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十三章 御凤牧龙
  这天夜里,月上树梢的时候,九娘沟里已经黑灯瞎火了。

  山里人晚上没什么娱乐,早早就吹灯睡下了。

  村口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房里嘎吱嘎吱的动静就跟炫耀似的,传得老远,听得老刘心里痒痒。

  老刘,大名叫刘顺福,今年五十六岁,是外兴安岭第二代龙王使者。

  第一代龙王使者,就是他爹刘德昌,十五年前就死了。

  家学渊源、子承父业,这在山里人眼里再正常不过。

  老刘此刻牵着一头灰驴,怀里揣着一只昏迷过去的八哥,在九娘沟的村道上走着。

  这上千里的山道,九娘沟算是他主持各村龙王祭时,中途的一个落脚点。

  这里,有他一间小木屋,平时不住人,只有在龙王祭的时候,他路过会睡一两个晚上。

  把驴在门外拴好,老刘推门进屋。

  他没点灯,一是怕光亮透出去,把山外人引过来,二是灯油在这里很金贵,他有些舍不得。

  从怀里把那只八哥捧出来,轻轻地放在炕上,老刘又起身回到屋外,从驴身上挂着的褡裢里,取出一把草药来。

  这些草药,是他之前在山道上跑路的时候看到,顺手采摘的。

  回到屋子,正打算找出石臼把这些草药捣碎,老刘瞄了一眼炕上,然后愣了一下。

  八哥不见了。

  老刘一扭头,发现那只八哥刚刚奋力跳上了窗台,扇了两下翅膀。

  可惜它没飞起来,一头栽倒在了窗台上。

  “你这只鸟咋比驴还倔呢!”老刘快走几步,把八哥捧在手心,放回炕上的被窝里。

  八哥鸟这次倒是没昏迷过去,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老刘。

  老刘找到了石臼,一屁股坐在了炕上,看着自己被窝上的这只鸟。

  “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老刘笑了笑,手里开始捣药,“我知道你。”

  八哥鸟没吭声。

  “林家这个门道,叫做‘御凤’,当年跟我们刘家的‘牧龙’齐名。你就是林家的凤凰吧?”

  八哥鸟愣住了。

  “牧龙御凤,听起来多风光。可龙游浅水遭虾戏,落魄凤凰不如鸡啊。”老刘停下手,摇了摇头,取出石臼里面的药泥,递向八哥鸟,“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就别跟我装蒜了,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躺下吧,我给你上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八哥鸟盯着老刘看了一会儿,往被窝上一滚,把肚皮露了出来。

  老刘一边给它上药,一边说道:“子弹顺着肚皮擦过去,内脏被震伤了,不过还行,敷上药好好睡着别闹腾,以你的体质,一个礼拜就能上天了。”

  说完这句话,老刘自嘲地笑了笑:“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味儿呢?”

  “你是谁?”小八终于说话了。

  “你的主子是猎门六大家的传人。”老刘自报家门道,“我这一门,叫做牧门。牧门有水旱之分,我刘顺福,是水牧刘家的传人。”

  “没听说过。”小八说道。

  “呵呵,现在当然没处听说去了。要是一百年前,咱牧门混得可不比猎门差啊。”老刘摇了摇头,不胜唏嘘地说道,“只是这世道变咯。”

  “你不是龙王使者吗?”

  “这只是个兼职。”老刘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总要混口饭吃嘛。”

  ……

  Anne心急如焚,两公里的山路如履平地一般,不一会儿她就来到了江边。

  冲到树林边缘,看到那条倒映着天上明月、波光粼粼的大江时,Anne终于冷静下来。

  她意识到这里附近潜伏着一个枪手。

  Anne正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再次施展“听山”,明确狙击手目前的位置,然后她忽然改变了主意。

  因为她发现,林朔就站在江边。

  跟站在那条河谷里一样,林朔静静地在水边站着。

  这人是真不怕死啊!

  Anne心里一阵嘀咕,不过她这次学乖了,没有冒然冲上去推他。

  除了确实推不动之外,Anne也知道,林朔敢这么站着,肯定是有原因的。

  林朔显然也发现了她,他转过身来,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Anne走出了树林,这才看清楚,林朔的脚边,有着一团黑糊糊的事物。

  走到近处仔细观察,Anne只觉得胃部一阵翻滚,马上用手捂住了口鼻,别过头去。

  地上的这团事物,居然是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的死法非常诡异,似是人就这么站着,脑袋上有什么东西砸下来,一下子把他给拍扁了。

  在地上就那么薄薄的一层,什么都认不出来,腥气扑鼻。

  Anne看着林朔,心中原本对这个男人的那种淡淡的好感,一下子就无影无踪。

  她终于想起来这个男人的赫赫威名,不知不觉地后退了一小步。

  在她心目中,林朔绝对有这个能力,把一个活人弄成这个样子。

  林朔原本正在思考着什么,看到Anne的反常举动,他有些迷惑,问道:“怎么了?”

  “你……你杀了他?”Anne看着他,轻声问道。

  “我学的这身本事,不是用来对付人的,我不会对人轻易下杀手。”林朔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有东西在我赶到前,就把他杀了。”

  “东西?”Anne连忙看了看四周。

  “嗯。”林朔抽动了一下鼻翼,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是黑水龙王。”

  “啊?”Anne一脸惊讶,“黑水龙王来过了?”

  林朔点了点头,说道,“这条龙王爷办事倒是干净利落,我赶到时候,这人已经成这样了。”

  “黑水龙王为什么要杀他呢?”Anne问道。

  “不知道。”林朔摇了摇头。

  ……

  “老头儿,我要回去。”小八在炕头上躺着,嘴里说道。

  “不急,你的那个主子,在外兴安岭还会待一阵子的。”老刘摇了摇头,“等你伤好了,我亲自送你回去。”

  “亲自送我回去?”小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刘,问道,“老头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朔哥。”

  老刘怔了一怔,随后笑道:“不愧是林家的凤凰,果然聪明。我是有事情要麻烦你主子。本来这事儿确实有些难以启齿,现在我运气不错救了你,那就应该好开口了。”

  “你既然救了我,一般的事情,朔哥是会答应你的。”小八说道,“不过,你要是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老头儿,我劝你别去找死。我朔哥脾气不好,最受不得别人要挟。”

  “这你就放心吧。”老刘说道,“我老刘活了这么多年,分寸还是知道的。”

  “那就好,不过,我还是要回去,就是现在。”小八挣扎着站起来,“老头儿你放心,八爷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你救了我的命,这笔账我认。这个人情,回头我会让朔哥还你的。”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老刘不解道,“你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回去呢?”

  “就算飞不起来,爬也要爬回去。”

  小八脚步踉跄了一下,跳下了棉被,却被老刘一下抓在了手里。

  “老头儿你放开我!”小八扑腾着翅膀,奋力挣扎着。

  老刘的一双手,随着小八的挣扎,不断起伏变化,小八踩在他手上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样,根本借不到力道。

  “好啦,小凤凰别闹,不然药就白敷了。”老刘保持着手法,说道,“让我猜猜看,是不是你发现了外兴安岭里有些人不对头,想要回去禀报你主子?”

  小八停止了挣扎,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三天前我就发现了。”老刘微微笑道,“如果是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已经在办了。”

  “你已经在办了?你能怎么办?”小八问道。

  老刘淡淡说道:“我们水牧刘家,虽然混得一代比一代差,可自己的地盘,还是知道守的。

  你主子太厉害,我惹不起。可其他人要是在这儿动刀动枪,还敢撵我十里山路,那我老刘就没这么好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