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七十一章 经络术
  魏行山在这精要关头,还是显示出了其中国王牌军人的优秀素质。

  就在林朔恰好完成拉弓引箭,全身力量在被完全调动,杀气最鼎盛,注意力最集中之时,那颗*就爆了,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面前尘土飞扬。

  魏行山安放*的位置极佳,并没有碎砖砸在林朔身上。

  巨大的冲击波袭来,若不是林朔全身肌肉紧绷,而且追爷本身分量够重,林朔非被炸飞不可。

  即便如此,林朔全身也不由自主地晃了一晃。

  在调整身姿的同时,林朔马上进行索敌。他一边稳定身形,一边顺着手电的光亮看进墙内。

  没有太多的时间,只能看这一眼。

  一眼看过去,林朔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遗憾。

  松一口气,是因为钩蛇不在面前。即便以林朔之能,要在这样的条件下对钩蛇一击必杀,这依然是小概率时间。

  他选择这么做,并不是盲目自信,而是迫不得已。

  遗憾的是,钩蛇不在面前,这意味着这次弯弓其实是白搭,体力就这么浪费了。

  面前的城墙已经被炸塌了,尘埃逐渐落定。

  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将这里的空气进行了一次强力的扰动。

  林朔身前,迎面吹来一股微风。

  更多的气味讯息传到林朔鼻子里,闻风辨位之下,内城里的情况他马上有了大致的了解。

  于是他收起了弓箭,向后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魏行山赶紧跑了过来:“老林,怎么样?”

  “钩蛇不在内城。”林朔说道。

  “那它在哪儿?”

  “在皇城地下。”林朔说道,“不过这不是我闻出来的,而是我的推测,因为以它的体型,如果在皇城内,我应该已经看到了,二十米高的城墙对它来说不算什么。”

  “难道说,黑水龙巢,就在龙城的地下?”魏行山问道。

  “十有八九。”林朔一边说着,一边跨过倒塌的城墙。

  进入内城的城墙后,原本那一片浓重的黑暗,总算淡薄了一些。

  前方,隐隐有光亮传来。

  只是这光亮又被一堵城墙阻挡着,非常黯淡,此刻林朔周围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但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钩蛇并不在这里。

  众人原本已经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一些。

  这时候Anne走到林朔身边,柔声说道,“林先生,你先坐下来。”

  “干什么?”林朔不解道。

  “你刚才弯弓那一下,消耗了不少体力,我学过苗家的经络推拿,对这种肌肉劳损有奇效。”

  林朔微微一愣,心中犹豫了一阵。

  这个女人说得没错,刚才拉弓那一下,确实消耗了林朔不少体力。

  人体的力量,受限于肌肉强度,哪怕天赋再好,训练再苦,也是有限的。

  追爷这把上古凶器,开弓力量之大震古烁今,林家在有幸得到这把反曲弓之后,历代林家猎人能拉开这把弓的数不出二十个。

  能短时间连续开弓的,更是数不出一只手。

  其中近百年能连续开弓的,只有林乐山、林朔父子俩。

  而林乐山在年过四十以后,就已经很难做到这点了,这才在上昆仑山之前,把追爷正式传给了林朔。

  林朔今年二十六岁,力量方面刚刚步入个人巅峰期,能短时间内三次拉弓,这在林家历史上绝无仅有。

  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的。

  林朔知道自己全身的肌肉,其实已经轻微拉伤。

  如果能睡上一觉,以他远超常人的肉体恢复能力,或许很快就能痊愈。

  之前击退钩蛇的那一次弯弓,林朔就是这么做的。

  但此时此刻,条件并不允许。

  在极短时间的衡量利弊之后,林朔点了点头。

  林朔的这种犹豫转瞬即逝,不易察觉,可Anne心细如发,自然是看出来了。

  她一开始以为这是一种男人的倔强,不肯示弱。

  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了。

  林朔不是这种人,他这个人再现实不过。

  面子这种东西,他从不在乎。只是因为他太强,别人抢着给罢了。

  所以,林朔的这种犹豫只能理解为不信任。

  这让Anne有些黯然神伤。

  他到底是不相信自己的技艺,还是纯粹地不相信自己?

  不过眼下,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Anne半蹲在林朔身边,开始为林朔推拿经络。

  这种经络术是苗家猎人的手法,算不上苗家压箱底的绝技,但和林家的接骨术一样,效果相当神奇。

  Anne的手法并不复杂,并没有在林朔身上到处乱摸乱打,她只是双手虚握成拳,用中指第二个指节,不短地敲打着林朔的肌肉。

  随着这种敲打不断持续,林朔只觉得全身上下原本凝练似铁的肌肉,正在被不断打散,开始变得松弛。

  肌肉内部因轻微拉伤带来的血脉淤结,很快就消失了。

  新鲜的血液随着心脏的泵动,不断地流经伤处,林朔强大的自愈能力,正在被发挥到极致。

  “这比睡觉还管用。”林朔体会着身体各处肌肉的变化,轻声说道。

  “睡觉的目的,其实就是让肌肉自然放松下来,让新鲜血液可以流到伤处。”Anne这时候说道,“我这套手法,就是人为地让肌肉放松,打散血脉淤结。不过最后效果怎么样,还是因人而异的。我相信以林先生的自愈能力,这样会非常快。”

  “原理虽然听起来简单,不过你这种指节击打法,对力度和准度的要求极高,稍有不慎就会弄巧成拙。”林朔说道,“看来你在这方面下过苦功。”

  “都是导师教得好。”Anne谦虚地说道。

  “喂,我说你们俩是真不会聊天啊。”魏行山在一边说道。

  林朔和Anne两人齐齐看向这个巨汉,脸上同时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这人脑子不如杨博士和老林那么好使,不过这次我看出些门道了。”魏行山说道,

  Anne愣了一下,刚要反驳什么,却听魏行山继续说道:“哎呦,刚才老林其实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你难道就没听出来?”

  这下轮到林朔纳闷了:“老魏,我刚才暗示什么了?”

  “这个。”魏行山举起砂锅大的两个拳头,学着Anne的手法突出中指的第二个指节,“比睡觉管用。”

  “然后呢?”林朔嘴角抽了抽。

  魏行山一副破了大案的模样:“就说明老林这个人,对跟女人睡觉不感兴趣。Anne小姐你要是想跟林先生多亲近的话,每天就给他上这套,你知道吗?这个我听说过,这叫受虐倾向,国外有不少这样的,喜欢挨揍。”

  “你别动!”林朔被正要起身揍人,却被Anne拍了拍后背。

  随后只听Anne说道:“魏行山,你等着。等我这里忙完,我让知道知道什么叫喜欢挨揍。”

  “别别别!”魏行山赶紧摆手笑道,“我说着玩儿呢,怎么还带急眼的呢?”

  “你有这个功夫闹着玩,还不如去附近到处看看。”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这里有人。”

  “人?”魏行山立马紧张起来,唰地一声亮出了匕首,“在哪儿?”

  “到处都是。”林朔说道。

  “我操,我们被包围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魏行山急了。

  “他们都在屋里,而且呼吸平稳,应该是睡着了。”林朔说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哦。”魏行山松出一口气,“你这人说话怎么老半句半句的,吓死个人了。”

  “可能是那些伐木工。”杨拓说道,“魏队长,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