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十八章 龙凤相见
  大兴安岭深处,无名江上游。

  这里,无名江逐渐分化成一条条小河,像毛细血管一样扎在群山之中,汲取着山上的溪水。

  对于牧人刘顺福来说,这些河流,就是他收获的田野。

  入秋后,随着他路过村庄主持龙王祭,那些祭品,就会顺着这些小河最终落入他的口袋。

  只是今年的收成,比往年要差很多。

  一部分是因为黑水龙王受伤,刘顺福不得不将大部分祭品送进它的口中,让它能尽快地恢复。

  另一部分,是因为今年雨水少,山里的庄稼养不活,牲畜在今年显得尤为金贵。

  龙行沟这样的外兴安岭外围村庄,日子还好一些。深山里的处境就不太妙了。

  这天深夜,刘顺福撑着独木舟,在河口等着。

  九娘沟是这里最偏远的村寨,刚刚举行完龙王祭,按规矩,今天傍晚就会投祭品入河。

  祭品顺着水流飘到这里,差不多就这个时候。

  刘顺福对今晚的收成,并不抱太大希望,因为他之前在九娘沟里住了一天。

  九娘沟今年的状况,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冬天要是不饿死人,那就算不错了。

  此时刘顺福肩膀上,停着一只全身被裹得跟粽子一样的八哥鸟。

  小八盯着水面,一言不发。

  “林家凤凰,莫怕。水底下是我家龙王。”刘顺福低声说道,“说起来,它在一百多年前,跟你的某个先辈认识。据我爷爷说,这黑龙和黑凤,交情还不错呢。你对它来说,算是故交之后。有这份香火情在,它不会伤害你的。”

  “老头儿你可真逗。”小八说道,“我还会怕这条破蛇?你把它叫上来,看八爷我不把它啄得脑袋开花。”

  水面一阵翻涌,一只巨大的蛇头从水里探出来,慢慢地在独木舟的前面扭过头,看着独木舟上的一人一鸟。

  蛇头上的那一双眼睛,瞳仁是立着的,看起来无比狰狞。

  “噗”地一声,一股水流从蛇嘴里射出来,不偏不倚,把刘顺福肩膀上的小八淋了个全身湿透,而刘顺福却完全没被水碰到。

  小八愣住了。

  “呵呵。”刘顺福笑了笑,“我家龙王虽然不会说话,可人话还是听得懂的,你骂它还是夸它,它心里清楚得很。”

  在喷完这注水流后,蛇头又慢慢地凑了进来,直到贴着独木舟的船头,这才停住。

  这条巨大的黑水龙王,整个脑袋有集装箱卡车那么大,几乎跟小八脸贴脸。

  小八却全然不惧,嘴里叫道:“老头儿,有本事你把我身上的绷带解开,我要跟这条破蛇大战三百回合!”

  黑水龙王脑袋偏了偏,歪着头看了小八一会儿,随后吐出了蛇信子。

  它那条蛇信子,比水桶还粗,不过从它嘴里吐出来的势头却很缓慢。

  这条巨蛇温柔地舔了舔小八的腹部伤处,然后蛇形子一裹,把小八送到了它脑袋上。

  “它认出你来了,很喜欢你。”龙王使者笑道,“林家凤凰,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小八站在黑水龙王脑袋上,沉默了一会儿,慢慢蹲了下来,用喙嘴轻轻啄了啄黑水龙王的脑袋,说道:“好吧,八爷我也是只讲理的鸟。龙王你好啊。”

  黑水龙王那两只硕大的眼睛眨了眨,嘴里又吐出一股水流,落在远处的江面上。

  小八歪着脑袋,对黑水龙王的行为有些不解。

  “噗!噗!噗!”又有三股水流落在江面上。

  “你这是……在逗我玩儿?”小八有些明白过来了。

  巨大的蛇头上下动了动,那样子好像是在点头。

  “喂,我不是小孩子啦!”小八一脸嫌弃地扭过头去,“龙王你可真幼稚。”

  “噗!”

