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四十九章 内鬼疑云
  林朔一行人,继续往地下河道的深处走着。

  这里的温度,比起洞口附近更低。

  呼吸带出来水汽凝结,让所有人的眉毛上都结了霜。

  那种寒意直入骨髓,很快,大家的双脚双手都没什么知觉了。

  而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地下河道,除了越来越寒冷之外,并没有其他变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完。

  不安,正在队伍中逐渐蔓延。

  “走了有多远了?”何子鸿喘息着问道。

  “快十公里了。”Anne说道。

  “目前这里的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下二十摄氏度。”柳青跟在Anne身后,担忧地说道,“温度要是再这么降下去,我们照明用的电池会吃不消的。”

  “指南针已经在我手里转了一圈了。”杨拓这时候说道,“这说明这条地下河道的走势很怪异,居然是螺旋状的。”

  “螺旋下行的河道,第一圈周长十公里。”何子鸿感慨了一句,“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

  “老师,我知道您很累了,可您还不能休息。”杨拓提醒道,“这个温度下休息,很危险。”

  “我知道。”何子鸿说道,“没关系,继续往前走吧。”

  “如果温度再往下降,我建议不要往前走了。”原本负责断后的魏行山赶了上来,说道,“目前我们准备的保暖措施,不足以应付零下二十度以下的严寒。”

  魏行山这句话说完,行进的队伍出现了一小会儿的沉默。

  这十公里河道走下来,越来越严酷的环境,对每个人来这里的初衷,都是一番残酷的拷问。

  “下面应该会热的。”林朔说了一句。

  “为什么?”魏行山问道。

  “黑水龙王是条蛇。”林朔补充了一句,就懒得再解释了。

  “对啊。”何子鸿此时被提醒了,高声说道,“它是条蛇呀!”

  “你们能不能说明白点儿?”魏行山还没听明白。

  “蛇是变温动物。”Anne解释道,“体内没有自身调节体温的机制,只能从外界汲取热量。所以它的老巢,肯定是个很温暖的地方,否则它一旦爬进来,那就冻住了。”

  魏行山终于听明白了:“哦,原来是这个理儿。”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蛇对热源是很敏感的。”杨拓这时候也说道,“其实外兴安岭冬天这么寒冷,并不适合大型蛇类生存。这也是以前我和老师困惑的地方之一。唯一的解释,就是它能找到一个在冬天依然温暖地方。”

  众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柳青一直盯着手上的电子腕表,这时候说道:“温度果然上升了,目前是零下十五度。”

  “一会儿准备脱衣服吧。”林朔说了一句。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果然越走越暖和。

  四周的洞壁,原本挂着一层薄薄的冰霜,渐渐地,这些冰霜不见了。

  众人开始听到水滴声。

  似是被这声音提醒一般,众人身上原本紧闭着的毛孔,一下子张开了,汗水渗了出来。

  那身军大衣,穿不住了。

  虽然河道还没到头,不过大家因为低温悬着的心,已经彻底放下来了。

  温度已经上升到了三摄氏度。

  众人纷纷脱下防寒装备,扔在河道边上。这些东西其实挺笨重的,带着不方便,不如扔在这里,返程的时候再穿。

  林朔也把自己身上的军大衣围巾脱下来扔到一边,只有脸上的口罩他没有扔,而是折叠起来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脱了衣服,大家都觉得一阵轻松,索性不休息了,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众人已经在这条河道上走了二十公里路,前后总共五个小时。

  在进入这条地下河道十公里后,大家发现那种螺旋下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手电和头灯的光亮,已经能照到对面的岩壁了。

  休息了一阵子,大家再度出发。

  此时温度一直维持在五六度左右,虽然依然有些寒冷,但完全可以接受。

  “林先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奇怪。”何子鸿这时候问道,“还请指教啊。”

  “请讲。”

  “蛇类,是没有迁徙习性的。”何子鸿说道,“如果巴蛇,是因为受牧人的控制来到这里,那么钩蛇又是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巴蛇能受人控制,钩蛇自然也能。”林朔说道。

  “那林先生觉得,这条钩蛇,是受何人操控呢?”何子鸿又问道,“之前它忽然袭击我们营地,又是为了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朔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察觉到了。”

  “哦?是什么?”

