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九十四章 苏家祠堂
  林朔、Anne、魏行山、柳青四人,在北京集结后,坐上了前往中国西北部的航班。

  这次的行程,原本比之前去外兴安岭要方便一些,因为阿勒泰地区设有机场,距离事发点并不远。

  可人在飞机上,Anne得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四人的签证有些问题,暂时无法进入蒙古国境内。

  新签证的办理,一套手续走下来得三四天时间。

  Anne询问了一下林朔的意见,决定先在乌鲁木齐机场滞留半天,然后将机票改签青海。

  难得来西北一趟,趁着这三四天的空闲时间,林朔想去昆仑山看看。

  随行的小八,则自告奋勇地先去蒙古国境内探探情况。

  至于它到底是想替林朔踩踩点,还是觉得西域的母鸟别有风情,那是鬼才知道了。

  ……

  昆仑,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号称万山之祖,在中国文化的地位不言而喻。

  这不仅仅因为它地势雄奇、气象万千,更是因为杨拓那些现代的生物学家,从遗传基因上分析得知,中华民族是古羌族的后裔。

  而古羌族当年的栖息地,就在昆仑山附近。

  所以故老相传,昆仑山就是祖庭,也是圣山。

  根据猎门秘传《九州异物载》上记载,北宋咸平六年,也就是公元1003年。当时中国境内诸多政权并立,而西北这边的西夏国即将崛起,兵荒马乱。

  当时猎门六大家的苏家猎人,听闻昆仑山里有钩蛇出没,从他们当时的故里巴蜀出发,走过上千里崎岖难行的蜀道,借道青藏高原,进入昆仑山脉。

  然后他们就遇见了那条体型硕大,相貌奇伟的千年钩蛇。

  当时苏家的家主,叫苏筠,除了自家的技艺传承之外,还考取了功名,是北宋淳化元年的三甲进士,后来官场混得不如意,闲赋在家。

  在看到这条钩蛇之后,苏筠认定这是龙种,画了钩蛇的相册上奏朝廷,表示苏家愿意世代为大宋江山守护龙种遗脉。

  恰逢澶渊之盟,皇帝宋真宗本就生性懦弱,和辽国签订盟约后更是没了将版图外扩的野心,逐渐将精力转移到了封祀之事,广建宫观,粉饰太平。

  皇帝看到苏筠的奏折,这真是瞌睡的时候送枕头,大喜过望,给了苏筠一顶礼部侍郎的官帽子,并钦定苏家世代驻守昆仑山。

  事实证明,无论是黑水龙城之于大金王朝,还是龙种遗脉之于北宋皇庭,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两个皇朝,先后覆灭了。

  但苏家猎人,却因此世居昆仑,从“巴蜀苏”变成了“羌地苏”。

  如今,苏家最后一个猎人,苏念秋,也就是Anne,将跟林朔一道,进入这片祖籍故乡。

  她在美国出生,因为苗光启言传身教的缘故,并未受到美国文化多大影响,骨子里还是个中国人。所以当四人进入昆仑山区的时候,这个女子手里把着方向盘,心里并不平静,有些近乡情怯。

  这次昆仑山之行,四人小队定下了两个目的地,一个是六年前昆仑山事件的事发地,另一个,就是苏家的祖宅。

  苏家的祖宅,位于昆仑山东部山脚下,青海省境内。四人租了一辆越野车,Anne充当驾驶员,林朔指路,沿着青藏公路进入群山峻岭,半天的功夫,也就到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说是祖宅,其实并不准确,以这片宅子的规模,应该算的上一个山寨或者村落。

  自从苏同济苏同渡兄弟俩六年前在昆仑上遇难之后,这个村落已经彻底没落下来,眼下已经没人住了。

  门环惹铜绿,故里草木深,一片衰败的气象。

  另外三人很快就发现,林朔似乎对这里轻车熟路。

  “你来过这儿?”魏行山跟在林朔身后,奇怪地问道。

  “嗯。”林朔边走边点点头,“来过两次。”

  “林先生什么时候来过?”Anne显然也很好奇。

  “都在六年前,第一次是进山拜佛,既然要进昆仑,自然要跟苏家猎人打个招呼。”林朔说道,“第二次,当时苏家人死光了。我只好替苏同济、苏同渡两兄弟收尸收到这里,还给他们立了牌位。就是这里了。”

  一边说着,林朔一边推开了木门,嘴里说道:“这里是苏家的祠堂。”

