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五十章 心神大乱
  Anne侧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耳边“嗖”地一声响。

  只见一道白色带状的事物在擦过自己身体后,笔直地向人群掠去。

  这东西速度极快,从黑暗中射出来,令人措手不及!

  黑暗中亮起一道银芒,林朔匕首出鞘,将这道白色带状事物凌空斩断。

  与此同时,他一把拉住Anne的胳膊,将她甩向了人群方向。

  魏行山眼疾手快,刚举起来的枪赶紧放下,空出一双手来,打算接住被林朔扔过来的Anne。

  不料Anne左脚一蹬洞壁,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借力翻转,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这女子人在空中时,在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配枪,这一落地正好面冲林朔的方向。

  Anne的这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并没有引起大家的赞叹,因为顾不上。

  “什么东西?”魏行山大声问道。

  头灯和手电筒都照着林朔方向,众人只看到这个男人瘦削的背影,和他背后的那把巨弓。

  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你们别跟来。”林朔嘱咐了一句,身子一晃,就在大家的灯光中消失了。

  Anne刚才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现在她已经冷静了不少,冲后面做了个止步的手势:“我们在原地等。”

  众人惊魂未定,还没回过神来。

  在他们的视野里,带队的这一男一女,一个忽然大吼一声,在前面摆了一会儿pose,然后又消失了。

  另一个忽然摔倒,立马又出现在半空中,做了一套只能在奥运会体操项目上才能看到的动作,稳稳落地,然后让他们别动。

  什么情况?

  这群人中,魏行山和杨拓是最先回过神来的。

  魏行山举着手里的突击步枪,和Anne的手枪一起,瞄着林朔消失的方向,

  而杨拓则用手电筒往地上照去,终于看清了那半截被林朔砍下来的白色带状物体。

  那是由一条条小指粗的白色半透明丝线,很多条拧在一起,形成了这么个东西。

  杨拓不敢大意,从背包里取出一副硅胶手套,慢慢蹲下身来。

  他先触碰了一下这些丝线,试了试这东西的腐蚀性,确保没问题后,才拎起了其中一根。

  杨拓感到这跟丝线很滑手,周围有一层薄薄的粘液。

  “这好像是……蛛丝?”何子鸿凑到近处看了看,有些吃不准。

  “不会吧?”柳青说道,“蛛丝哪有这么粗的?”

  “是啊。”另一个雇佣兵也说道,“有小指这么粗呢。”

  杨拓又从包里取出放大镜,仔细地看了看这跟丝线的内部结构,然后点点头:“不会错,是蛛丝。”

  “那这个蜘蛛该有多大啊!”柳青全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竖起来了。

  “Anne小姐,老林就这么冲过去了,连个灯都没有。不会出事吧?”魏行山问道。

  Anne没有回答。

  “如果他会出事。”杨拓这时候站了起来,摘下了手上的手套,扶了扶眼镜,“我们去也是白白送死。”

  魏行山看了杨拓一眼,叹了口气:“理是这个理,但话不能这么说啊。”

  Anne被魏行山说得一阵心神不宁,她收起了手枪,俯下身去,耳朵紧紧贴着地面。

  这条河道洞穴周围,都是岩石,正是Anne施展“听山”的好环境。

  刚才她端着枪,看上去一副严肃冷静的样子,其实心里乱得很,连自己的绝技都没想起来。

  Anne按下心事,静静地聆听着大地的声音。

  出人意料地,在此处的大地中,她并没有听到什么惊心动魄的大动静。

  她只是听到一个男人的脚步声,正在不紧不慢地往这边走来。

  这种脚步声,Anne这些天已经很熟悉了。

  听到这种声音,她心里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安全感。

  在深夜的帐篷里,她躺在睡袋里睡不着的时候,就把耳朵贴着地面听。

  有时候林朔的帐篷里,就会传来这种脚步声。

  确认林朔已经在往回走了,而且这个家伙不紧不慢的步子,透着一股子气定神闲的味道,这让Anne彻底放了心。

  她站了起来,略显慌乱地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灰尘。

  站在身后的柳青,看到Anne这个动作,大家都是女人,心里就明白了。

  于是柳青问道:“他回来了?”

  Anne抹脸的动作一僵,不动声色地放下手:“嗯。”

  果然林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灯光里,他没有走过来,而是招了招手:“过来吧,没事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Anne快走了几步,跟上了林朔,问道:“是不是一只大蜘蛛?”

  “不是。”林朔摇了摇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啊?”Anne有些吃惊。

  何子鸿和杨拓这两个生物学家的判断,居然会出错?