  “当时Anne小姐跟我第一次见面,把那枚钩蛇鳞片放在我面前时,我就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局。”林朔缓缓说道,“那种感觉,跟六年前太像了。当时就是我母亲的一枚耳环,最终让我父亲下定决心去昆仑山。”

  “那您既然意识到了这点,为什么还会接这单买卖?”Anne问道。

  “既然做局,就要放饵。而对方放的这个饵,必须要让我无法拒绝,不然我不会咬钩。”林朔淡淡说道,“而且我不知道你们察觉到没有,对方对我们的动向很了解。队伍里刚刚出现钩蛇可能不在这里的论调,第二天钩蛇就来了。我们刚要展开行动,狙击手就开枪了。我们的每一步,都被对方算准了。这种情况,一直到龙王使者出手,才稍稍扭转过来,因为他们把重心转向了对付黑水龙王。”

  “林先生。”Anne听着这番话,下意识地警觉起来,“您的意思是我们这里,有他们的人?”

  “我之前也怀疑过,所以我对你们几个观察了一段时间,都没什么问题。这么一来的话,目前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林朔顿了顿,问道,“我们这里,有几部卫星电话?”

  “三部。”杨拓答道,“我,老师,Anne小姐。”

  “嗯。这其中,一路是通往中国高层的,两路是通往国际生物研究会高层。”林朔说道,“问题,就出在这两个高层。”

  杨拓语气郑重起来:“林先生,你要清楚你正在说什么。”

  “林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何子鸿也说道。

  “我当然清楚我在说什么,我希望你们也清楚我正在说什么。”林朔说道,“不过现在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卫星信号的穿透力很差,我们目前在地底下,卫星电话是打不通的。”

  何子鸿愣了一下,说道,“林先生,你既然有这个怀疑,应该早点告诉我们啊!”

  “早告诉你们,你们再去汇报?”林朔反问道,“你们能保证跟你们联系的人可靠吗?”

  “这……”

  “当然,可能是我太小心了。”林朔说道,“不过小心无大错。六年前,我和我父亲,就有过类似的教训。”

  说完这番话,林朔不再言语,静静地往前走。

  何子鸿和杨拓两人,一下子变得心事重重,脚步自然就慢了下来。

  Anne紧紧跟在林朔身后,心怀忐忑地问道:“林先生,既然这可能是一个针对你的局,那我,岂不是成了他们的帮凶?”

  “你可以这么理解。”林朔说道,“不过,对他们来说,这是针对我的一个局,但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找到当年真像的机会呢?所以你要是换一个角度去看的话,你也是这个机会的提供者。”

  Anne稍稍有些意外,她忽然发现,其实林朔还是有点儿情商的。

  “反正看结果吧。”林朔又说道,“如果我死在这里,那你就是帮凶,我死之前肯定会拖着你。如果我活着出去,还找到了昆仑山事件的线索,那我就记你一功。”

  Anne听着有些懵,她没吃透林朔说这番话的用意。

  死就一起死,活就念她的好。

  这好像……是一句情话?

  不对!

  Anne赶紧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诞的想法从自己脑中驱散。

  驱除这些念头,Anne也变得心事重重起来。

  出卖队伍情报的,到底是谁呢?

  中国方面,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们只关心失踪的中国籍公民。

  她听觉比常人敏锐,杨拓跟上级的汇报内容,她在远处其实早就听得七七八八。

  对于钩蛇和巴蛇,杨拓汇报得很少。而且他汇报言简意赅,不会把各种可能性罗列出来,只说目前已经确定的事情。

  如果是国际生物协会那边出了问题,那到底是哪位长老呢?

  何子鸿应该不是,他其实是个很纯粹的人,一心扑在生物学研究上。

  自己的导师,那更不可能,毕竟相处了二十多年,她对这个男人再了解不过。

  他太强大了,也太清高了。这种人,是不屑于玩阴谋诡计的。

  而且导师向自己推荐的人选时候,推举了章连海和林朔两个人。章连海六年前就死在了昆仑山,这证明他不清楚昆仑山的事情。

  一定是这样的。

  Anne一边想着心事,脚下越走越快。

  跟何子鸿和杨拓不同,这两人是努力跟上队伍的节奏,所以一旦心里有事,脚步会不自觉慢下来。而Anne,其实跟林朔一样,都在压着速度,防止别人跟不上,所以她一旦失神,反而走得更快了。

  慢慢地,她就走进了黑暗里。

  她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手电筒已经没电熄灭了。之前是因为有柳青的头灯在后面照着,她没怎么注意手电的电量。

  眼前一片漆黑,她下意识地回头看身后的情况。

  然后她只觉得眼前有道影子一晃,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

  “快躲开!”

  原来是林朔一个滑步过来,一脚扫在她的小腿上。

  Anne像一颗树似的,被林朔一下就扫倒了。

  这当然不是林朔忽然要揍Anne,而是要救她。

  这种一脚撂倒的方式,最快。

  “嗖”地一声,Anne听到有什么东西,就跟自己擦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