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六十六章 断头的菜刀
  西北方向有人,魏行山觉得不能就这么直接过去。

  万一有枪架着,那自己这四个人就是飞蛾扑火。

  这个军营铁汉正经起来,提议先上城墙看看再说。

  这里就在瓮城附近,瓮城边上有楼梯,能沿着楼梯上到城墙上方。

  来到这二十来米高的城墙上,魏行山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件装备。

  红外线望远镜。

  这东西这趟所有人就只带了一个,而且目前技术还不成熟,特别耗电,所以在森林里的时候魏行山没拿出来。

  在红外线望远镜的视野里,这片地下古城的神秘面纱,总算被揭开了一部分。

  魏行山发现,这里是大城套小城的结构,离这儿一公里左右,还有一圈城墙,里面应该是内城。

  而在那座内城里面,正中心的位置,有一片明显高于其他地方的建筑群,巍峨耸立,都快碰着石洞穹顶了。

  跟那片建筑群相比,如今四人脚下的这些建筑,就显得格外寒碜。

  西北方向五百米,是一排排的低矮建筑,从这儿看过去,也看不到什么。

  不过有一点魏行山是确定的。

  就算哪那里有人,也应该在屋里,没枪架在房顶上。

  这让魏行山放心了些,下来跟林朔说了大致的情况,认为可以过去看看。

  顺着街道快步走,这让有阵子没走过平路的魏行山觉得很舒服。

  这里的街道规划很不错,横平竖直,挺宽敞。

  五百米的距离,很快就过去了,众人来到一排建筑前。

  这排建筑,看样子是一排民居。

  不过魏行山不认为这里能长期住人,这里虽然很温暖,但人不能不见太阳,否则非生病不可。

  这里,估计是当初建造城池的时候,工人们临时居住的地方。

  建筑很低矮,跟窝棚差不多。

  林朔在一扇木门前停下了脚步,紧跟在林朔身后的魏行山赶紧做了个止步的手势。

  随后这汉子拍了拍林朔的肩膀,用嘴型比出“我来”两个字。

  林朔没反对,护着Anne和杨拓两人退开几步。

  Anne和杨拓手里的手电筒,笔直地照着这扇木门。

  魏行山熄灭了头灯,从大腿外侧拔出匕首,然后轻轻一抛,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匕首尖端。

  然后他背靠门边的墙壁,另一手慢慢伸出去,轻轻推了一下木门。

  “吱呀!”

  木门缓缓开了。

  “不要过来!!!”

  门里,响起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惊呼声。

  魏行山快速地往里一探头,然后马上缩了回来。

  他看清楚了,里面墙脚蹲着个女人。

  他松出一口气,把手里的匕首插回了绑在大腿上的刀鞘。

  “你不要害怕。”魏行山的语气平稳地说道,“我们是来营救你的。”

  “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跟你们拼了!”里面的女人似乎并不相信。

  魏行山刚要再说什么,就看到林朔一个闪身进了屋子。

  然后只听到里面一声闷哼,不出三秒钟,林朔已经回到门外了。

  他的肩膀上,驮着一个女人。

  魏行山吓了一跳:“你没把人弄死吧?”

  “昏过去而已。”林朔淡淡说道。

  把这个女人放到马路中央,由Anne从背后扶着,让她坐起身来。

  杨拓照了照她的脸。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脸上已经有皱纹了,头发花白。

  魏行山问杨拓道:“老杨,这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杨拓摇了摇头,“我见过所有失踪人员的照片,相貌全记住了,没有这个女人。确切地说,这次失踪的全是男性,根本就没有女人。”

  “嗨,那就奇怪了啊,这女人哪儿来的?”魏行山奇怪道。

  “弄醒问一下不就知道了?”林朔说道。

  Anne点了点头,掐了掐这个女人的人中。

  很快,这个女人悠悠转醒。

  她的神情骤然紧张起来,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Anne这时候用了一套巴西柔术中的锁体技,两条腿盘在她腰间,从背后把她手脚关节全锁住了。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女人挣扎一阵,发现毫无效果,终于大声问道。

