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八十一章 双龙会
  龙城地底祭坛。

  丁玉龙面对林朔无情的嘲讽,微微一笑,似是并不气恼: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怪只怪我祖辈不争气,倒腾出来的牧兽入不了猎门六大家的法眼。

  林先生没听说过丁家,我不怪你。

  不过我们水牧丁家,从我这辈开始,必将不再籍籍无名。

  请容我向两位介绍一下,我们丁家最新的牧兽——钩蛇。”

  说完这段话,丁玉龙缓缓抬起自己一条手臂,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任凭这个白衣的年轻人在祭坛上折腾,林朔都没拿正眼看他,而是看向身边的Anne:“你怎么样?”

  “还好。”Anne说道。

  原本这个女子唇红齿白,面若桃花。根本不用什么化妆品,光是肌肤和嘴唇的本色,就能引起无数女人的嫉妒。

  可眼下,她的嘴唇已经褪去了血色,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似是这样站着,就已经很勉强了。

  这时候的Anne没有回应林朔的目光。

  她的注意力,全部在祭坛上。

  因为那条巨大无比的钩蛇,正在从祭坛中缓缓升起。

  这是一条两千余年的奇异生灵,身型之巨大,亘古未有,空前绝后!

  四十米高的石穹,对它来说远不能正常地立起半边身子。它仅仅只是从祭坛中探出头来,就立刻充斥了祭坛上的所有空间。

  这是一颗巨大的蛇头,整体黑中泛红。

  在它脑袋和脖子的连接处,长着一圈暗红色的角质,这些角质拥有锋利的尖端,方向一律朝后,远远看去,既像是狮子的鬃毛,又像传说中龙角。

  它的双眼是琥珀色的,中间竖着乌金色的瞳仁。

  如果忽略这颗蛇头巨大的尺寸,这条钩蛇的长相其实非常威严,甚至还透着邪异的美感。

  可能就是这副卖相,再加上它远超同类的体型,让古人认为它有化龙之兆。

  Anne怔怔地看着这条巨大的奇异生灵。

  就是这条钩蛇,让自己的祖上从巴蜀迁徙到了昆仑,从此改变了苏家一脉的命运。

  它曾是那么的孤高,在昆仑那座最高的山峰避世不出。

  它又是那么神秘,曾经沐浴天雷而不朽,似是要升空而去。

  它对人世间冷眼旁观两千年,可现在,它却出现在了这里,成为牧人的牧兽,同时也沦为了猎人的猎物。

  Anne在看到钩蛇的那一瞬间,内心其实非常复杂。

  但同时她也知道,自己和林朔两人,正处在生死的边缘。

  而这个时候,已经重伤的自己,已经不能做任何事情了。

  她唯有相信身边的林朔。

  “这样也好,你受了伤,就不会再去折腾了,在这里乖乖待着。”只听林朔在一边轻声说道。

  听到这番话,Anne的心里一甜,一身的伤势似是好了不少,但在这个节骨眼,她不便表露出来,而是说道:“林先生,你的注意力,是不是应该在那边。”

  “不急。”林朔瞟了一眼远处的祭坛,看了看正在冉冉升起的钩蛇。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头畜生了。