  “可以了可以了。”

  “噗!噗!噗!”

  “老头儿,你管管它。”

  “噗!”

  “老头儿,你快看河面,你的买卖来了!”

  小八这句话说完,终于让面露慈祥的刘顺福神色一凛,向河面的方向看去。

  这个河口,是九娘沟附近的那条河,和无名江的交汇处。

  此时在月光下,刘顺福依稀看到,河面上飘着几样东西。

  撑着独木舟靠近一些,他终于看清,那是一件件祭品。

  八扇猪、三头牛、十二只鸡、二十只鸭子、九只鹅。

  “怎么这么多啊!”刘顺福愣住了,“把这些东西送出来,他们过冬怎么办?”

  随后他想通了,脸上露出苦笑:“看来,这九娘沟是把过冬的希望,都寄托在龙王身上了,这才把整个寨子的家底全掏出来了。完了,这笔买卖赔了。”

  说完这句话,刘顺福一阵摇头,对正在江面上逗小八玩的黑水龙王说道:“憨货,今年冬天你有的忙咯,这一寨子四百多号人,可不好养活啊!”

  “噗!”

  刘顺福全身上下,被江水淋了个湿透。

  ……

  深入外兴安岭的第一个夜晚,林朔就开始有些后悔带着魏行山了。

  这个雇佣兵头子,野外徒步的能力远超常人,可即便如此,林朔也觉得他把行程拖慢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一天时间,林朔在地图上行进了二十公里。

  照这样下去,还要起码两天才能抵达九娘沟,这还没考虑之后魏行山体力衰竭,速度会更慢的因素。

  魏行山此刻瘫倒在篝火边,呼吸就跟拉风箱似的。

  “我当年在部队,野外拉练只要是两条腿的,我就没怕过谁。”魏行山呼哧呼哧地喘着,“你俩是人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林朔掰断一根树枝,扔进篝火里,瞟了魏行山一眼:“明明是自己菜,还怨别人。”

  “其实魏队已经很不错了。”Anne抱着膝盖坐在林朔对面,说道,“别看地图上我们只前进了二十公里,但这可是弯弯绕绕的山路。我估算了一下今天我们的实际路程,接近五十公里了。”

  “所以我觉得你俩不是人啊。”魏行山诉苦道,“林先生也就算了,他跑多快我都不稀奇。Anne小姐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今天看你赶路,那个轻车熟路的劲儿呦!怎么,你之前来过?”

  “没有。”Anne笑了笑。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今天我跟着林先生走山路,跟得我肺都快跑炸了。”魏行山一脸不解,“你今天都没怎么见人,都在野地里蹦跶,是怎么跟上我们的。”

  “山路,是为了方便人行走。因为地形所限,很多时候不得不舍近求远。”林朔淡淡说道,“她这一手,叫做‘听山’。只要耳朵贴在山脚听一小会儿,整座山的地表结构就全在她脑子里了。再加上她身手灵活,无视山上的障碍物,所以她过每一座山,实际上都比我们轻松。”

  “听山?”魏行山瞪大了眼睛,看着Anne,“Anne小姐,难道你跟林先生一样,也是门里的?”

  “嗯。”Anne微微点了点头,“不过我跟林先生差远了。”

  “真没想到。”魏行山摇了摇头,“林先生之前一副隐士的做派,是门里人我倒可以理解。Anne小姐你从小在国外求学,一副现代都市女性的样子,怎么也是个门里的。”

  “门里人也要与时俱进啊。”Anne笑道,“不接受新的事物,只抱着老一套,很快就会被时代淘汰的。”

  “Anne小姐,你这么说林先生,我老魏就有些听不下去了啊!”魏行山笑道,“他是有些守旧,不过他能耐大啊!”

  “魏队长!”Anne狠狠瞪了魏行山一眼,“你明知我没这个意思。”

  “老魏。”林朔摇了摇头,“你有这精力挑事儿,还不如省下力气好好歇着。明天,我在半道上可就不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