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九十九章 失败的实验品
  云悦心,这是林朔母亲的名字。

  而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虽然眉眼跟林朔梦中的那张面孔有九成以上的相似度,但年纪却只有十**岁。

  她显然比云悦心年轻了许多。

  可苗光启并不介意这点。

  他此时看着女子的神情,就跟三十年前看云悦心一样。

  “苗二哥,你好呀。”年轻貌美的女人微微笑道,“我刚才是在水里睡着了吗?我睡了多久?”

  听着这个女人的话语,苗光启的眼角湿润了。

  这个因爱成痴的学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三十年了,悦心,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来,我们去那边聊。”

  说完这句话,苗光启挺直了腰杆,搀扶着女子,走到了他实验室里的书桌边上。

  “你这一觉,睡得可长啊。”苗光启一边让女子坐下,一边轻声说道,“十年,我造就你,花了整整十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苗二哥,为什么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女子坐在椅子上,困惑地问道。

  “你不需要听懂。”苗光启说道,“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头有点疼,全身无力。”女子说道,“其他到还好。”

  “正常。”苗光启微微笑道,“培养液里的环境,浮力抵消了一部分重力,你的肌肉发育比不上常人。不过没关系,锻炼一阵子就好。至于头痛,呵,这是记忆灌输的缘故,一两天就恢复正常了,你放心,我做这事情有经验。”

  女子愈发困惑了,她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中年人,然后笑了笑:“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子的这个笑容,可以说的沉鱼落雁。

  这女人本就长得很美,这一笑哪怕只是礼节性的,却依然那么美丽动人。寻常男人要是见了,三魂六魄怕是要被勾走一半。

  可苗光启看到这个笑容,脸上的神情却凝固了。

  “苗二哥,怎么了?”

  “你笑起来不像。”苗光启看着面前这个女子,面沉似水。

  “那我要怎么笑呢?”女子头微微一歪,微笑着问道。

  “不对,不对!”苗光启忽然急躁起来,他围着自己书桌转了两圈,嘴里念念有词,“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为什么笑起来不像?这不行,这不行,她应该是最完美的作品,不可以出现这样的瑕疵。”

  “苗二哥,我有很多事情好像记不清了。我的名字是不是叫云悦心?”女子又问道。

  听到云悦心这三个字,苗光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他快步走到书桌背后,拉开了抽屉。

  他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眼前这个女人貌美如花的脑袋。

  “云悦心?不,你不配拥有这个名字。”

  说完这句话,苗光启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呯”地一声枪响,眼前的女人倒在血泊之中。

  杀死了这个女人后,苗光启拿起书桌上的录音笔,轻声说道:“十三号试验品,面部表情失真,判定为不合格。从现在开始,进行十四号试验。”

  ……

  阿尔泰塔万博格多国家公园,位于蒙古国的西部,阿尔泰山脉北部,跟中国只有一山之隔。

  这里的地貌集山区、草原、湖泊于一体,风景优美。

  居民,多是哈萨克族人,过着游牧的生活。

  林朔四人下车以后,看到周边的天高云低的草原环境,顿时觉得心胸开阔起来。

  之前在车子里的那些小尴尬,仿佛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这里位于草原和森林的边界,眼前是草原,背后是森林。

  就在森林边上,矗立着一幢三层小楼,白墙青瓦,很新,像是刚盖起来不久。

  跟国内的警察局不同,这座国家公园的警察局,没有院子。

  也确实不需要有院子,因为整片草原就是一个大院子。而背后的整片阿尔泰山脉,就是他们的后花园。

  所以这座新盖的小楼虽然不高,但在林朔眼里,称得上是得天独厚。

  之前从广西出山的时候,车辆较多,而且林朔并不完全信任同行的人,所以当时他要求追爷要在自己手边。

  这次就一辆车,他就不再强人所难了,自觉地把装追爷的黑匣子,放在了越野车顶的行李架上。

  停车之后,阿茹娜出于待客礼节,主动地帮客人卸行李。

  这位女警官刚把手摸上黑木匣子,却听魏行山叫道:“别!”

  阿茹娜转过头看了魏行山一眼,脸上有些困惑。

  “这玩意儿沉,我都扛不动。”魏行山好意提醒道,然后指了指身边正在穿外套的林朔,“这里只有他行。”

  阿茹娜又看了一眼林朔,嘴角拉出一个幅度,脸上出现了自信的笑容:“这个盒子我知道很沉,有它在上面,刚才车子的避震都失效了,不过没事,我能行。”

  “大妹子。”魏行山搓了搓手,“咱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听人劝吃饱饭,你……”

  魏行山话说刚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这汉子眼珠子瞪得滚圆,似是对眼前的情况不可置信。

  只见阿茹娜单手拉住黑木匣子的布袋子,猛地一发力,一下子就把匣子从车顶上扯了下来,然后顺势往背上一甩,追爷就被她背到了背上。

  不过追爷毕竟是追爷,虽然有黑木匣子隔着,它摄人心魄的特性没有发挥出来,但份量还是摆在那里的。

  阿茹娜肩膀一吃劲,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退了这两步之后,这个蒙古女警官身子又晃了晃,居然硬生生稳住了。

  虽然远比不上林朔那么轻松,但这一手,至少镇住了魏行山。

  这个汉子先是吃了一惊,愣了一秒钟,随后眼中爆出了异彩。

  林朔一看魏行山这表情,心想完了。

  汽车在阿茹娜的手上,在泥土松软的草原上走了几十公里,万幸没陷进去。

  可魏行山陷进去了。

  这时候林朔已经穿好了外套,遮住了肩膀上的一小滩口水。

  他心理暗暗叹息一声,走到阿茹娜身边,说道:“谢谢,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这句话,林朔伸手一抹,就把布袋子从阿茹娜的肩膀上抹了下来,然后轻轻一甩,追爷就上了背。

  林朔这一手举重若轻,看起来无比轻松,他倒不是卖弄什么,而是习惯了。

  但他的这个举动,却让阿茹娜呆立当场。

  “你叫什么名字?”阿茹娜回过神来问道。

  林朔微微一笑:“我叫林朔。”

  其实刚才在机场见面的时候,anne曾经介绍过双方,不过显然,这位女警官并没有记住林朔的名字。

  这次,她记住了。

  “我叫魏行山。”魏行山斜挎一步,挡在了林朔跟前,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道。

  阿茹娜没搭理他,而是横跨了一步,对着林朔说道:“林先生,你们先进局里休息一下,我去整理一下资料,一会儿跟你汇报一下现场的情况。”

  “好。”林朔点点头,跟着阿茹娜走向小楼。

  魏行山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扭头冲anne打了一个眼色,然后迈步往前走。

  他们三人身后,柳青跟anne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表情是差不多的。

  “她的意思,不会是单独汇报吧?”柳青有些吃不准。

  “谁知道呢。”anne也吃不准。

  这两个女人一下子就有了默契,心思复杂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