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五十三章 生死之间
  与林朔他们不同,何子鸿这天上午起得很晚。

  在昨天那番谈话之后,这位国际生物研究会首席科学家,其实已经从钩蛇项目的主导,变成了一位顾问。

  今后主导这个项目的,是他的学生杨拓。

  杨拓今年三十三岁,这个年纪在科学领域,是非常年轻的。

  何子鸿是他在美国留学期间的导师。对于这个年轻人的才华,何子鸿最为了解,早早就把他带进了国际生物研究会。

  杨拓在三十岁的时候决定回国,何子鸿体谅他为国效力的意愿,忍痛放行。

  结果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杨拓在国内主导的某个基因项目,已经大获成功,在与医学上应用前景极广,他本人也即将成为中国科学院史上最年轻的院士。

  这样的人才,对于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而言,称得上四个字的评语:

  国士无双。

  何子鸿心里很清楚,如果让杨拓来主导钩蛇项目,能力上绝对没有问题。这个得意门生的学术水平,其实已经隐隐超过了自己。而这个项目,实际上是从国际生物研究会独立开发,变成了和中国联合开发。

  国际生物研究会作为一个国际组织,在资金上一直捉襟见肘、仰人鼻息,而目前中国的国力蒸蒸日上,何子鸿认为自己的这个选择,还是很明智的。

  而何子鸿本人的研究重点,将从钩蛇项目,转为目前这个地底超大洞穴的整个生态系统。

  这个项目应用前景不明,而且研究工作更为繁琐,以何子鸿的年纪,除了一开始的轰动效果外,有生之年未必有会什么显著的成就。

  但何子鸿这一辈子做科研,从来就不是冲结果去的。

  他更享受发现的乐趣。

  这天早上,在林朔他们出发以后,何子鸿这才起床。

  昨晚三十公里的徒步,让这个老人的体力大为透支。

  之前在欧洲他有失眠的毛病,结果昨晚这一觉睡得非常瓷实,一睁眼,发现杨拓他们已经走了。

  杨拓走之前,替何子鸿支好了一张便携式工作台,就放在洞口。

  工作台上的各种小仪器,都摆放在何子鸿顺手的位置,上面还留了一封信。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何子鸿连忙拆开了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

  信上只有一句话:

  “若我不能生还,请老师替我将林先生调查的结果,呈报中国方面。”

  何子鸿看完了信,心里不免一阵难受。

  “你这孩子,是既聪明,又傻啊!”何子鸿红着眼眶感叹了一句,心里头百感交集。

  他知道杨拓此行并不是为了钩蛇。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科学家,为了确定那七十三个失踪中国公民的下落,居然会如此不顾惜自己的生命。

  这让何子鸿既惋惜,又隐隐有些钦佩。

  “何教授,您快看!”

  就在这个时候,何子鸿听到柳青的呼喊声。

  何子鸿一扭头,发现柳青正指着洞外的山体,脸色非常难看。

  他连忙转向洞外的山体,脸色刹那间也白了。

  这座山体,被高大的蕨类植物覆盖着,但这种覆盖的效果,不如地面上的外兴安岭。

  外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从上面看过去就是一片林海,森林里面的情况,那是看不见的。

  这里的蕨类植物,分部要稀疏一些,所以能依稀看到林子里的情况。

  这时候,林朔和Anne两个人,已经远在前方,看不到了。

  而杨拓和魏行山两人,则刚刚渡河,进入蕨类丛林不过两三百米。

  这两个人,目前的水平位置,正好跟何子鸿所在洞口的高度差不多,平视就能看到。

  目前这两人,正在疯狂地往回跑!

  而就在他们周围,一大片绿色的物体,正在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向他们靠拢!

  这些东西被蕨类植物遮挡,距离也远,何子鸿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它们的数量极为惊人,就像潮水一样,向魏行山和杨拓涌去。

  何子鸿一看到这个场景,心中一下子万念俱灰。

  完了!

  “火力支援!”只听柳青一声娇喝。

  其他十二个雇佣兵“唰”地一声就举起了枪。

  “为魏队清路!”柳青马上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哒哒哒哒哒!”

  十二杆突击步枪都切换成了连发模式,枪*出火舌。

  这时候魏行山和杨拓两人,正在从山上往河边跑。

  那绿色的“潮水”,是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包围过来的。

  显然这东西怕水,没有进入河内,而是贴着蕨类森林的边缘,从两边同时切断了魏行山和杨拓的退路。

  但相比其他地方漫山遍野的数量,在魏行山和杨拓撤退路线上,这东西的包围圈厚度相对薄弱。

  所以柳青这道清路的命令,思路非常清晰。

  在枪口火焰的不断喷吐中,蕨类森林边缘不断爆出绿色的汁液。

  ……

  魏行山这辈子,就没跑这么快过!

  当他在步话机里听到Anne的呼喊,他没有半秒钟的犹豫,二话不说一把拎起杨拓扛在肩膀上,撒腿就往回跑!

