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八十章 不够资格
  人力有时穷,术业有专攻。

  水里的买卖,门里人中以海客最为神乎其技,其次就是牧门里的水牧。

  门里人自古以来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但隔行如隔山,想去别人的饭碗捞食吃,那是找死的事情。

  所以水域,一直是猎人的禁区。

  哪怕是六大家的猎人,也受限于此。

  在水里,跟陆地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当充斥周围的空气换成了水,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林朔的闻风辨位会失效,全身长期针对陆地战斗锻炼的肌肉群,也会大打折扣。

  Anne的听山识图会失效,因为水是液体,物体的震动很快就被吸收了,而她无论是布置画牢,还是近身的大切割,动作都会因为水的阻力变得相对缓慢,会跟不上水中形势的变化。

  如果面对一般的东西,比如之前的那只大闸蟹,Anne凭借着远比常人出色的水性,或许还能化险为夷。

  可一次,她面对的是钩蛇。

  所以Anne这纵身一跃,林朔知道自己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一场诀别。

  他必须压抑住自己心中不断沸腾的情绪和脑中不断变换的场景,硬生生地把自己从和Anne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抽离出来,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他第一次感觉到,集中注意力,原来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他也第一次知道了,原来这个取着一个洋文名字、漂亮得不像话、整天只会拍马屁的苏家小辈,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自己心里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仅仅在几秒钟之前,他还以为自己能够硬得起这个心肠,遵循猎人小队的自古传承的规矩,让她去诱敌送死。

  没想到,这次真的有些高估自己了。

  他现在的心境,因为Anne的纵身一跃,早已破碎得千疮百孔。

  可是,事已至此。

  林朔只能强迫着自己集中精神。

  他方才已经失职过一次了,现在不能再犯第二次错误。

  因为一旦苏家人为林家人制造出了的机会,林家人却没有把握住的话,这将是林家人最大的失职。

  一千多年前,苏家的某位祖先,就死在林家祖先的某次失职上。

  这也催生了小八这种林家凤凰的诞生。

  小八这种奇异生灵,之所以被林家人培育,最终成为战宠。当初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苏家人的伤亡。

  这正是Anne这个苏家最后一个猎人,一见到小八,就毕恭毕敬的原因之一。

  不仅仅是为了尊敬小八的主人林朔,还因为她知道,小八这一族,无形中救了多少自己祖先的性命。

  如今小八不在,Anne亲自作为诱饵。

  Anne的这个决断,林朔不能辜负,也无权辜负!

  他必须要冷静下来,等待机会的出现,并且牢牢把握住。

  只要自己出手够快,或许Anne还能活下来!

  ……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时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Anne在湖上慢慢地游着。

  她不能太快,必须留着力道,随时准备应变。

  这片水域的对面,是正在沉睡的钩蛇。

  而水底,则又是一个未知的世界,Anne不知道这里究竟多深,因为在水里,她听山的效果大打折扣,只能勉强探知周围五米左右的情况。

  她现在只知道,这里的水深度至少在五米以上,水温倒是很舒服,不凉不热,估计是有地热加温的缘故。

  湖边距离那处祭坛,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目前她已经游出了五十米,前方的一百五十米,势必更加凶险。

  但她这时候心里是非常平静的,因为她知道林朔就在自己身后看着她。

  这个男人注视的目光,给了她近乎无限的勇气。

  实际上,这次外兴安岭之行,是林朔六年内的首次出山,也是Anne作为苏家猎人,生平第一次狩猎。

  自己的导师,对目前国内的猎门六大家似是有些不满,对那些约定俗成的猎门规矩,更是嗤之以鼻,基本没教导她这方面的知识。哪怕是偶尔提起,也是用批判或者戏谑的语气。

  所以自然而然地,Anne对这些东西也就并不注重,这也让她跟林朔一开始打交道的时候,会受到林朔的反感。

  但随着跟林朔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Anne慢慢察觉到了这些猎门规矩的良苦用心,也体会到了自己祖先作为猎人的那种使命感。

