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五十五章 蚂蚁尸山
  指挥雇佣兵搬开洞口的大石头,魏行山一脸惊喜:

  “老林,Anne小姐,你们没事啊!”

  “一些蚂蚁而已,能有什么事儿?”林朔一脸无所谓,把手上的长枪拆成两支箭矢,插回背后的箭袋内,“可Anne不放心你们,所以回来看看。”

  “你们没事就好。”Anne看了看洞内,松了一口气,“没有伤亡吧?”

  “人倒是没事,就是差点没吓死,这漫山遍野的。”魏行山苦笑道,“哎对了,你们是怎么对付它们的?我们子弹都打光了,*要晚一秒爆,我们就完了。”

  “子弹打光了也好,这下你们能老实点儿,不会再乱跑。”林朔点点头,“行了,管好你们自己,不行就再把洞口封上,我们走了。”

  “哎,等等。”魏行山说道,“老林,Anne小姐,你们还是带上我吧。”

  “你不是没子弹了吗?”林朔反问的,“那带着你还有什么用?”

  “你可真现实。”魏行山白了林朔一眼,“我这儿还有一百多发呢。”

  “子弹全被你带着,那这儿怎么办?”林朔问道。

  “回去运啊!”魏行山说道,“来回也就六十公里。来的时候让他们弄辆车开进来,这样我们回去还方便呢。”

  “倒是可以。”林朔点点头。

  “林先生,也请带上我。”杨拓这时候也说道。

  Anne微微蹙眉,说道:“杨博士,外面的情况你也见识过了。那些绿色的蚂蚁,还只是这里的冰山一角。继续深入的话,之后的我们遇到的情况,可能会更加危险。”

  “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跟着你们去。”杨拓说道,“既然我老师目前的科研方向已经转到了这里的生态系统。而目前的情况,他无疑是不适合出去采集样本的。弟子服其劳。我这个当学生的,就应该替老师去完成取样的工作。”

  “不用不用。”何子鸿连忙摆了摆手。

  “这只是其一。”杨拓看了自己的老师一眼,随后说道,“另外,我跟中国方面保证过,我要亲眼确认那七十三个中国公民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难道杨博士不信任我们吗?”Anne说道。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杨拓摇了摇头,“中国方面委托的不是你们,是我。既然是国家委托,那我就必须亲自完成。”

  Anne闻言,心里一阵犹豫,看向了林朔。

  林朔则看着这个年轻学者,问道:“只要看到就行了是吧?”

  “对。”杨拓点点头。

  “那好,我会尽量让你看到。”林朔沉声说道,“但是我让你撤的时候,你必须撤。”

  “可以。”

  “走吧。”

  ……

  ……

  ……

  被绿色巨型蚂蚁这么一折腾,这天上午,众人的行程就算是被耽搁了。

  不过能捡回一条命,魏行山已经觉得很幸运了。

  此行四人,其他三人各有目标,唯独魏行山,其实是没什么具体目标的。

  他的任务,原本是保护Anne的安全。

  一想起这个,魏行山就觉得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这个指令,其实挺操蛋的。

  Anne和自己,就从进山之后的表现来看,谁保护谁啊?

  后来魏行山明白过来了,原来自己这群雇佣兵真正的任务,是保护何子鸿和杨拓。

  眼下何子鸿还是比较识相的,待在洞里不添乱了。

  唯独还剩下目前跟在自己身边的杨拓。

  这个学者,虽然是读书人,比一般人还是强不少的。

  体力不错,赶路不拖后腿。

  而且心理素质极为过硬,刚才他趴在自己背上的那一枪,算是把自己和他两人全救了。

  不过眼下嘛,这小子摔断的腿还没好利索,手腕又扭了。

  这时候的杨拓,走在魏行山身边,正在练习用左手掏枪,不过显然并不熟练,枪掉地上好几次。

  魏行山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点道,“杨博士,左手不是你的惯用手,灵活度和力量都不够,一时三刻是练不出来的。

  你还是用右手掏枪,然后左手扶着右手手腕,这样就算每开一枪右手手腕会疼,可那时候你精神高度紧张,是察觉不到的。

  而且你手枪里只有九发子弹,打完就完事儿了,伤势恶化不到哪里去。”

  “有道理。”杨拓点点头,把手枪又别了回去。

  “奇怪了。”魏行山终于察觉到了不对,“这儿怎么一具蚂蚁尸体都没有?”

  此时,四人刚刚进入蕨类丛林不久,照理说,应该会有被雇佣兵用枪打死的蚂蚁尸体。

  “正常。”杨拓说道,“那些绿色蚂蚁是出来觅食的。同伴的尸体,也是食物。它们撤退的时候,自然就搬回去了。”

  魏行山点点头,随后又想起什么来:“哎对了,老林,那些蚂蚁你是怎么对付的?”

