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七十二章 找到了
  Anne继续用经络书为林朔治疗,魏行山则带着杨拓,两人开始在附近转悠起来。

  魏行山看着身边这个瘦瘦小小的男人,心里隐隐生出一股钦佩。

  明明这行人中,这个学者原先是魏行山最为讨厌的人之一,厌烦程度仅次于林朔。

  而现在他和林朔,却成了魏行山此行佩服的两个人。

  佩服林朔,除了他一身的本事,更因为他外冷内热的为人。

  而杨拓,则是平时绝对理性,但做事却带一点坚持到底的执拗。

  这两种性子,很合魏行山的胃口。

  “杨博士,你走到我身后去。”魏行山对身边的杨拓说道,“这儿虽然相对安全,但那是对林朔那种人来说的。对我们而言,这里依然很危险。”

  “嗯。”杨拓点点头,放慢了脚步,尾随在魏行山身后。

  此时两人嘴里都含着定神镇魂散,一开始说话不太方便,不过此时口水已经将药粉润湿了,粘附在口腔内,倒是言语无碍。

  龙城内城的建筑,比外城要高大一些,开始出现了深宅大院,几进几出的宅子比比皆是。

  在这里行走的感觉,比起外城还要难受,除了黑暗带来的恐惧之外,还有巷道内的两侧高墙带来的闭塞感。

  因为是找人,所以魏行山和杨拓两人逢门就进。

  结果这进去的第一个宅院,他们就发现了人。

  这个人就躺在天井里,很不显眼,手电晃过去差点错过。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儿有个人。”魏行山示意杨拓止步,随后自己上前查看了一下,这才说道,“昏睡过去了。杨博士你来看看。”

  杨拓走到那人跟前半蹲下来,先用手电照了一下他的脸,随后长长舒出一口气:“找到了。”

  魏行山马上明白过来:“他就是伐木工之一?”

  “嗯。他叫曾洪,男,三十二岁,中国黑龙江籍,此次失踪的七十三名中国伐木工之一。”杨拓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魏行山有些纳闷。

  杨拓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头部,扶了扶眼镜。

  “行了,知道你是个天才,智商高,记性好。”魏行山无奈地摇摇头,“赶紧看看吧,他怎么了?”

  杨拓先轻轻推了推这个人,发现没有反应,又翻了翻这个人的眼皮,用手电光亮照了一下瞳孔。

  “确实是昏迷状态,不过情况还算稳定。”杨拓说道,“现在不宜搬动他,如果真如林先生所说,这里的人全部都是这个状态的话,几十个人我们也弄不出去。先记下地点,回头再来救人。”

  “说到这个,我倒是奇怪了。”魏行山似是想起什么来,“杨博士你还记得吗?当时我们刚来来外兴安岭的时候,根据俄罗斯的情报以及当地山民的描述,这八十多个人,是一夜之间无声无息失踪的。难道说,是钩蛇控制了他们?”

  “有这种可能性。”杨拓点点头,“不过与其相信这么反常的事情,我觉得更可能的是,他们被人用武器胁迫,不得不离开那里。”

  “可那些倒塌的房屋又怎么解释呢?”魏行山问道,“现场我当时是没去,不过我听柳青说,就跟人用压路机碾过了一样。”

  “这确实是钩蛇所为。”杨拓分析道。

  “可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嘛?”魏行山不解道,“人绑走也就是了,让钩蛇来这么一出做什么?”

  “这个问题,可能林先生更清楚。”

  杨拓没有把话说透,不过魏行山听明白了。

  对方让钩蛇去现场并给留下气味,显然是针对林朔设下的一个诱饵。

  “显然有一些人,正在跟钩蛇配合。”杨拓又说道。

  “那是到底是谁呢?”魏行山问道,“而且,他们到底是怎么跟钩蛇配合的呢?钩蛇怎么会跟人类沟通呢?它又不是黑水龙王那样的牧兽。”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杨拓说道,“我想,这是林先生接下来会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些被林先生证实的话,这也将是我以后研究的课题之一。”