  猎门,自古以来,就是为人类除害。

  哪里有强大的奇异生灵为祸人间,哪里就会出现猎人狩猎。

  猎门用一代代英才们的性命,换来了普通人类从古代生存下来,发展成今天这个规模。

  而为了能够狩猎这些极为强大,又能力各异的猛兽异种,猎人们除了自身刻苦修行,并且结队狩猎以外,还必须对自己和团队严格要求,这就产生了那些听起来不近人情的猎门规矩。

  这些规矩,林朔其实有意无意间,一直在教给她。

  现在,Anne感觉到自己已经慢慢出师了,因为就在刚才,她用猎门规矩,反将了林朔一军,让他哑口无言。

  这是两人之间第一次用猎门的规矩办事。

  Anne觉得,只有这么做,才不辜负自己身上的血脉和名字前的姓氏。

  哪怕其中的代价,是自己的死亡。

  而就在Anne游到距离祭坛还有一百米的时候,死亡,也确实逼近了她。

  ……

  林朔此时,哪怕已经收敛了心思,把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其实也是一心二用的。

  他首先要盯着祭坛里的动静,把握住钩蛇发动进攻的时机。

  其次,他也要关注Anne在水里的情况,防止她被水里别的什么东西袭击。

  这两者之间,自然是有优先级的差别,林朔必须首先关注祭坛,其次才是Anne。

  因为不关注祭坛的话,他一旦不能抓住机会,钩蛇会把所有人都杀死,包括Anne。

  而就在Anne游到一半的时候,林朔用自己视线的余光扫倒,她忽然从水里一跃而起。

  跟之前那次出水芙蓉那般游刃有余不同,这次Anne的出水,显然非常狼狈,似是被东西忽然攻击了。

  林朔心里一紧,反手抽出一根箭矢。

  而湖面上的Anne,在那一跃之后,又跌回了水里,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从这个角度看,整个水面都反射着祭坛镂空纹饰透出来的光芒,Anne的再次落水,让湖面更加显得波光粼粼。

  水下的情况,林朔完全看不到。

  所以那根箭矢只能被他牢牢捏在手里,没有办法出手。

  林朔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就在他终于按奈不住,打算下水一探究竟的时候,眼前的湖面“哗”地一声,Anne从水里一跃而出,回到林朔的身边。

  这个美貌女子的胸膛正在剧烈起伏着,脸色惨白。

  “水里有人。”

  说完这句话,Anne一阵剧烈的咳嗽,随后“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而对面的祭坛旁边,也有一个人从水中跃起,三两步跑到祭坛的顶部,然后坐了下来,遥遥地看着林朔和Anne两人。

  这个人看上去比较年轻,不会超过三十岁,在祭坛顶坐下之后,他慢慢悠悠地取下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套白色的衣裤。

  他不紧不慢地换着身上的湿衣服,一边说道:

  “林朔先生是吧?久仰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玉龙。

  请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

  杀林先生你这样的人,必须要有仪式感,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一些。

  这样一来,我呢,杀人的体验会很好,你呢,死得也比较体面,你说是吧?

  Anne小姐,刚才那份见面礼,准备得太仓促,没让你毫无痛苦地死掉,真的很抱歉。

  一会儿啊,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努力,一切都会很快,毫无痛苦。”

  说完这些,这个叫丁玉龙的年轻人换好了衣服,在祭坛上站了起来。

  林朔在湖边轻轻抚摸着Anne的背部,让这个身受重伤的女子能好受一些,一边问道:“你认识对面这傻逼?”

  Anne用手背抹去嘴边的血迹,看着这个刚才偷袭自己的年轻人,摇了摇头。

  丁玉龙朗声大笑一番,随后说道:“没关系。林先生不认识我,我再介绍得详细一些。我姓丁,是水牧丁家的后人。

  我们丁家,二十年前有一头牧兽,死在了你们猎门林家人手里。这笔账,今天我要来收。”

  “水牧丁家?”林朔皱了皱眉。

  “没错,我是丁家第六十四代传人。”丁玉龙指了指自己。

  “没听说过。”林朔脸上一副嫌弃的表情,“你们丁家,够资格让我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