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五十八章 巨虫森林
  这只螃蟹,不仅体型巨大,而且无比肥美。

  等林朔扛着熟蟹回来,跟掀门板似的,把蟹盖子一掀开……

  那种熟悉的大闸蟹味道,直接给四人来了个香味浴。

  沐浴在这种熟悉而又浓烈香味里,大家又放心了一些。

  这东西不仅外表像放大了几十倍的大闸蟹,闻起来也像。

  尤其是林朔,一鼻子下去,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能吃。

  魏行山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喊道:“你们都别动!我先试试!”

  这个巨汉说完,拔出腰间的匕首,弯腰挑出一小块蟹黄。

  “老林,我要是有个不测,回头你记得把我那几个兵带回去。”魏行山扭过头来,跟林朔嘱咐道。

  看着魏行山郑重其事的表情,林朔心里很无奈:“老魏,你戏可真多。”

  “小心无大错,这可是你说过的。”魏行山一边嘴里念叨着,然后眼睛一闭,把这口蟹黄送进了嘴里。

  不出一秒钟,魏行山双眼一下子睁得滚圆。

  “怎么样?”旁边的杨拓问了一句。

  魏行山“咕咚”一声把嘴里的蟹黄咽下去,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神情颇有些遗憾:“可惜啊!”

  “可惜什么?”Anne问道。

  “要是能配上姜丝陈醋,那就更绝了。”魏行山说完这句,把匕首往自己腰间一插,直接用手又挖了一块拳头大的蟹黄出来。

  刚蒸熟的蟹黄,现在表面有些冷却了,里面可还烫着呢。

  魏行山这一手挖得有些深,烫得他赶紧用双手飞快地抛接着,嘴里说道:“我再试试啊!你们别动。”

  林朔实在忍不了,抬起一脚踢在了魏行山屁股上,把这个巨汉踹出去三米远。

  “开吃。”林朔一声令下,一弯腰撅下一只蟹腿来。

  按正常人的饭量,这只跟人大腿一样粗的蟹腿,能吃上三天。

  可对林朔来说,这不叫事儿。

  ……

  这只巨型大闸蟹,两百来斤重,可食用的部分,超过一百斤。

  林朔一个人干掉一半,其他三人分着吃,吃得那叫一个肚皮滚圆。

  再美味的东西,一旦吃到撑,也就那么回事儿。

  实在是干不动了,四人发现蟹肉还剩下四十来斤。

  魏行山摸着肚皮躺在河滩上,觉得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碰螃蟹了。

  这天晚上,风平浪静。

  有Anne的“画牢”在,林朔还是很放心的,抽空睡了两个小时。

  第二天魏行山醒过来,发现自己一嘴燎泡。

  这汉子脸都吓白了,以为自己中了毒,赶紧向杨拓这个生物学家求医问药。

  杨拓一脸淡定地从自己包里取了一个塑料小瓶,递给魏行山:“你这是蛋白质摄入过多,吃点维生素,多喝水就好了。”

  “那他怎么没事儿啊?”魏行山指了指林朔。

  “各人体质不同。”杨拓解释道。

  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凌晨三点钟,众人就休息得差不多了。

  Anne撤掉了“画牢”,大家继续赶路。

  这片地下洞穴之大,远远超出了众人的预计,他们面前的这座山,比起河对岸那座更加巍峨。

  说是山,其实并不确切。因为这座山跟之前一样,山顶跟洞顶是连着的,依然是一个巨大的沙漏形状。

  这座山于是也就没有山顶,众人攀爬的路线,是从半山腰绕过去的。

  在路过那片奇诡壮丽的湖泊后,在这座山里行走,不断地往上攀爬,洞顶就越来越近,一种压抑感逐渐袭来,有天塌下来的感觉。

  同时随着远离那口岩浆池,光线也越来越暗。

  神奇的是,随着光线越来越暗,这片蕨类森林却开始越来越热闹。

  到处都是昆虫振动翅膀的嗡嗡声,周边的地面上,还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

  魏行山已经打开了头灯,手上那把俄罗斯军方制式的步枪,也一直抬着,东瞄西瞄的。

  Anne手上的手套,自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摘过,手里拿着手电筒。

  林朔手里也攥着一支箭矢,随时准备出手。

  唯有杨拓,手上没拿武器,举着那只相机,时不时亮起闪光灯,响起快门的“咔嚓”声。

  到了这个时候,林朔放在嗅觉上的注意力,反而不多了。

  这里的气味,比起湖对岸又复杂了好几倍,之前他积累的味觉数据库,跟这里的一对比,那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够用。