  只要肯开口,接下来就好办了。

  在魏行山和杨拓的接连盘问下,女人还是把自己的身份来历说了出来。

  她叫贺淑珍,是黑龙江南岸大兴安岭里的一个山民。

  她之前跟自己的丈夫,在大兴安岭的省道边上,办了一个农家乐性质的小饭店,专门给旅客提供餐饮,夫妻俩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一个月前,她接了一份活儿,说是给一群工人做饭,为期两个月,对方给她开两万块钱。

  清酒红人面,钱帛动人心。两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她跟丈夫商量一番后,于是就接下了这笔买卖。

  结果到了这地底下,贺淑珍反悔了。

  她好歹是做买卖的人,脑子并不笨,一看这地方不对头,就要求回去。

  可惜既然到了人家地头,是去是留就由不得她了,人家用枪一指她脑袋,老老实实做饭吧。

  连威胁带逼迫,贺淑珍给一大帮工人,做了一个多月的饭。

  她不傻,知道这次凶多吉少,而且也知道这儿离地面很远,于是趁着做饭的便利,偷偷给自己备下了干粮和水,准备一有机会就跑。

  十天前,那群工人出去干活儿不久,贺淑珍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地震了。

  她左右一看监工不在,带上干粮和水赶紧开溜!

  可是这个地方太大,她跑着跑着,就在这座古城迷了路。

  路过的几个城门,她力气小推不开门,别说出城,就连瓮城都进不去。

  结果,她生生在城里被困了十天。

  好在她找到一口井,水源不是问题,不过干粮在前天就已经吃完了。

  这两天她是又饿又怕,既怕自己活活饿死在这里,又怕被人找到给宰了。

  听完她的叙述,杨拓神情为之一振。

  原来,那失踪的一百八十多个伐木工,是被人绑架到这里来做苦工的。

  而且至少在十天前,他们还活着,这个叫贺淑芬的女人见过他们。

  “那你能告诉我们,你之前做饭的地方,在哪儿吗?”杨拓继续追问道。

  “就在内城。”贺淑芬说道。

  “哦。”杨拓和林朔对视一眼,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那啥,你们是中国政府派来救我的吧!哎呦真是给政府添麻烦了,我就不该贪那两万块钱!”贺淑芬这时候急切地说道,“那赶紧的,救我出去吧!”

  “大姐。”魏行山笑了笑,“我们是来救人的,不过不是来救你的,你只能算是额外收获。”

  杨拓瞪了魏行山一眼,随后和颜悦色地说道:“没事,我们就是来救你的。不过呢,那些工人我们也要营救,现在还不能直接离开这里。

  大姐,你看这样好不好。这里还算安全,我们留给你一些食物,你等我们一下。

  回头等我们找到了人,回程的时候再把你带上。”

  “你们要去救那些工人啊。”贺淑芬语气中有些担忧,“可那帮监工的有二十多人呢,手里都有枪,你们才四个人,这不是去送死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既然敢来,就有这个把握。”魏行山说道。

  “那……好吧。”贺淑芬点点头,“我等你们。”

  魏行山看了看这个女人,心里生出了恻隐之心,他从大腿上连鞘解下了那把匕首,递给了这个女人:“大姐,你一个人要注意安全,这把刀,你留着防身。”

  “不用不用,我有。”女人手往背后一探,拿出一把菜刀来,“我这人在厨房待了大半辈子了,还是这种刀用着顺手。”

  “大姐,你倒是挺机灵的。跑路的时候还记得顺一把菜刀。”魏行山咧嘴笑了笑。

  “我一个女人,也就使得动这种刀了,万一那群人追上来,我这样总比空着手强。”贺淑芬说道。

  魏行山摇了摇头,他知道菜刀只能砍不能刺,手法单一,其实在格斗中没什么用。

  不过眼下,这个女人真要是遇上什么危险,手里无论拿什么都是没用的。

  刀,只是让她能壮壮胆而已。无论是菜刀还是匕首,效果其实差不多。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魏行山于是不再坚持,低头把这套匕首往自己大腿上绑。

  就在这个巨汉一低头的功夫,贺淑芬手上那把菜刀,就朝魏行山的脑袋上劈了下来!

  这一刀,快若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