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七十四章 等待
  魏行山和杨拓两人,被一群同时苏醒的伐木工,堵在了龙城的一条巷道里。

  这两人虽然智商有些差距,但即便是魏行山,这时候也明白了过来。

  这群伐木工原本躺在内城的各处昏迷着,这时候却一个个带着家伙冲自己和杨拓来了,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情况。

  看来林朔说得没错,钩蛇似乎有控制人类思维的能力。

  而好消息是,自己和杨拓依然清醒,这说明两人嘴里含着的定神安魂散,确实有效。

  魏行山在面对林朔的时候,乖得像一只大号鹌鹑。但毕竟,这个巨汉拥有一米九八的个头、两百多斤的体重,精通各国搏击术。

  在常人范畴内,他要力量有力量,要技术有技术,打架这种事情,他是高手中的高手。

  只要不动枪,这些伐木工他并不放在眼里。

  “杨博士,你跟紧了!”这巨汉大喝一声。

  随后,扭头就跑。

  ……

  魏行山这一拐弯往回跑,把杨拓给晃了个瓷实。

  这位学者右腿虽然已经痊愈,但毕竟力道还没完全恢复,要不是旁边有墙可以扶着,差点被晃趴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都快甩掉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好在这位博士虽然战斗力不太行,脑子还是清楚的。

  他很快明白了魏行山的意图。

  刚才出宅子的时候,他们是听到另一头有人过来,这才转向这边的。

  结果这边被三个人堵着。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从这三个人面前突破,不如返回去,那边只有一个人。

  况且,那个方向,离林朔他们也更近一些。

  杨拓扶了扶眼镜,赶紧跟着魏行山往回跑。

  然后他只听到前面的魏行山大喝一声,把那个举着铁锹、正迎面而来的伐木工踹进了黑暗里。

  魏行山这一脚的力道,跟之前在宅子里的一脚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时那一脚与其说是踹,不如说是连蹬带撑,力道是偏柔的。眼下这记飞腿,那叫一个硬!

  对面那伐木工就更被火车撞了似得,一瞬间没了人影。

  杨拓看得嘴角一抽,心想你别真把人家踹死了。

  不过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他清楚,应对这种局面,魏行山远比他靠谱。

  魏行山踹飞了挡路的家伙,把手上的匕首插进了刀鞘里,随手抄起了伐木工手里掉落的铁锹。

  这个举动让杨拓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虽然刚才两人嘴上说自保大于救人,但杨拓其实心里还是想把这些伐木工活着救出去的。

  为了找到这些人,他可谓费尽心力,也甘冒奇险。眼下人都活着,只差这最后一哆嗦了,自然不想动手杀了这些人。

  所以杨拓拔枪,也就装个样子,给自己壮壮胆。

  真要是开枪,他是下不去这个手的。

  他不知道魏行山到底怎么想,不过两人现在既然处在这个局面,就一定要同舟共济。

  他不想跟魏行山起争执,可也怕这个雇佣兵头子真的起了杀心。

  如果魏行山要杀人,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也没什么不对。自保永远大于救人,不过这对杨拓来说,多少有些遗憾。

  而看到魏行山不用匕首改用铁锹,杨拓就放心了一些。

  匕首虽然短,但其实更致命。魏行山心里显然是有分寸的。

  不过魏行山这一抄铁锹,杨拓又看出不对了。

  魏行山拿起这把不过几斤重的铁锹,看起来有些吃力,嘴里哼唧了一声。

  这时候杨拓才想起来,魏行山之前在来龙城的路上,拿着林朔六十多斤的长枪耍了一路。

  当时是很威风,不过现在后遗症来了。

  他的手臂,目前应该处于半脱力的状态,难怪刚才一直用脚踹人。

  匆忙之间,以杨拓的脑力也就只能想到这么多,他跟着魏行山顺着巷道跑着,马上就要跑出这条巷子。

  这条巷子外,是一条大街,顺着大街不远,就是内城城墙了,林朔和Anne之前就待在那里。

  这时候的杨拓不敢回头,他只能尽力地奔跑着。

  然后他发现魏行山在巷子口停住了脚步。

  跑到他身边一看,冷静如杨拓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巷子外的大街上,站着四五十个人。