  新的物种太多了。

  而且跟湖对岸那种相对静止的气味散发不同,这里的气味,大多是活动的,忽近忽远。

  林朔觉得,要是自己这时候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辨别记忆这些气味上,那肯定会走神。

  到时候身边来那么一下子,队伍里就会死人。

  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此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三种味道。

  小八、钩蛇、巴蛇。

  一旦这三种气味出现,他要确保自己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其他气味,那就不管了。

  Anne在这种环境下,也放弃了“听山”。

  这里太吵了,光是这么站着,Anne都觉得耳朵里已经灌满了。

  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东西攻击他们。

  之前在湖那边的那片森林,很安静,也看不到什么动物,这让众人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而现在,周围热热闹闹的,虽然依然紧张,但大家都有了一种丛林的熟悉感。

  这里能看到的动物,几乎都是昆虫。

  有些认识,比如蜈蚣、马陆、蚂蟥、蟋蟀等,还有些不认识,大多是些奇形怪状的甲虫。

  这些虫子,除了个头比其他地方大一些,其他倒也还好。

  在见识过巨型蜘蛛、蚂蚁群和那只大闸蟹之后,大家对这里动物的尺寸,已经有了心理预期。

  而且这支队伍,也都不是普通人。

  就这么走了两个多小时,四人终于感觉到已经翻过了山脊,开始走下坡路了。

  一旦翻过山脊,周围就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

  “Anne小姐,你把手电关了吧。”魏行山提醒道,“前面还不知道有多远呢,我们要节省电量,暂时用我的头灯先顶着。”

  Anne觉得魏行山说得有道理,于是就关掉了手里的手电筒。

  这时候,魏行山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光源,走在最前面。

  Anne紧紧跟着魏行山,杨拓跟在Anne身后,林朔在小队最末尾。

  这个队形保持了半小时钟头,魏行山下意识地头一偏,头灯照到了一片大叶子。

  这种青色的大叶子,在这片蕨类森林中比比皆是,它们从树上一片片垂下来,一米多宽两米多高,似是一道又一道的青布帘子。

  这种叶子面积很大,会让人感觉背后藏着什么东西。

  刚开始登山时候,魏行山好几次用枪口挑开叶子,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

  结果除了偶尔有一两只大虫子,没什么发现。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在魏行山的潜意识中,这种叶子,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不过这时候既然看到了,魏行山还是端起枪,用枪口戳了一下这片叶子。

  “小心!”林朔忽然大吼一声。

  魏行山浑身一个激灵,脚下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林朔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左肩。

  魏行山只觉得左肩上一股根本无法抗衡的力量传来,整个身子一下就被板得侧过去。

  这一侧身,魏行山的命保住了。

  一道刀芒,就贴着魏行山的鼻子,从上往下,“唰”地一声。

  魏行山只觉得眼前一花,手里一轻!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手里的步枪,只剩下了半支。

  这支步枪的前半部分,居然就这么没了!

  然后魏行山耳边只听得“噗”地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被捣碎了。

  头再扭过去,头灯光线一照,魏行山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就觉得后脊梁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腿都软了。

  林朔此时就在他身边,他赶紧用手搭住了林朔的肩膀,免得自己站不稳。

  就在林朔的脚下,倒着一只巨大的螳螂,脑袋已经碎了。

  而自己刚才看到的那片大叶子,其实这只螳螂的两只巨大的刀型前肢,并在一起,形成的一种拟态伪装。

  这种螳螂的前肢拟态近乎完美,跟那种大青叶子一模一样,而且前肢尺寸巨大,它的整个身子全隐藏在前肢后头,肉眼根本无法察觉。

  魏行山用枪口一戳,好家伙一刀就下来了!

  魏行山手里端着的可不是玩具枪,那可是俄罗斯军工出品,枪管是特质钢材,结果被这只大螳螂一刀两段。

  这种螳螂的前肢刀口之锋利,出刀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要不是林朔比它更横,魏行山这时候早就死透了。

  “没事吧?”身后,杨拓问了一句。

  “没事。”魏行山心有余悸地应了一声,对林朔说道,“老林,我欠你两条命了。”

  林朔没有回应,他慢慢蹲下身子,用手指抹了一下这只大螳螂的头部,然后把手放到鼻子前嗅了嗅。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嗅完之后,林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林先生,怎么了?”Anne问道。

  “这东西,这里到处都是。”林朔在地上揪了一把苔藓,一边擦着手指,一边站起身来。

  “什么?”魏行山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种东西这里到处都是?”

  “不下五十只。”林朔抽动了一下鼻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