  两人边说边往门外走,魏行山在前杨拓在后,

  杨拓只看到魏行山的身形忽然一顿,站住了。

  “怎么了?”杨拓问道。

  一边问着,他看到魏行山快速转了过来,看向天井,杨拓也顺势扭头。

  随后两人同时看到,在天井躺着的那个人,慢慢站了起来。

  ……

  地底空间的入口处,底下河道洞口。

  之前被魏行山下令炸塌的洞口,这时候又被其他雇佣兵收拾了一下,左右两边都垒了石墙,各自安了道门。

  不这么做不行,因为这个洞口附近,外面有巨型绿蚂蚁,里面又有好几个岔道,鬼知道其中藏着什么东西。

  时间仓促,就地取材,而且大家还不是专业干这个的,这项工程自然比较简陋,不过眼下,这个洞口总算有几分营地的模样了。

  林朔四人,深入这个地底空间已经四十八小时了,深入距离早已超过步话机的通讯范围,音信全无。

  因为确实没想到这里会这么大,这次队伍所带的物资储备并不多。

  再加上遭遇蚂蚁袭击,子弹也打完了,所以这两天大家的行动都很保守,就窝在洞里面。

  林朔走后不久,柳青派了五个雇佣兵去地面调取物资,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抵达这里。

  洞口外面,是一个巨大的封闭空间。这里一旦发生什么响动,音波在石壁的折射下,能传得极远。

  到目前为止,柳青已经听到了两次的爆炸声遥遥传来,其中第一次爆炸甚至引发了一起地震。

  这让她心慌意乱。

  柳青是个军事设备专家,论履历,比起魏行山丝毫不差,文凭更是甩下魏行山十万八千里,之所以担任魏行山的副手,差得是实战经验。

  魏行山野外实战能力,她是深深佩服的,在遇上林朔之前,她甚至认为这个巨汉在野外是无敌的。

  可这次出来的所见所闻,已经让她意识到,这趟任务,对魏行山来说,还是太难了。

  这本该是林朔和Anne那种人处理的事情,魏行山再强,也只是个普通人。

  “柳队长。”何子鸿这时候说道,“你是在担心魏队长他们吗?”

  “这都引发地震了。”柳青看了看轻声嘀咕道,“真不知道,他们正在经历什么。”

  “有动静传来,总归是好事。”何子鸿说道,“总比无声无息强。”

  “嗯。”柳青点了点头。

  正说着,两人只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遥遥传来,物资车辆到了。

  何子鸿和柳青赶紧出迎,没等多久,车头大灯的亮度就照得两人纷纷眯起双眼。

  居然有五辆装甲车被开了进来!

  满满五车物资不说,雇佣兵还带来了一个说不清是好是坏的消息。

  目前这个地下空间的地表入口处,原本看守在洞口的边防官兵,已经被中国方面更换了。

  因为处于边境,中国这次派的人依然不多,总数不过一百人,但却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指战员。

  “柳队,中国在地面的指挥官让我把这个给你。”其中一个负责押送物资的雇佣兵把一部无线电报话机给了柳青,“频道已经调好了。”

  柳青拿过报话机,按下通话键:“请讲。”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特种部队中校*,请报明身份。”步话机中传来一把浑厚坚定的男嗓。

  “我是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行动队副队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特种部队上尉柳青。王中校您好。”

  “柳上尉你好。我部奉上级命令,接管地底通道入口。请你放心,我部会确保地底通道入口的安全。我派了一个通讯员跟随装甲车进入地下,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跟他提,我们一定尽量满足。”

  “好的,谢谢。”柳青关闭了通话键。

  “哎,中国方面还是负责啊。”何子鸿感慨道。

  “这种负责,对我们而言未必是好事。”柳青看了一眼老教授,轻声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何子鸿不解道。

  “何教授,您刚才没听清楚吗?他们负责的,不是我们的安全,而是地底通道入口的安全。”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柳青说道,“如果仅仅是想知道我们在现场有什么需求,用步话机通话就可以了,但他同时派了个人下来。我相信,一旦地底的情况失控,这个人会马上向地面汇报,然后他们会填埋洞口。”

  “这……”何子鸿一阵瞠目结舌。

  “作为军人,他这么做我能理解。”柳青叹了口气,“毕竟我们中国军人,要为中国人民的人身财产安全负责。如果地底情况失控,我们也来不及撤出的话,把入口炸掉,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办的。做事,总要有最坏的打算。”

  说到这里,柳青看向了何子鸿:“何教授,我建议你马上撤离。”

  “不,我不能走,我的学生还在里面。”何子鸿坚决摇了摇头,“而且在研究会内部,按级别我是这里最高的。这种时候,别人都可以走,唯独我不行。”

  “好。”柳青点点头,目光看向了洞外,“那我们一起等他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