  走着走着,Anne慢慢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

  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腐烂,说臭不至于,就是觉得不好闻。

  “你们看!”魏行山一个手电打过去。

  众人顺着这束光看过去,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要不是心里早有预期,他们都快惊呼出声了。

  前方河道的洞壁边上,正瘫着一只硕大的蜘蛛,就跟一张大圆桌似的。黑乎乎的一大坨,全身长满了毛茸茸的尖刺。

  不过它的脑袋,已经被林朔捣烂了。

  “啊~~”柳青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咔!”“咔!”“咔!”

  所有雇佣兵都把枪举了起来。

  “什么情况?!”魏行山吼道。

  “它它它它它……”柳青“嗖”地一声拔出了自己腰间的手枪,“它刚才动了一下!”

  “没事。”杨拓平静地说道,“它已经死了,刚才动那一下是神经反射。”

  “吓死我了。”柳青放下枪。

  “你吓死我了。”魏行山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柳青,你好歹是狙击大队出来的,别这么一惊一乍的。”

  “哦。”柳青低头应了一声。

  “魏队!你快看!”魏行山身边,另一个雇佣兵高声喊了一句。

  魏行山整个人被吓得轻轻一蹦,回身就是一巴掌呼在了那个兵的脑袋上:“老子都他娘说了!别一惊一乍的!”

  “那儿……”那个兵缩着脖子,用手电筒照着前面,“那儿还有一只。”

  大家顺着这道光看过去,果然,距离第一只蜘蛛后不到十米,还瘫着一只更大的。

  那个头,足有一人高了,摊在那里,把整个河道都堵了一大半。

  众人路过这只大家伙的时候,紧紧贴着另一侧的墙,低头闭眼,都不敢用手电或者头灯去照那东西。

  太渗人了,要是看上一眼,晚上肯定做噩梦。

  只有何子鸿和杨拓是两个异类,他们蹲在那边研究了一会儿,还采集了一些组织样本。

  从这只巨型蜘蛛身边走出来的时候,何子鸿脸上还挂着笑容,嘴里直念叨:“没白来,没白来啊。”

  “老师,我有一种预感。”杨拓说道,“像这样的奇异物种,我们接下来还会看到不少。”

  “是啊。”何子鸿感慨道,“任何一个物种,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你看这里有热源,有氧气,也有水分,我想,我们很可能会发现一整套全新的生态系统。”

  两个学者在后面开始兴高采烈起来,而走在队伍最前列的Anne,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林朔会否认自己之前的猜测。

  确实,不是一只蜘蛛。

  是很多只。

  在路过那只大蜘蛛以后,前前后后众人路过了有十多只蜘蛛死尸。

  最大的就是刚才那只一人高的,最小的,也有茶几那么大。

  Anne数了数,总共十四只大蜘蛛。

  而就在自己一愣神的功夫,林朔就冲上去全解决了。

  等自己趴地上听动静的时候,他早就搞定了这一切,已经在往回走了。

  他身后的追爷,显然没有动用,就连箭支都好好地插在箭袋里。

  他只是用了一把匕首,在近乎绝对黑暗的陌生环境里,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击杀了这十四只大蜘蛛。

  然后他跟没事人一样走回来了。

  此刻走在Anne身边的林朔,一点都不亢奋,呼吸很平缓,Anne甚至都能猜到他脸上的表情。

  直到这时候,Anne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猎人”。

  在猎物面前,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杀戮机器。

  “你刚才的表现,不及格。”林朔忽然开口了。

  “啊?”Anne愣了一下。

  “危险已经贴在你鼻子上了,你还毫无察觉。”林朔说道。

  “我……”Anne微微低下头,“我刚才走神了。”

  “一个猎人,身手好不好尚在其次,守住心神是最紧要的。”林朔说道,“这样,你至少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记下了。多谢林先生教诲。”Anne被说得心里一凛,轻声说道。

  随后Anne念头一动,说道:“是不是您早就察觉到了前面的危险,然后故意说卫星电话的事情来扰乱我的心神,想考验一下我?”

  “我考验你干什么,吃饱了撑着?”林朔翻了翻白眼,“刚才太冷了,我鼻子都冻僵了,恢复需要些时间。算你运气好,被蛛丝袭击的前一刻,我嗅觉恢复了。”

  “哦。”Anne低下头去,叹了口气,“这么说,卫星电话泄密的事情,是真的了?”

  “自然是真的。”林朔缓缓说道,“你刚才走神,是不是因为你心里怀疑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相信?”

  “没有。”Anne快速摇了摇头,“林先生你放心,我不会再走神了。”

  “最好是这样。”林朔点了点头,“前面,还有更麻烦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