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七十九章 你会想我么
  移开石门,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

  正如Anne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底下湖,湖周边有空地,湖中央有祭坛。

  这里的光源,就是湖中央那处巨大的祭坛,祭坛上的雕刻着各种镂空的花纹,有强烈的红光从里面透出来。

  林朔持弓在手,先不着急出去,而是辨别了一下这里的气味。

  没错,那条钩蛇,此刻就在这个祭坛的里面。

  强烈的腥味,正从那些镂空花纹中渗透出来,充斥着这里每一寸空间。

  在明确了钩蛇并没有那种控制人心的能力之后,或者至少目前这种能力目前对自己和Anne无效之后,这条活了两千多年的奇异生灵,对林朔来说威胁少了一些。

  但它那强大的肉体和快若闪电的速度还在,依然是一个很棘手的猎杀目标,并不能掉以轻心。

  “林先生,需不需要我在洞口设置画牢?”这时候Anne建议道。

  “没用。”林朔摇了摇头,“这条畜生的鳞片硬度,在莫式九点五,而你们苏家的异种天蚕,硬度在莫式九点六,高是高一点,但是太接近了。

  而且你别忘了,它一旦开始攻击,以它速度,攻击部位是带着极大动能的。就算你的异种天蚕丝能承受这种动能,可你发卡和岩壁的固定结构,肯定承受不了。

  所以,如果在这里布置画牢,效果最多只能在它的鳞片上留下浅浅的划痕,然后你的发卡就会从岩壁上脱落,异种天蚕丝被崩的到处乱飞,反而会伤了我们自己。”

  “嗯。”Anne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心里不由得对林朔又佩服了几分。

  这个男人不仅杀力卓绝,脑子也非常好使,关键时刻利弊分析的很清楚。

  林朔又上下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空间,发现这个通道的门口距离湖中央的祭坛,有一公里左右。

  这个距离,在追爷的杀伤范围内。

  目前他很Anne两人所处的位置,就在通道的出口处,这里两米见方,以钩蛇的体型就算要进来,也必须撞碎石壁,这样能留给林朔足够的应对时间,自然就更加安全。

  可惜这里的穹顶不够高,一旦钩蛇探出祭坛,它的要害已经接近穹顶了。

  追爷射出去的箭矢飞行速度极快,但毕竟不是激光,一公里的距离,它就必须要走一个弹道轨迹。

  这里的空间,不支持这个距离下的弹道。追爷射出去的箭矢,必然会射在石穹上。

  所以,想躲在这个通道出口处里来一发,那是不可能的。

  林朔和钩蛇之间的距离,必须要更近一些。

  要么他出去,在水里发射箭矢,要么钩蛇过来,在水里让他射,没有第三种方案。

  一念及此,林朔回身嘱咐了一句:“你留在这里。”随后他自己缓缓走出了通道。

  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蓄力,全身就像绷紧的发条。

  他现在走得每一步,都是一种临近死亡的冒险。

  钩蛇目前气息稳定,似是在沉睡。

  不过这种畜生的感官系统跟人类不一样,一旦觉醒,它根本不需要目光接触人类,它的蛇信子能感知热源,就像雷达一样。

  一公里的距离,以它的体型而言,其实就是人类跨一步再伸手的事情。

  从它启动,到攻击部位到达林朔所在的位置,最多两秒钟。

  而林朔弯弓搭箭的时间,最快半秒。

  他只有一秒多的时间,完成瞄准、发射,然后再躲避攻击这一系列动作。

  所以他此时踏出的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

  得益于Anne的经络术,林朔自问自己只要能中途喘口气,今天应该还能再发射三箭。

  可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场景,一旦动手钩蛇根本不会给他喘息的时机,多少箭都没有意义。

  生死,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

  他只有一箭的机会。

  ……

  林朔慢慢往前走,一直走到了岸边。

  这座巨大的地底湖泊,依然跟之前一样安静。

  除了每分钟准时滴下来的水滴声,没有任何异常。

  钩蛇藏在祭坛里,没有动弹,林朔在岸边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这个时候,冒然下水,是下下策。

  首先他不知道水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其次他的一身本事,都是为在陆地上战斗练习的。一旦入了水,他的实力会下降六七成。

  在水里开弓没问题,但想要躲避钩蛇的攻击,那是痴人说梦。

  他可没有跟钩蛇同归于尽的想法,而且目前小八不在,钩蛇的体态未知,到时候一旦它发动攻击,陆地上瞄准的难度就已经很大了,要是再考虑水面的折射,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这一旦入水,同归于尽已经算是最好的打算了,这是一种极小概率的事件。

  绝大多数的可能性,是钩蛇再被林朔揭掉一片鳞,然后林朔却死得透透的。

  而只要林朔一死,这里所有人,都保不住。

  就在林朔迟疑之际,身边一声轻响。

  原来是Anne从通道出口处轻轻一跃,跳到了林朔身边。

  林朔的目光依然死死盯着祭坛,眉头却已经皱起,轻声责备道:“不听话。”

  “林先生,并不是我不听话,而是你有些失职了。”Anne站在林朔身边,淡淡说道。

  林朔微微一怔,随后开始沉默。

  “之前你跟我和魏队说过,猎人接买卖,最忌讳两样东西,一个是讲面子,一个是动感情。”Anne平静地叙述道,“我不知道你是处于何种情况,让我待在通道口不过来。

  我姓苏,是苏家最后的传承猎人。

  我们苏家猎人,在猎人小队里的职责,就是侦查和诱敌。

  现在这个情况,不正是我们苏家猎人发挥作用的时候吗?

  林先生,林家人是猎人小队的领袖,你不把这份工作安排给我,就是你的失职。”

  林朔默默地听着,他知道,她说得没错。

  六大家组成的猎人小队里,苏家人的职责,就是侦查和诱敌。

  他们要尽可能地给林家人制造良好的出手时机。

  可这是有前提的。

  前提是这个苏家猎人能够自保。

  通常来说,这个不是问题,因为苏家人有“大切割”。

  可今天这条钩蛇,体型太大,身体又太硬,苏家人的“大切割”是无效的。

  所以让Anne去诱敌,其实就是推她去送死。

  而在历史上的多次狩猎行动中,苏家人也往往因为遇到类似的猎物而阵亡。

  可不管怎样,他们依然会去履行这份职责。就像章家人挡在其他猎人身前那样。

  对苏家人来说,如果猎人小队的队长,不把这份工作交给他,那就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原本林朔认为Anne是苏家的海外分支,而且父母早亡,应该不知道这个规矩。

  Anne是苏家最后的猎人了,林朔不想让她折在这里。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可现在,显然她是知道的。

  既然知道了,林朔身为林家人,就无法拒绝这样的提议。

  于是林朔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接受你的批评,是我失职了。”

  Anne闻言微微颔首,脱掉了自己上衣,随后拢了拢自己的长发,黑手套中多出了八枚乌金色的发卡。

  在入水之前,Anne扭头深深看了林朔一眼,似是要把林朔的样貌深深镌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林先生,如果我这次一去不回,你以后……会想起我吗?”

  林朔眼皮一颤,脸上的肌肉不由控制地抖动起来。

  他压抑着心中不断翻滚的激烈情绪,从自己嗓子的最深处,压出一个字来:

  “会。”

  “那我就没有遗憾了。”

  Anne嫣然一笑,纵身跃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