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四十二章 地震
  这一夜,外兴安岭深处,魏行山翻过一个山头,瘫坐在一棵大树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感到自己全部的体力,已经在这场为期四天的急行军中消耗殆尽了。

  这辈子除了新兵营那三个月,他从未感到如此疲倦过,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传来酸痛感,肺部就像有火在燃烧着。

  不过魏行山心里清楚,林朔和Anne两个人,为了自己能跟上他们,已经在速度上做了最大的让步。

  而他,凭着一身中国军人的傲骨,这一路也跟下来了,没被拉下太远。

  魏行山喘匀了气,咬着后槽牙站了起来。

  根据林朔的吩咐,他并不会跟林朔Anne两人汇合,而是在他们附近潜伏起来,把手里这把*给架上。

  再有五公里不到,他就能抵达目的地。

  那座山,根据地图标注,是这里附近最高的山峰,视野极佳。

  在那里把手上这杆抢架上,魏行山自信以自己的枪法和*的射程,完全能支援到林朔和Anne。

  所以魏行山没有多休息,他要尽快赶到那里,找机会把枪口对准那个牧人的脑袋,让他老老实实把小八交出来。

  不过很快,山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引起了魏行山的警觉。

  魏行山赶紧低下身子,趴在了这颗树背后。

  此刻已经是深夜了,周围的能见度极差。

  魏行山不会林朔的闻风辨位,也不会Anne的听山寻踪,感知周边只能靠一双眼和一对耳。

  这个时候,对于魏行山来说,耳朵是远比眼睛更重要的感应器官。

  他静静地趴在地面,倾听着周边的动静。

  那些悉悉索索的声响,是山下的灌木发出来的,有东西正在经过那里。

  如果只有一处,魏行山可以理解为是野生动物。

  但眼下显然不是。

  魏行山先后听到了五处动静,从山下的西南方向传来,然后很快就安静了。

  他已经认出来,这是一种五人小队的野战队形,专门用来对付狙击手。

  狙击手只要被这样的五个人困在山上,命就在别人手里。

  几天前,魏行山曾经带着人,摸过一个狙击手的屁股,用得就是这套战术,最后逼得那个韩国人自杀。

  这次,风水轮流转,轮到魏行山自己来品尝其中的滋味了。

  确认这个信息后,魏行山一摸腰际,亮出一把黑色的匕首。

  这个汉子嘴角一咧,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他魏行山,确实没有林朔那种神乎其神的能耐,可也绝不单单是个狙击手!

  ……

  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营地,可谓是孟母三迁。为了不与恶邻为伴,前后三次安营扎寨。

  这一次,行动队副队长柳青,非常干脆地把营地挪回了贾林达。

  反正是等消息,与其在山野里扑腾,还不如回小镇,重新包下出发前住过的小旅馆。

  这天晚上,杨拓躲开众人,扔掉了拐杖,一个人在旅馆外的白桦林里试着行走。

  他的伤腿虽然还有些乏力,但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

  柳青迎面走来,这个女军官看到杨拓,脸上一惊,赶紧快跑几步搀住了他的胳膊:“杨博士,你的腿……”

  “差不多好了。”杨拓微微笑了笑。

  “您这是骨折啊,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柳青惊讶道。

  “林先生治的,原本我也不相信。”杨拓说道,“可是事实胜于雄辩。”

  “林先生治的?”柳青微微一怔,随后相信了,说道,“他这个人,我都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了。反正什么事情搁在他身上,都是有可能的。”

  “嗯。”杨拓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不过,您毕竟是骨折,我们这里也没X光设备,没法检验骨头的恢复情况。我还是搀着你走吧,以防万一。”柳青说道。

  “谢谢。”

  “应该的。”

  杨拓扭头看了身边的女军官一眼,问道:“柳队,现在我们已经在小镇里了,应该不用在晚上安排巡逻岗哨了吧?”

  “巡逻是不用了,岗哨还是要的。”柳青回答道。

  “哦。”杨拓应了一声,不再言语了。

  两人默默地在白桦林里慢慢走着。

  此时天上月明星稀,林子里一片静谧,倒是一个较为浪漫的场合。

  可惜这一男一女各有心事,这场携手同行,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杨拓本来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今天伤腿好得差不多了,心情不错,这才会多说几句,但也只能这么多了。

  似是觉得彼此之间气氛有些尴尬,柳青开口问道:“杨博士,你觉得魏队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同时觉得脑袋一晕,脚下一阵虚浮。

  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彼此看了一眼:

  “地震?”

  ……

  半山腰的茅草屋内,眼见龙王使者说完那句话后就昏死过去,Anne心里乱了方寸。

  八爷跟失控的龙王在一起?

  八爷虽然很聪明,可黑水龙王那么大,要是想对八爷不利,八爷又受了伤飞不起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时候林朔问道,“他脉象怎么说?”