  Anne在大太阳底下,跟着林朔进入这间屋子,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等到眼睛适应了这里的昏暗,看清了眼前的事物,她一下子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个女子的视线很快就模糊了,泪水充盈了眼眶。

  不仅仅是Anne,魏行山和柳青两人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也立刻收了起来。

  林朔从怀里掏出火柴,一一点亮了这里的蜡烛。

  那是八根手臂粗的白蜡,一旦被点起来,这间占地上千平方米的苏家祖宗祠堂,终于揭开了最后一道神秘的面纱。

  烛火摇曳,照着两道垂地的白幔和苏家猎人的祖宗灵牌。

  这座祠堂挑高足有二十米,灵牌从一米高的位置开始码放,每排五十枚,从前往后一排比一排高,到了最后那排,已经顶在了房椽子上。

  这是一千多个祖宗牌位,也是一千多个跟Anne一样的苏家传承猎人。

  魏行山看了看这些灵牌上的生卒年份,发现这些苏家猎人的寿命都很短,很少超过三十岁。

  想通了这是为什么,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敬意,连忙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而Anne,早就跪在了牌位前的蒲团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止住了夺眶而出的泪水,颤声说道:“苏家第六十三代传人苏念秋,给祖宗们磕头了。”

  “咣!”“咣!”“咣!”

  三个响头过后,这女子额头上出现了一道红印。

  她抹了抹脸,站了起来:“林先生,我想去看看我的两位叔公最后战斗的地方。”

  她指的那两位叔公,就是苏同济苏同渡两兄弟。按辈分,苏家兄弟跟林朔父亲林乐山同辈,林朔比他们俩矮一辈,Anne则要矮两辈。

  所以在外兴安岭Anne在一开始暗示自己的身份时候,会说自己应该叫林朔一声“叔”。

  而她想去的地方,自然是六年前昆仑山事件的事发地,昆仑最高峰,海拔七千六百四十八米的公格尔峰。

  “先不急。”只见林朔摇了摇头,“这次带你过来,不仅仅是给苏家祖宗磕头。”

  Anne微微一怔,等待林朔继续说下去。

  “你我都是六大家的传承猎人。”林朔说道,“我们传承猎人,血脉亲疏尚在其次,关键在于家族传承。你原本是苏家的海外分支,身上虽然有一部分苏家的传承,但是缺了一样压箱底的绝学。”

  听着林朔的话语,Anne轻轻颔首。

  她知道林朔说得没错。

  八十多年前,国内当时军阀混战。面对乱世,两位苏家传人在处世理念上出现了纷争,矛盾无法调和。其中思想更为激进的那位,在争家主之位失败后下了南洋,经过两代人的拼搏,终于在美国扎下了根。这位下南洋的苏家猎人,就是Anne的曾祖。

  猎门六大家,每一家都有一整套完善的传承技艺,但其中压箱底的绝技,也就那么一两样。

  林家,是“三绝武”。

  苏家,则是“圈地”。

  苏家猎人以三手绝学立世:“听山”、“画牢”、“圈地”。

  而苏家人赖以防身的“大切割”,其实是“画牢”的一种变通,虽然精妙绝伦,但远不如“圈地”那么匪夷所思。

  猎门近百年来,在神鬼莫测的云家逐渐淡出六大家之后,门里人推崇的猎门第一神技,不是林家的“三绝武”,也不是章家的“不动刀”,而是苏家的这门绝技。

  不过这招名头虽响,但练习起来却非常困难。苏家历史上能练成的,一只手数得过来。

  哪怕六年前的苏家娇子苏同济,也只是掌握了一些皮毛。

  而林朔这时候提起的“压箱底绝学”,自然就是唯有苏家家主才有修炼资格,而且非常难练的“圈地”。

  “这次来苏家,我就是想让你补足这份传承。”林朔对Anne说道,“你只有会了这个,才是名副其实的苏家家主。”

  “林先生,你会‘圈地’?”Anne问道。

  “不会。”林朔摇了摇头,说道,“六年前我替苏家兄弟收尸的时候,从他们尸体上找到了这项绝学的秘籍。我翻了几页,发现我的天赋不匹配,还真的只有苏家人才机会能成。于是我就把秘籍藏在了这里附近。你跟我来。”

  说完这些,林朔返身走出祠堂,魏行山正要跟上去,却被柳青一把拉住了衣角。

  “村外的花田很漂亮,陪我一起去看看吧。”柳青轻声说道。

  魏行山怔了怔,随后似是明白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