  “那么多蚂蚁,个儿还那么大,我们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林朔一边在前面走,一边说道,“我们俩跳进了河里,在水底下憋气,这才躲过一劫。”

  Anne在林朔身边走着,听到这句话愣了一愣,然后她明白过来了,开始憋笑。

  “啊?”魏行山都听愣了,“不会吧,你堂堂一个猎门魁首,居然会用这么窝囊的办法?”

  “再窝囊也比送命强啊。”林朔一本正经地说道。

  “倒也是。”魏行山听完了林朔的解释,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没说出来,而是随声附和了一句。

  结果他抬头一看,大声喝道,“你等会儿!”

  “干嘛?”林朔头也不回,继续跟Anne一起往前走。

  “你们俩是跳进河里憋气,这才躲过去的?”魏行山停住了脚步,目光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嘴里问道。

  “是呀。”Anne应了一声。

  魏行山指着前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你们给我解释解释,前面这座绿油油的尸山是怎么回事?”

  就在四人前方不远,有一座二十米高的蚂蚁尸山。

  走在这片丛林中,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

  那其实是一座环形山,中间是空的。

  不过魏行山这个角度看不到,他只觉得这是一座平顶山。

  那上面都是翠绿翠绿的巨型蚂蚁尸体,只是远远看着,魏行山都觉得一阵阵犯恶心。

  “我还以为你瞎呢。”林朔淡淡说了一句,在前面一拐弯,绕过了这座尸山。

  Anne再也忍不住,终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魏行山仰着脖子看着前面的这座尸山,整个人都魔障了。

  他实在想不通,在这短短一个小时不到,林朔和Anne两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这么高的尸山,到底有多少只蚂蚁被他们干掉了?

  几千只,还是几万只?

  杨拓也仰头看着,扶了扶眼镜问道:“林先生,我能过去看看吗?”

  “不能。”林朔摇了摇头。

  “杨博士,你们快跟上来吧。那边还有不少蚂蚁,正在忙着搬同伴尸体。”Anne解释道。

  “哦,好的。”杨拓应了一声,迈步跟上了林朔和Anne。

  路过魏行山身边的时候,这个学者轻轻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提醒道:“走了。”

  魏行山这才醒过神来,晃了晃脑袋,赶紧跟了上去。

  “老林,那么多蚂蚁。”魏行山快跑几步,赶到林朔身边,问道,“你是一枪枪扎死的?”

  “差不多。”林朔看了Anne一眼,“只不过这些蚂蚁到我枪口的时候,已经死透的了。”

  “不会吧!”魏行山眼睛又瞪圆了,“难道你会小说里的罡气,就是那种激光似的,咻咻咻发射?”

  “老魏啊。”林朔叹了一口气,“你念过书吧?”

  “念过啊?初中毕业。”

  “你都初中毕业了,还相信咻咻咻?”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你受得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国家培养你容易吗?唯物主义知道吗?科学懂吗?”

  “老林,你这过分了啊!”魏行山恼了,“我这不是……崇拜你嘛!”

  林朔一脸嫌弃把魏行山凑到自己面前的脸轻轻推开:“离我远点!”

  “Anne小姐,这到底怎么回事?”魏行山扭头看向Anne。

  “林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咯。”Anne耸了耸肩膀。

  “老林,你好好说,你怎么办到的?”

  “怎么,你想学啊?”

  “如果你肯教,我当然愿意啊!”

  “来,叫妈。”林朔指了指身边的Anne。

  “啊?”魏行山和Anne两人同时吓了一跳。

  “这是人家家传的秘术,你既然想学,不得认她当娘吗?”林朔说道。

  “那……那还是算了。”魏行山挠了挠后脑勺,“我比她还大五岁呢。”

  “那你还打听吗?”林朔问道。

  “不打听了。”魏行山不是个蠢人,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

  绕了半天,原来这是Anne的家传秘术,林朔自然不能替她透露出去。

  林朔心里清楚,“画牢”这门绝技,是名副其实的秘术,对付蚂蚁没事,但要对付人,一定要出其不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门里人的压箱底绝活,除非至亲或者生死之交,一般是秘不示人的。

  Anne刚才能把那副眼镜递给林朔,就是对林朔最大的信任。

  魏行山这个人,人品当然不错,不过这个雇佣兵头子万一多喝了几杯,用这些向别人吹牛,那是有可能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到时候说者无心,听者就有意了。

  不说给他听,免得麻烦。

  ……

  四人在这片蕨类丛林里走着。

  大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翻过了那座山头。

  眼前的景象,让四人都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