着。我们这儿政府不管,穷山恶水的,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山里人,别的不求,只求个平平安安。

  平安,我给不了他们,但我能给他们一个心安。

  我混这口饭,做法是不光彩,但他们需要我啊!

  这方圆几千里的山道,我这把年纪走东赶西的,也不容易啊!

  而且我要的东西也不多,细水长流,混口饭吃嘛。”

  说到这里,龙王使者看向了林朔:“这位猎爷,您是有大能耐的。我这点儿小门道自然入不了您的法眼。

  可龙王爷,确实是好的。您真要是杀了它,那不仅是造孽,还断了我活路啊!”

  “既然你觉得山下的村子,不是黑水龙王干的。”林朔问道,“那是谁干的呢?”

  “这我哪儿知道去啊?不瞒您诸位,我这趟来,也是心惊肉跳的。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谁不怕啊?

  可又一想,出事了我反而不来了,那以后谁还信我呢?饭碗不就砸了吗?这才硬着头皮来的。这不,饭都没敢吃,事情一完我就赶紧走了。”

  龙王使者苦着脸说完这番话,重重叹了口气,又说道:“今天既然你们来了,也罢。等一天,我等了半辈子了。门里人都传,猎人办事靠谱。

  我求你们,把事情弄弄清楚。真要是有其他祸害,你们把它除了,我走山道也安心。

  不过龙王爷,绝对不可能干这事儿!”

  ……

  一群人扣着龙王使者盘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来。

  这老头儿,只在一开始透了点有用的消息,之后就是车轱辘话来回说了。

  林朔明白,这是门里人的话术。

  门里人的话术,往往只要几句话,就能让别人相信他。

  林朔所在的林家门槛太高,自然不屑于这点坑蒙拐骗的伎俩,不过怎么防别人用话术骗自己,那还是学过的。

  这老头儿说的话,林朔是半个字都不信。

  可他不信,别人还是信的。

  比如柳青,平时挺英气一个女人,眼下却被老头的一套套说辞骗得晕头转向,不仅把自己背包里能吃的全塞给了他,还向Anne打听,这里怎么转钱。

  林朔赶紧把这个龙王使者放了。再这样下去,这老头牵走的,就不仅仅是那条毛驴了。

  临行前,龙王使者看了林朔一眼:

  “明天村里人往江里扔祭品的时候,您可别跟着去。那是我骗他们的,龙王爷从不会在那种时候现身。

  大家都是门里人,小老儿这事儿不瞒您,也请您给小老儿我留条活路。

  您真要去了,村里人会觉得外人在抢福气,到时候可就乱了。

  到时候一来二去逼急了,您再把我这点伎俩往外一说,那我可就真活不下去了。

  其实,他们在上游扔祭品,我就在下游捞,那可都是肉啊。”

  说完这番话,老头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道,“混口饭吃嘛……”

  ……

  回到临时营地,大伙儿坐了下来,开始分享情报。

  这趟山村之行,林朔四人通过打探消息,确实解开了一部分谜团。

  可事情不但没有什么进展,反而更加扑朔迷离了。

  “眼下,有三个问题我们需要弄清楚。”何子鸿在山上休息了一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分析道:“黑水龙王是存不存在?如果存在,它到底是什么?它现在在哪里?”

  “那个龙王使者不是说了,那个村子的事情,不是黑水龙王干的吗?”柳青问道,“那我们还找黑水龙王干什么呢?”

  “这种江湖骗子的话,是不能信的。”何子鸿摇头道,“他的话真真假假,我们只能先记下来,然后一步步去求证。”

  “老师说得没错。”杨拓说道,“目前的一切证据,都指向了黑水龙王。尤其是生物特征,跟我们的研究成果是吻合的,都是巨大的蛇类。”

  “林先生,你怎么看呢?”Anne出声问道,一双美目在林朔身上流转。

  “那个老骗子的最后一段话,是很奇怪的。”林朔说道,“他要是不提我未必会注意到,那就是明天村民在江边投送祭品的事情。

  他之前替黑水龙王立威,警告人们不要靠近水域,其实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在水里回收祭品。

  这,才是他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可是这件事情,他为什么最后要向我说明呢?

  门里人最忌讳的,就是轻信别人。尤其是关系到自己饭碗的,绝不会轻易吐露。

  这老头儿最后一段话,就是等于把自己的饭碗,往我手里送。至于砸不砸他的饭碗,那就看我的心情了。”

  “是很反常啊。”何子鸿点点头,“林先生,你有何高见啊?”

  “他其实,就是想让我注意到明天祭品这件事。”林朔说道,“所以才特意指出来的。”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魏行山沉声说道,“他有什么动机吗?”

  “这就不清楚了。”林朔摇了摇头,“不过,他把饭碗送进我手里,门里人之间用这个法子,那比发毒誓还狠,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

  看来,明天我要去江边走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