  “哦。”Anne赶紧收敛心思说道,“五脏六腑都受了重伤,是换成一般人早死了。”

  “你有没有办法把他弄醒?”林朔问道。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林朔之前从她帮杨拓止痛的手法上认出来,她的导师应该是苗家传人。

  苗家身为猎门六大家之一,一手医术几能通神,她导师自然也是精通此道。

  按Anne之前的说法,她的这身本事,绝大多是都是她导师代他父母传授的。这当然不符合国内的规矩,不过既然他们之间已经在传承上互通有无,Anne说不定也已经掌握了苗家的一部分医术。

  只见Anne摇了摇头:“我导师只教了我一些经络推拿和切脉问诊的手法,再高深的医术,我就不会了。”

  林朔心中有些遗憾,他叹了口气:“我对外伤还有些办法,这种内伤实在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龙王使者放到草垫子上躺好。

  随后他顺手拿起了追爷,“也不知道小八怎么样了,我出去找找。”

  “我也去。”Anne说道。

  “嗯。”

  出了茅草屋,林朔顺着龙王使者一路来的气味一阵猛跑,五分钟不到,就来到了一条小河前。

  河边停靠着一艘独木舟,气味就到此为止了。

  林朔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心情不由得一阵烦躁。

  这次,小八是真的丢了。

  Anne跟了上来,看到这副情景也明白林朔为什么不跑了。

  她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安慰林朔,只能默默地陪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林朔只觉得脚下一阵虚浮。

  这个过程只维持了大约一秒钟,很快就消失了。

  身边的Anne快速地伏下身子,把耳朵贴在了地上。

  在她的耳内,大地就像一根刚刚被人拨奏过的琴弦,现在依然余震未消。

  Anne闭上眼睛,细细体会着这些细微震动的源头。

  “东南方,七十公里左右。”Anne说道,“小型地震。”

  林朔眼皮跳了跳,心中有一种说不清是好是坏的感觉:“查查地图,看那里是什么地方。”

  “地图我没带在身上,在魏队那里。”

  “魏行山?”林朔似是被提醒了,他看了看东南方向的茫茫群山,“他差不多也该来了。”

  ……

  魏行山像一头正在捕猎豹子一样,在山上默默地移动着。

  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在这种山头,一对五,绝对不能动枪,因为哪怕装了*的枪,也是有声音的。

  之前那个韩国人就犯了这个错误。

  当时魏行山在他可能藏身的地方试着开了两枪,那小子按奈不住反击了,结果暴露了自己。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否则就算干掉一个,还有四杆枪会包抄过来,到时候天王老子都没办法。

  只能用冷兵器,一个一个地去摸。

  摸一个够本,摸两个赚一个,要是五个全摸了,自己这两百来斤算是保住了。

  不过对方也不是雏,五个人之间,必然两两一组,保持对方的视线范围之内。这样一旦其中一个遇袭,另一个火力马上就过来了。

  这大半夜的敢来摸狙击手,红外线夜视仪他们肯定也装备了。

  这趟活儿棘手,既看技术,也看运气。

  魏行山往山下移动了二十多米,在一棵树后隐蔽了下来。他低着头,静静地等着脚步声。

  对方在路过那片灌木之后,就再也没发出过什么声响。魏行山预计了时间,这会儿该来了。

  此刻,他绝不敢抬头去观察,因为他知道人的瞳孔会反射红外线。在夜视仪中,一旦目光对上了,自己的眼睛会像两盏探照灯那么醒目。

  他只能这么低着头,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耳膜上。

  很快,一串极其微弱的脚步声,落进了魏行山的耳内。

  魏行山没有轻举妄动,他需要找到跟这小子呼应的第二个人。

  很快,第二个家伙的脚步声也出现了。

  这两个人,一个马上就要路过魏行山所在的大树,另一个在距离大树十五米左右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魏行山脑袋忽然发晕,他趴着的山头,传来一阵轻微的抖动。

  这种抖动只维持了一秒钟,很短。

  地震?

  魏行山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然后他很快意识到,就是现在!

  这个巨汉快速地抬头,看清了十五米外敌人的位置,手一抬匕首扔出去,然后就不管了。

  他一个箭步窜到近处那人背后,两条粗壮的胳膊一个裸绞,就那人的脖子牢牢箍住。

  魏行山右臂圈着这人的脖子,右手搭在自己的左臂二头肌上,左手摁着这人的后脑勺,两手使劲的同时,身子也往后猛地倒去。

  “卡啦”一声轻响传来,这人大腿上的手枪刚拔到一半,脖子就被扭断了!

  魏行山顺势一个后滚翻,一抬头一看,十五米外的敌人,正在摸着自己的脖子,全身抽搐着。

  那柄匕首,准确地割断了他的喉管。

  更远处,一阵突击步枪的枪声响起,子弹全落在了十五米外那个倒霉蛋身边。

  魏行山嘴角一咧,再次消失在暮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