  这些人就站在那里,在黑暗中仿佛一座座蜡像。

  而就当杨拓看清他们的时候,这些人似是活了起来,缓缓地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魏行山这时候心里也凉了半截。

  这四五十个人,虽然不算什么高手,但身为伐木工,身体比一般人还是要强壮不少。

  而且他知道,这些人目前处于被控制的状态,没有痛觉,动起手来不惜命。

  要是自己处于全盛状态,这四五十个拿铁锹锄头的伐木工,他魏行山至少做到能杀出重围。

  可现在,他的两条膀子其实是半废的,身后还跟着战斗力可以忽略的杨拓。

  自己就算杀出去了,杨拓怎么办?

  他手枪的子弹,只有九发,哪怕他能百发百中,也活不下来。

  魏行山眼皮抖了抖,单手脱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

  随后他把用牙一咬一撕,上衣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

  三下两下,魏行山用这两片布料裹住自己的手和铁锹的木柄,防止一会儿脱手。

  一边裹着,这个巨汉沉声说道:“老杨,这儿离林朔不远,我们等他过来帮忙。你背靠着墙,我能护你一会儿是一会儿,要是看我实在不行了,你就开枪。”

  “好。”

  ……

  林朔背靠着龙城内墙,静静地闭着眼盘坐着。

  就在他身边不远,Anne已经跟那些被控制的伐木工动上了手。

  Anne动手时带起的风声,林朔耳内清晰可闻。

  每一道风声过后,就是拳脚到肉的闷响,以及人体倒地的动静。

  林朔此刻没有睁眼看她动手,甚至耳内的声响,也被他特意屏蔽了。

  因为他知道人类的五感,是会互相之间分散注意力的。

  关闭一些不需要的感官,能让真正需要的感官更为敏锐。

  瞎子的耳朵往往特别灵,就是这个道理。

  此刻林朔发挥到极致的,是他原本就远超常人的嗅觉。

  那是一缕极为淡薄飘渺的血腥味,从一枚断指的伤口处传来,哪怕是这个状态下的林朔,都很难捕捉到。

  这道伤口,显然进行了极为严密的包扎,血腥味正在被伤口的主人极力掩盖。

  可正是因为这个伤口的存在,剧烈的阵痛正在不断刺激着伤口的主人。

  这种疼痛,正在让她排汗,她身上的体味,比平时要更为浓烈。

  这就叫做欲盖弥彰。

  所以这个时候,林朔其实牢牢锁定着她的位置。

  这个女刺客的身手,林朔心中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之前那次较量,林朔要保人,所以用得并不是自家的三绝武,而是并未精研的章家不动刀。她要偷袭,使得是不趁手的菜刀。

  双方的身手当时都打了一个折扣,林朔自问没有留力,能断她一根手指,是因为林朔认出她的路数,比她认出林朔的路数要早。

  刺客世家,自古流传。林朔知道现存的刺客家族,有三家最为棘手。

  一家人姓荆、一家人姓聂,一家人姓张。这三家的祖上,分别是荆轲、聂政、张良。

  这三家各有所长,荆家人擅长潜伏偷袭、张家人擅长谋划布局,而这次林朔遇上的聂家刺客,则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是意志卓绝,一旦锁定目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绝不会半途而废。

  二是杀力强大,一招白虹贯日名震天下数千年。

  所以既然对手是聂家刺客,林朔绝不敢大意。

  此处无边无尽的黑暗,给了这个女刺客最大的地利,在这种情况下动手,就算是林朔,也不能硬着来。

  他只能等,等她的第二次刺杀。

  她距离林朔,越来越近了。

  她行走的时候几乎没有脚步声,哪怕是有,也不是猎门苏家之外的人可以听到的。

  可她的气味,正顺着上空近乎垂直地飘洒下来,这样的气味来路,只说明一种可能。

  她其实,就在林朔的身后,两人仅仅隔着一道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枪响。

  枪声的方向,正是魏行山他们的所在。

  林朔原本平静如水的心境,立刻出现了一丝涟漪。

  他想起自己之前跟魏行山说过的一句话:“一看不对就开枪,这样我就知道你快死了。”

  魏行山,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