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十七章 狗仗人势
  小八站在灰驴的脑袋上,心情非常郁闷。

  它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远远不止是一只鸟,它自信自己的智慧,甚至比人类还高。

  当然,自己的大哥林朔是个例外。

  斗嘴皮,比心眼,它这辈子十二年来,从来没输过。

  哪怕是林朔,在他不用武力威胁的前提下,它也是能跟他有来有回的。

  可是这次,它栽了。

  刘顺福这个老王八蛋,拿着一卷绷带说是给它包扎,它当时想自己快点好,尽快跟林朔汇合,于是就没拒绝。

  结果这个老家伙居然把自己全身上下,捆得跟个粽子似的,除了鸟头和爪子,全裹在绷带里了。

  这哪里是什么包扎,分明是五花大绑啊!

  现在小八全身动弹不得,只能站在这头蠢驴的脑袋上。

  小八非常嫌弃这头驴,生怕它把那股子蠢劲儿,传染给自己。

  对于这头驴的主人刘顺福,更是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

  “老头儿我告诉你!”小八直挺挺地蹦着,转了个身,把喙嘴对准在驴身上骑着的刘顺福,“我朔哥什么能耐!你这个糟老头儿,给他提鞋都不配!你赶紧给我松开!不然回头我告诉朔哥,让他把你还有你的那根破蛇,一锅端了!”

  刘顺福抬了抬眼皮,嘀咕道:“狗仗人势。”

  “总比你人仗狗势强!”小八骂道,“要是没那条破蛇,你算个球!”

  刘顺福嘴角抽了抽,然后换了一张笑脸:“哎呦,林家凤凰,我这也不是为你好吗?你动不动就乱扑腾,这内伤能好吗?现在捆上了,动不了了,你这伤三天就好。”

  “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小八说道,“三天前你就是这么说的!”

  “莫急莫急,还没到时候。”刘顺福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林家凤凰,我已经放消息出去了,你放心吧,你的主子应该已经得知你的消息了。”

  “那你还不赶紧对我好一点?”

  “这不是正在对你好吗?”刘顺福伸出手,摸了摸小八的脑袋,神情有些感慨,“一百多年前,门里人豢养的异种,以龙凤为逸品,那是公认的世间双绝啊。当时风评,我刘家的‘牧龙’还在你林家的‘御凤’之上。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我刘家只能在这荒蛮之地牧龙,能混口饭吃就算不错了,而你们林家,已经成为了猎门至尊。”

  “嘿,你这牛皮吹的。”小八嘴里不饶人,“三国演义里写得明明白白: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我朔哥说了,那才叫真龙。就你们家那条长得愣大的破蛇,也配叫龙?”

  小八这话怼得刘顺福脸色一僵,气鼓鼓地骂道:“好一只牙尖嘴利的扁毛畜生!”

  “怎么,你想打我啊?来啊!你动我一下试试!”

  “哼!狗仗人势。”

  “呸!人仗狗势。”

  ……

  大兴安岭的一片密林内。

  疤脸汉子这三天来,坏消息可谓源源不断。

  魏行山猜得不错,疤脸汉子的名字,叫于瑞峰。

  在架设了通讯基站之后,疤脸汉子不仅可以跟散布在附近一百公里以内的队员通话,还能通过一个便携式显示屏,查看他们身处的方位。

  那是七个绿点,均匀地散布在国际生物研究会附近,就像七个会隐身的恶魔,死死地压制着他们,拖延着他们的进度。

  而就在这三天里,屏幕上的七个绿点,居然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而通讯耳机中传来的消息,一条比一条骇人。

  “头儿,我被一条大家伙盯上了!”

  “头儿,我在水里待不住了,有东西在跟着我!”

  “水里有东西!”

  “啊!”

  这七个绿点,有四个人分被送出了这四条语音消息,从此之后就再无音讯。

  跟在于瑞峰身边的那五个壮汉,对此还一无所知,疤脸汉子也不打算告诉他们这些。

  这些人,只是临时招募过来的手下,根本配不上战友这个身份。

  在于瑞峰心目中,这辈子只有两个战友。

  一个叫蒋欣芸,已经死了。

  另一个叫魏行山,人还活着,可已经在他心里死了。

  这天上午,于瑞峰一个人离开了过夜的地方,取出了卫星电话。

  “老板,事情有些不对。”

  “我埋伏在对方营地附近的七个狙击手,全部被拔了。”

  “听他们临死前的讯息,杀死他们的东西,应该是水里来的。”

  “钩蛇不会伤害他们,我估计,是黑水龙王干的。”

