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十一章 比铁还硬的男人
  现在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营地,几乎已经停摆了。

  外面不知道有几个狙击手潜伏着,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哪怕是守在营地里,都是心惊胆战的。

  魏行山带着雇佣兵又建起了防御工事,并且要求所有人一定要躲在掩体后头,免得被人放了冷枪。

  忙完防御工事,魏行山又带着四个雇佣兵,一直在外面游弋,每个狙击手可能藏身的地方,他都要去亲自看一眼。

  这种排查,可不是找东西那么简单。谁都不知道那里是不是架着一杆枪,整套战术动作极为复杂,也非常消耗体力。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漫山遍野的,能让狙击手藏身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到了天快黑下来的时候,跟着魏行山的雇佣兵,已经换了好几批。

  每一批人回来,全身上下就跟从水里捞出似的。

  魏行山每次回来,也就喝口水喘口气,然后继续带队出去排查,一趟又一趟。

  整个营地内,气氛十分压抑。

  所有人都就等着小八回来。

  这只鸟出去已经一个下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Anne看着林朔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轻声劝慰道:“林先生您别着急,可能路太远,八爷还没飞回来呢。”

  “以小八和那只黑耳鸢的速度,这会儿该回来了。”林朔眉头紧锁,一直看着营地西北的方向。小八就是从这个方向飞走的。

  “那也许……”Anne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八爷是有事情耽误了,我看那只黑耳鸢,还是挺喜欢八爷的。”

  “Anne小姐你是说……”柳青盯着无人机的屏幕,手一直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八爷跟那只母鹰私奔了?”

  “我可没这么说!”Anne红了脸,瞪了柳青一眼。

  林朔摇了摇头,说道:“我了解它,这只鸟虽然好色成性,但肯定不会跟着一只黑耳鸢私奔。它的心里,装得是整个世界的雌鸟,绝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Anne小姐,那你要小心了啊。”柳青盯着屏幕,嘴里说道,“宠物的性子,是随主人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柳队你还开玩笑。”Anne咬了咬嘴唇,神色有些不满。

  柳青摇了摇头:“我是觉得这里的气氛太紧张了,再这样下去,神经都快崩断了。林先生,Anne小姐,你们两个是我们这支队伍的主心骨,这个时候,你们可不能自乱阵脚。”

  柳青这番话说完,继续操控无人机去了。

  “我出去走走。”林朔说了一句,走出了帐篷。

  “等等我。”Anne跟上了林朔。

  “哎!你们俩回来,外面还没排查干净呢!危险!”柳青叫道。

  ……

  夜幕逐渐笼罩的外兴安岭,有两道身影一先一后,在山间疾驰。

  “你跟出来干什么?”林朔一边疾行,一边问道,“这么不怕死吗?”

  “林先生不怕,我当然也不怕了。”Anne紧紧跟在林朔身后,轻声说道,“我其实也很担心八爷。”

  “那你跟紧了。”林朔现在心中烦闷,也就不顾那么多了,开始发力狂奔起来。

  两边的树木快速地倒退,林朔只觉得耳边生风。

  之前两人曾一起翻山越岭,不过那时候林朔只是试探Anne的底细,脚下留有不少余地。

  这一次林朔稍微认真一些,Anne逐渐就跟不上了。

  她那套登山的身法,对付地形复杂的绝岭险峰有奇效,不过在绝对速度上,比起林朔还是差了不少。

  很快,前面的林朔就失去了踪影。

  Anne对此早有心理准备,虽然两人都是门里人,可林朔毕竟是当今世上猎门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自己这点道行,那是差远了。

  她心里并不慌,一路追踪林朔的足迹,远远地吊着。

  翻过五个山头,在一个河谷底部,Anne终于又看见了林朔的背影。

  这个男人就这么站在小河边的乱石滩上,抬头看着太阳落山的方向。

  “别过来。”林朔没有回头,“这儿附近有狙击手。”

  Anne一听到这话,赶紧顺势往草地里一滚,趴在了一颗树后面。

  透过草丛的间隙,Anne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看着河边的林朔。

  她同时有些困惑,既然附近有狙击手,林朔为什么还敢停下来,甚至就这么呆呆站着?

  山里树木众多,狙击手在远处想打一个在树林中穿行的移动靶,是非常困难的。

  哪怕路过河谷,周围没有树遮挡,以林朔那快若惊鸿的身法,那也是一掠而过的事情,狙击手未必反应得过来。

  可林朔为什么停下来了?

  他难道,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接子弹?

