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九十一章 骑狼少年
  阿尔泰山脉,中亚最大的山系之一,斜挎中国、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四国领土,连绵横亘两千多公里。

  在中国境内的部分,属于山系的中段南坡,山脚下的大片荒漠,就是我国的阿勒泰地区。

  这里是准噶尔盆地的北端,也是西北季风进入的缺口。十月中旬的一场季风吹过,为这里带来了今年下半年的第一场雪。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里的牧民泽水草而居,每年都要往返上千公里,为的是自己的牲畜能吃上草料。

  这场大雪落下来,预示着牲畜育肥的季节已经结束,牧民们开始清点今年的收成,随后找一个地方安营扎寨,熬过这里漫长的冬天。

  伴随着这场雪而来的,还有一个身穿皮袄的少年。

  这个少年从南边的古尔班通古特打沙漠走出来后,就一直远远地吊在一户迁徙的牧民身后。

  相对恶劣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里彪悍的民风。

  这户牧民四世同堂,老老少少二十多人,为了防狼防匪,常年自备武器。

  此处早些年马贼横行,这个少年远远坠在身后的异常举动,引起了牧民的注意。

  牧民中的老人说,当年马贼动手之前,都会派一名斥候跟在牧民身后观察一段时间。一是为了摸清牧民的财产底细,评估值不值得动手,二就是观察牧民的生活习惯,盘算怎么动手。

  牧民一旦被这种斥候盯上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新中国建立以后,这里的马贼陆续被政府剿灭,最近二十年,马贼近乎绝迹。

  而这个孤身一人的少年,却唤醒了牧民对马贼的记忆,数代人经历下来的恐怖和压抑,笼罩在这户牧民的心头。

  这种马贼的踩点斥候。杀是不能杀的,一旦杀了就会惹恼马贼,他们动起手会愈发残忍。

  比较上道的办法,就是把斥候请过来,商量一下,探探对方的口风,摸一摸这股马贼的底细,看对方到底只是敲诈勒索呢,还是真要杀人越货。如果是后者,再谈一谈能不能破财免灾。

  于是这户牧民的户主,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领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围上了这个少年,请他去帐篷里喝盏茶。

  少年没有拒绝,于是很快就宾主落座。

  比起外面的严寒,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热气腾腾,但里面的气氛,却十分尴尬。

  除了少年身份不明导致了牧民不知道他是敌是友之外,还因为这个少年似乎是个哑巴。

  他不会说话,双方比划了半天,沟通很失败。

  主人家于是心里就有些慌,这样子,像马贼的做派。

  派一个哑巴过来,彻底断了牧民们谈判的念头,就是让这小子看清楚了回去画一张图,然后动手。

  还是家里的老人有经验,哑巴不会说话,但他也是人,是人都会饿。

  上吃的,看他吃不吃。

  结果给他茶,他不喝。

  给他上酒,他不动。

  只到上了一盘手抓羊,他先双手合十谢过主人家,这才大快朵颐起来。

  这少年个子不高,看起来有几分瘦弱,可这吃肉的胃口,却很吓人。

  而且他吃得速度很快,基本上不嚼,直接往肚子咽。一盘四五斤的白煮羊肉,风卷残云一般,两三分钟盘子就空了。

  “这是狼的吃相啊。”牧民们心里嘀咕了一句,但原本高高悬着得心,却放下来了。

  肯吃东西,那就说明有得谈。

  那就继续上肉吧,把这少年喂饱了,再打听他的底细不迟。

  结果牧民主人家的这个决定,让他们后悔了一个冬天。

  因为这小子实在太能吃了。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跑老子。这少年一个人,一顿饭干掉了三头羊。

  于是到底是不是留他吃第二顿,这就成了一个问题。

  这里的牧民饮食习惯跟国内大部分地区不一样,主食是肉。

  肉类营养丰富,而且消化得慢,所以一日三餐是无从谈起的,往往一两天才有一顿大餐。

  可就算是一两天一顿,以这少年的饭量,待一个礼拜,这户牧民的羊群就得少一小半。

  如果这少年是客人,那主人家不会心疼。

  游牧民族的待客之道,那是自古传承的,客人越不客气,主人越高兴。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客人?

  这事儿困扰了这户牧民两天时间,直到第三天晚上,才终于知道了答案。

  因为这天晚上,狼来了。

  这里的狼,是生活阿尔泰山脉的森林狼,体型比蒙古草原上的草原狼大得多,一匹匹就跟驴似的。

  然而这么大的狼,牧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

  那是一头肩高和人类相差仿佛的大狼,足有一米七上下,体长接近五米,通体雪白,眼珠子是蓝色的,就跟蓝宝石一样。

  这匹白狼又大又漂亮,面向威严而不狰狞,让牧民们兴不起抬枪的念头。

  可它慢悠悠走进牧民营地的时候,牧民家里养着的十多条牧羊犬,全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屎尿拉了一地。

  它走到帐篷门外,和少年相遇。

  这时候主人家才知道,原来少年并不是哑巴,他会说话。

  只见他轻轻摸着白狼的脑袋,嘴里轻声地说着什么,然后一个翻身,骑上了白狼的背部。

  人在狼背,那少年跟主人家抱拳拱手,笑容灿烂。

  然后他嘴里呼喝一声,一人一狼呼啸而去。

  主人家依稀看到,那匹狼身上的褡裢里,插着一把细长的唐刀。

  刀柄护手处,一个烫金的汉字异常醒目。

  “章”。

  这是塞北章家最后传人,在自己十八岁“成人狩”的第一次行动。

  他保护了一队牧民三天时间,直到他们远离某只猛兽异种的威胁。

  ……

  “什么买卖?”

  首都第三医院的住院部了,林朔看着半躺在病床上的Anne,轻声问道。

  “根据国际生物研究会提供的情报,蒙古国位于阿尔泰山脉山脚的一个村庄,全村一百二十三口人全部死亡,而且死状奇特出奇地一致,都是心脏骤停。蒙古国警方在勘察了现场之后,已经排除了人为的可能性。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村庄,遭到了奇异生灵的袭击。”Anne说道。

  “心脏骤停?”林朔眉头微微一皱,心里隐隐明白了,但他还是问道,“只有这些吗?还有什么其他情报?”

  “没有了。”Anne苦笑着摇头,“更多东西,要等到我们去现场看一看才知道。”

  “这趟行动,我们是不是还要捎上何子鸿这种学者?”林朔说道,“如果还是捎着他们,我要涨价。”

  “没有学者。”Anne说道,“上次外兴安岭的行动,给我们提供了一些经验。所以这次行动,我们精简人员,只有你、我、魏队和柳队四个人。”

  “我的那些兄弟们呢?”魏行山这时候在一边问道。

  “他们我们另有安排,国际研究会一个长老会成员,要去非洲进行科研考察,需要人手过去保护。”Anne说道,“魏队你放心,报酬还是不错的。”

  “那就好。”魏行山点了点头,“行,这趟活儿我接。只是不知道老林什么意思。”

  “有他这个后腿在。”林朔指了指魏行山,看着Anne,“我要涨价。”

  “老林,你就嘴下留点儿情吧。”魏行山翻了翻白眼林朔一下,“你再涨,以研究会那股抠门劲儿,我特么要倒贴了。”

  “好吧。”林朔点点头,“老价格。”

  “可以。”Anne微微颔首,“不知道林先生需要准备什么?还是我们马上就出发?”

  “不急。”林朔摇了摇头,“你这身子骨还没好利索,再养两天。我要去拜访一个人,两天后我们出发。”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