  要杀它,这个距离下林朔办不到。

  它要杀自己和Anne,有祭坛上的那个年轻人挡着,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

  而且钩蛇目前这个体态,也不是它的攻击姿态。

  钩蛇的攻击方式,区别于其他蛇类,并不是撕咬或者缠绕。

  它的攻击部位,是尾巴。

  之前林朔在山上第一次见到黑水龙王,一直在等黑水龙王的尾巴出现,才能最终确认目标,就是这个缘故。

  钩蛇的尾巴,跟其他蛇类是不同的,这也是它最大的特征。

  此刻钩蛇仅仅是把头抬起来,对林朔来说威胁不大。

  况且现在林朔面临的情况,其实已经改变了。

  他原本对手是钩蛇,而现在,变成了牧人丁玉龙,和他的牧兽钩蛇。

  这听起来差不多,但其实是两码事。

  猎人和猛兽异种之间较量,往往是单方面的,猎人制造出下手的机会,然后动手就是了。

  而门里人之间的较量,则要复杂一些。

  因为无论如何,人总是比畜生要聪明的。

  对面的丁玉龙,虽然看上去脑子不太好使,但这并不能排除他是在伪装。

  而林朔此刻看似轻松,言语间也颇为自大,其实脑子没闲着,正在盘算着怎么弄死对面的一人一蛇。

  这就是所谓的人心隔肚皮。

  门里人真正互相动手的时候,生死一线,往往是刹那间的事情。

  但在那之前,那种对峙和博弈的过程,对最后胜负的影响往往不亚于自身的战力。

  正说着,林朔和Anne只见湖面上开始无风起浪。

  不仅林朔注意到了湖面上的异常,对面祭坛上的丁玉龙,显然也注意到了。

  他看着湖里的动静,神情逐渐变得凝重。

  湖面上的浪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就巨浪滔天。

  滔天巨浪之中,一个乌黑色巨大的蛇头露出了水面。

  与钩蛇的脑袋不同,这条巨蛇的蛇头曲线很流畅,鳞片更为细密,看上去有一种光滑的感觉。

  颜色乌黑,但露出水面的身子部分,却是青色的。

  它的眼睛是湛蓝色的,瞳仁虽然也是立着的,但比起钩蛇的威严,这条巨蛇的面相看上去要和善一些。

  不过它的体型,却一点都不和善。

  它在湖中半立而起,跟祭坛中探出头的钩蛇一般高。无论是脑袋还是脖颈的粗细,两条巨蛇都是一个量级的。

  黑水龙王,终于现身了。

  它这一现身,带起的水花就跟瓢泼暴雨一般,无论是岸边还是祭坛,都不能幸免。

  林朔赶紧拉着Anne往后退了几步,却听到半空中响起了一把大大咧咧的嗓音:“朔哥!”

  林朔和Anne的表情,在此时是同步的。

  两人都先是微微一怔,随后明白过来是小八回来了,不由得喜上眉梢。

  “八爷!”Anne叫了一声,这一声呼唤显然牵动了她的伤势。这美貌女子捂着胸膛,不断地咳嗽起来。

  漫天水雾之中,一道黑影如同离弦之箭,“唰”地飞出来,在林朔面前扑腾了两下翅膀减速,稳稳地落在林朔的肩膀上。

  林朔扭头看着这只八哥鸟,笑着问道:“这次玩得还开心吗?”

  “别提了。要不是我命大,差点就见不着朔哥你了。”小八说完这句话,又打量了一下身边的Anne,说道,“婆娘,你怎么搞的?”

  Anne捂着嘴的手放了下来,马上握紧了手心,不让小八看到咳出来的鲜血:“八爷,怎么了?”

  “我出去这么久,你怎么还没把朔哥搞定呢?还搞得自己一身是伤。”小八扑腾了一下翅膀,“真是替你着急啊!我说婆娘,你不是努力错了方向?”

  “是呢。”Anne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小八的背,柔声说道,“这不等八爷回来指导我么?”

  “行了,受了伤就一边待着吧。”小八老气横秋地说道,“瞧好了,看看八爷我跟朔哥联手,到底何等光景。”

  “林家凤凰莫急,这儿是我老刘的地盘,客人们请稍安勿躁。”湖面上方,刘顺福站在黑水龙王的脑袋上,朗声说道。

  此刻,钩蛇和巴蛇,一条在祭坛上探出头颅,另一条在湖中扬起脑袋,两条巨蛇之间的距离不过一百米。

  对它们的体型而言,这不叫遥遥对峙,而更像跳贴面舞。

  祭坛上,丁玉龙抱拳拱手,““想来这位就是水牧刘家刘老前辈了。晚辈丁玉龙,见过刘前辈。我曾听家父说……”

  巴蛇上的刘顺福扭头瞟了一眼丁玉龙,一脸的嫌恶,操着一口东北方言骂道:

  “损色,我让你说话了么?你这刚孵出来的小王八,就敢来龙王的地盘撒野?麻溜滚蛋,不然老子削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