  “再这样下去,我要拖不住他们了。”

  “老板有办法是吗?那太好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好的,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

  小八的消息,是林朔从一个山民口中得知的。

  他问魏行山要来这里的地图,带回自己的帐篷里想研究一下。

  魏行山和Anne也跟了进来。

  在Anne眼里,自从三天前的深夜,魏行山在林朔的帐篷里抽完那根烟之后,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似是进了一步。

  之前虽然林朔救过魏行山一命,可林朔看不起魏行山,魏行山也看不顺眼林朔。

  现在,林朔见到这个雇佣兵头子,虽然嘴里的话依然不好听,神色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冷漠了。

  至于魏行山,对林朔恭敬之余,偶尔还会开个小玩笑。

  反倒是她跟林朔之间,原本已经逐渐拉近的距离,好像又忽然远了一些。

  这种感觉让Anne隐隐有些失落,不过理智告诉她,也许这样才是对的。

  今天林朔得知了小八的消息,心情不错。

  魏行山发了一根烟给林朔,哈哈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咱八爷那是凤凰,怎么可能出事呢!”

  “听山民说,它身上缠着绷带,应该还是受伤了。”林朔低着头让魏行山给自己点上烟,随后吐出一口烟说道。

  “刚才我听说,八爷现在跟着龙王使者?”魏行山问道。

  “是啊。”林朔点点头,“我想,这个牧人应该不会蠢到以小八来要挟我,应该是碰巧救下了它。”

  “那咱赶紧找他去啊!”魏行山说道,“尽快把八爷接回来,我看这几天八爷不在身边,你魂不守舍的。”

  林朔苦笑着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小八是我战斗中的重要一环,没有它的话,面对钩蛇我可能做不到一击必杀。钩蛇这种畜生,一旦不能一击必杀,局面就会很被动。那天凌晨能把它吓退,已经算运气很不错了。”

  “能理解,能理解。”魏行山叹道,他想起营地下面的“n”字型行迹,并不认为林朔在谦虚。

  “所以必须要跟它汇合,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林朔说道。

  “那它现在哪儿呢?”魏行山看了看地图。

  “听山民说,龙王使者三天前从九娘沟出发,不知道去了哪里。”林朔说道,“所以,我要先去一趟九娘沟,顺着气味追踪龙王使者。”

  “九娘沟在这儿。”Anne指了指地图的某个地方,说道,“离这儿不近,直线距离都有六十多公里呢。”

  “这是外兴安岭最深处了。”魏行山皱了皱眉,说道,“林先生,那里情况很复杂,我带上家伙陪你一起去吧,以防万一。”

  “你确定你不会是累赘吗?”林朔瞟了他一眼。

  “对付那种大家伙,我当然不如你。”魏行山自信地说道,“可这种深山老林,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带着我,你不会后悔的。”

  林朔考虑了一下,觉得以魏行山的脚力,倒是不会拖慢行程太多。

  而且这里毕竟是一个牧人的地盘。他目前虽然释放了一些善意,可终究意图不明,手里还捏着小八。

  之前林朔低估了对方,这次他不想重蹈覆辙。

  魏行山是特种兵里的佼佼者,倒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于是林朔点点头:“好吧。不过营地不能扎在这儿了,我一旦走远,就不可能照顾到这里,钩蛇可能会再来的。”

  “那就再搬呗。”魏行山说道,“远离水面就行了。柳青可以指挥这些。”

  “嗯。”

  “我也去。”Anne说道。

  魏行山看了她一眼,说道:“Anne小姐,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不过那里情况很复杂,你一个女人……”

  “老魏。”林朔看了Anne一眼,“你就别替她操心了,这个女人比你想象的要强不少。真要是有什么意外,说不定你会死在她前头。”

  “不是。”魏行山摇了摇头,“林先生你不了解情况,这是山里。山里人从事重体力劳动,自然就重男轻女,生下来的女婴大多都遗弃了,所以这里缺女人。龙行沟还好,毕竟是在外围,能和贾林达那边通婚。九娘沟情况就不一样了,那是深山啊。Anne小姐长得太漂亮了,到那儿不太方面。”

  “我就当你们是在夸我了。”Anne笑了笑,“我相信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总该护得住我吧。”

  林朔跟魏行山对视了一眼,林朔撇了撇嘴,魏行山摇了摇头。

  Anne从衣兜里拿出头绳,把自己的长发扎了起来,缓缓说道:

  “当时那么多人,八爷就只给我留了块肉。我想八爷了。走吧,我们去接八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