  Anne赶紧摇了摇头,将这种荒诞的想法从脑袋里驱散。

  林朔虽然徒手接过弩箭,但子弹和弩箭是完全两个概念。

  弩箭的速度再快,它本身是不旋转的,直来直去,理论上只要预判够准,身手够快,还是有可能接住的。

  子弹就不一样了。

  而哪怕只是一颗手枪子弹,它也经过枪管膛线的摩擦,本身是高速旋转的,而且表面温度极高。

  手枪子弹尚且如此,从*枪管里射出来的子弹,更是可怕了上百倍!

  那林朔站在那里,不就是等死吗?

  此时,太阳即将落下山头。

  这条河谷晚霞漫天,林朔全身上下都被染了一层红,他身前的那条小河,红得发亮。

  这个男人就在此间天地,看着天边最红的方向,静静地站着。

  Anne看着这个男人背影,心里一阵恍惚。

  她和林朔相识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在这短短的十多天内,就有四个瞬间让她永生难忘。

  一个是那扇木门开启,这个男人冷漠的面孔,让她像一头受惊的小鹿。

  一个是那次醒来,他在营地一角,坐成了一座山。

  一个是今天凌晨,太阳的第一缕光线,让她看到了这个男人弯弓射箭的那一幕。

  最后一个,就是此时此刻,他在河边镀了一身晚霞,随时都会倒下。

  Anne的心被一下子抽紧了,视线刹那间模糊,大脑一片空白。

  她发出一声娇喝,用尽全身的力气,像一头雌豹一样从草地上窜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扑了出去。

  她不能让林朔就这么死了!

  她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但总要做些什么!

  她要把林朔推开!

  ……

  Anne这全力一扑,只是让林朔身子晃了一晃。

  她整个身子都撞在了林朔的后背上,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迷糊,胸口发闷喘不过气来。

  那感觉,就像撞在一堵墙上。

  这个男人全身上下,真是比铁还要硬。

  要不是她从小就练过,刚才那一下,能活活把自己撞死。

  林朔扭过头,一脸迷惑地看着Anne:“你在干什么?”

  “……”Anne晕晕乎乎的,还没回过神来。

  林朔愣了一下,随后似是猜到了Anne的意图,转回头继续看着西边的方向,轻声问道:

  “你不会以为,我是在试着接子弹吧?”

  “……”Anne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脸蹭一下就红了起来。

  “我知道你有些崇拜我,不过把我高估成这样,你判断力很成问题啊!”

  “……”

  “我是个人,不是怪物。”

  “……”

  “那个狙击手应该是发现我察觉到他了,已经跑了。”

  “……”

  “他要是不跑,我停下来不是作死吗?”

  “……”

  “我站在这里,是想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这样有利于追踪他的气味。”

  “哦……”Anne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低着头应道。

  “那什么,你的手能放开了吗?”

  Anne醒过神来,轻呼了一声,闪电般地抽回了按在林朔背上的双手,往后退了两步。

  “走,追上去。”林朔开始沿着河边往西边进发,“既然碰到了,那就顺手把这颗钉子拔了。”

  “哦。”

  ……

  四十公里以外,一匹灰驴在山道上跑得正欢。

  灰驴上面的那个老者,嘴里絮絮叨叨的:

  “哎呦我的驴祖宗,你快把我的肝儿都颠出来了!”

  “没事儿,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跑你的,不用管我。”

  “这帮人体力真不错啊,跟了我们快十里路了,总算甩掉他们了。”

  “什么?我怕他们?扯淡呢!”

  “真要是动起手来,我轻轻松松灭了他们你信不信?”

  “你不信啊?得,其实我也不怎么信。”

  “看他们打那只鹰,那是猎人的手法啊。”

  “要是在水里,猎人给我提鞋都不配,可要是进了山,我还真惹不起。”

  “主要他们还有枪呢,我脑子坏了才跟他们拼命。”

  “对付这种人,要智取,懂吗?”

  “算了,你只是头驴,不知道智取是什么东西。”

  “驴祖宗你快点跑吧,再有十里路,就是九娘沟了,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上好的豆料,管饱。”

  正说着,老者只觉得怀里的那只八哥,动了一动。

  “别动别动。”老者隔着衣服,轻轻拍了拍它,“你伤得可不轻啊,别乱动。等到了九娘沟,我给你治治。”

  “别怕啊,不要紧的,遇上我老刘,你这条小命就算是保住了。”

  “哎呦你这傻鸟,啄我干什么?”

  “啊啊啊!”

  “你再啄我我就不客气了啊!”

  “得,又昏过去了吧?”

  “就说你伤得不轻,咋就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