  林朔和Anne两人能不能活,他现在顾不上。

  但身边这个杨拓,他昨晚在何子鸿面前拍过胸脯,绝对不能死!

  在扛着杨拓进行了两百米左右的无氧冲刺之后,魏行山的身体负荷已经到达了极限。

  几乎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用剧烈的酸痛向他报警。

  肩膀上的这个学者虽然远比魏行山瘦弱,但也是一个一百二十多斤的男人。

  好在他现在是在下山,冲刺之后的惯性已经形成,他只要注意脚下的每一步的落点,速度依然可以保持。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面对着什么,但能让Anne用那种声嘶力竭的嗓音喊话,这次麻烦绝对不小!

  很快,他听到了对面的枪响。

  他看到洞口内,自己的战友们正在疯狂射击。

  子弹的落点,就在自己的前方。

  魏行山很快就意识到,这是战友们正在为自己清路。

  他边跑边扭头,终于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无数只翠绿色的巨型蚂蚁!

  每只蚂蚁的高度,都在半米左右,就像一辆辆小坦克一样!

  它们穿行在蕨类丛林之间,移动速度飞快,其中一只跑得最快的,距离魏行山不过五米。

  然后这只蚂蚁背后的翅膀忽然张开,冲魏行山扑了过来!

  魏行山一只手扶着杨拓的背免得他掉下来,只剩一只左手举起突击步枪,给了那蚂蚁一梭子!

  绿色的汁液爆开,那只巨型蚂蚁还没落地就已经死了。

  不过仓促间单手发射突击步枪,后坐力让魏行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踉踉跄跄调整了一下脚步,总算稳住了身形,扭头一看,另一只巨型蚂蚁正在半空中,几乎要跟自己脸贴脸了!

  魏行山全身血都凉了!

  “呯!”地一声枪响,那只蚂蚁被一枪爆掉了脑袋。

  杨拓趴在魏行山肩上,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手枪,另一只手捏住了持枪手的腕子。

  杨拓这一枪自救,可以说是又快又狠,可他到底是学者出身,强悍的心理素质并不能弥补手法上的生疏。

  刚才他面朝下被魏行山扛着,仓促间开枪姿势不正,这一枪下去,他的手腕已经扭伤了。

  “牛逼!”

  魏行山夸了一句,一边说一边把杨拓卸下来,然后双手拽住了他的脚腕,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往前奋力一抛,喊了一句:“走你!”

  杨拓只觉得大脑一片晕眩,等他再醒过神来,已经落入了水中。

  原来,魏行山已经跑到了河边。

  随后杨拓看到魏行山自己也来了一个鱼跃式入水,一个猛子扎下去,再露头已经到达了自己身边。

  魏行山一把抓住杨拓的后领子,扑腾两下,很快就爬上了岸。

  他听到背后传来“嗡嗡嗡”的声音,就意识到这条河困不住那些家伙。

  因为刚才他看到了,这种巨型蚂蚁至少能进行短距离飞行。

  仅仅是过河,还不足以保障安全!

  可刚才这一系列的动作,已经让他全身脱力,想再扛起杨拓跑,那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要命的关头,对面战友们的枪声,开始变得稀稀拉拉。

  此行雇佣兵小队并没有配备机关枪,手里的突击步枪尽管火力够猛,可每个弹匣的子弹容量也就三十发。

  魏行山这时候就眼珠子都红了。他奋力推了一把刚刚站稳的杨拓,吼了一声:“跑!!!”

  随后他扭过头来,端起了挎在身上的突击步枪。

  眼前的景象,让他的瞳孔急速放大,体内的肾上腺素激增!

  河上,几十只巨型蚂蚁闪动着翅膀,嗡嗡地飞着。

  最近的那只,跟自己的距离不足三米!

  太多了!

  这已经没法瞄了!

  打死一个是一个吧!

  魏行山刚要扣动步枪扳机,却听到背后枪声再次猛烈起来。

  而在他面前,那一团团绿色汁液爆开!

  身后洞口的战友们,在短暂的换弹动作之后,火力又续上了!

  魏行山不蠢,马上掉头就跑!

  那个洞口,距离此处还有一百多米。

  这一百米,就是生和死的距离。

  魏行山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他忘了自己是怎么跑到洞口下方,然后又背着杨拓爬上那段峭壁的。

  这些动作,都是在下意识间完成的,是之前在队伍里千锤百炼出来的肌肉记忆。

  爬进洞口后,他把杨拓放下,然后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一阵阵发黑。

  身边的杨拓坐起身子,眼神中透着感激之色,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身边的战友们,依然在疯狂地射击着,不少人嘴里发着怒吼。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地指挥,魏行山马上意识到了问题。

  虽然自己和杨拓是暂时脱险了,可这样下去,以此行队伍携带的弹药量,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得找东西把洞口堵上才行!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么做不妥。

  因为,林朔和Anne还在外面。

  一旦堵上了洞口,他们俩就没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