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葫芦娃里蜈蚣精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女妖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李渔观百里政神色,便知其心中所想,只是把手一摆说道“看你这磨样,可是跟什么人结了怨?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

    百里政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既然道长看出来晚辈有话要说,晚辈也不隐瞒了,宝象国初定,我忙于政侍,膝下便只有一子,幸好虽是娇宠,总算还算争气,文政武功都略有所得,只是年前时候,那碗子山里来了一妖王,她若能庇护我宝象国平安,我便是每年给些供奉便也罢了,只是那妖王不知为何,时常作乱,抓我臣民,我几次带兵围剿几次未果,却连膝下独子也被她抓了去。“

    他这么一通讲,李渔很快便听得明白,李渔微微点头道“若只是如此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那头妖物是什么东西?若是我能对付的了,便替你出手斩杀了罢!”

    宝象国王大喜过望,忙再次拜倒,说道“若是这般,晚辈必为前辈搭建庙宇,日日供奉,那女妖也不知什么来历,只是我便是带着万余兵马布阵,那妖物也未抵挡住,只是逃遁的快,躲入山中,我也寻不到她下落,不知道能否对付的来?”

    李渔点头,心底暗道“若是万余兵马布置的阵法都能将其击溃,那妖王想来也不过是练气化神的手段。”李渔倒是没有往奎木狼身上想,一是距离那星君下界还早,二来若是奎木狼前来,便是屠空这宝象国也不会废什么力气,哪会被宝象国王带兵击退。

    李渔飞心中盘算,点了点头道“这只妖王我能斩杀,既然如此,我就先去碗子山一趟,若你那儿子还在,我便将他带回来便是。“

    宝象国王连忙的起身恭送,便见李渔一袖一甩,已经带着白晶晶鼠三消失不见。

    化作火云飞上天空,火云中白晶晶便盈盈一礼,心中极是感激,她自知道若非她的缘故,李渔怎会为宝象国里这等俗事浪费修炼时间,李渔也嘿嘿一笑道”些许小事,无什么可谢的,若你有心便好好修行,日后多未我出力便是。

    白晶晶心中感激默记心中,金乌法相遁法极快,李渔须臾的功夫便到碗子山中,目中玄水真瞳凝聚看去,便见山中阴气森森,妖气阵阵,但那洞府藏在何处,一时也难以探寻。

    李渔自然比宝象国王高明的多,随手一挥,鼠三飞落山中,一沾地面便遁入其中,以他土遁神通,不过盏茶的功夫,便找到那女妖洞府,从地里钻出来,神情怪异的说道”大王,那女妖洞府便在附近不远,往南十几里便是…只是那女妖好不凶狠,把那男子扒的赤条条的在床上揉捏,想是要将肉揉捏筋道了才吃哩。“

    白晶晶顿时轻啐了一口,俏脸羞涩娇红,李渔初时还不理解,不过飞出十几里地,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哑然失笑,心中暗道”那宝象国国王仪表堂堂,太子想必也时风度翩翩,那女妖想来也是个风流妖精,抓了宝象国年轻男子,非是为了吃,而是为了用!“

    李渔越想越是好笑,直至落在那洞府前,李渔脸上仍挂着三分笑意,口中喝道”兀那女妖怪,快把宝象国太子还出来,不然我就一把火烧了你的洞府,把你也捉了,真火炼死。”

    洞里床榻上,那千娇百媚的女妖正骑在宝象国太子身上活动,听得外面叫骂,顿时兴趣大减,赤身裸体的披了件赤红纱衣,足下一顿,一团彩烟托了莲足,飘飘然出了洞府。

    李渔虽不是俊俏郎君,但面貌亲切,又修的道家神通,自然又一番出尘气度,此时这女妖一看,心中顿时芳心暗许,暗暗说道“没想到宝象国王竟找了个这般顺眼的道士来,待我捉了他,赤条条的与那小太子绑在一起摆布一番,必定又别有一番乐趣。“

    李渔见着女妖怪举止都是妖娆之色,与白晶晶是大为不同,心道“只怕那宝象国太子已经不知被她弄了几回了,元阳恐怕都已泄净,罢了,罢了,只要能把人活着救回去便好。”

    想到这里,眉头一挑喝道“你是自己放人,还是要让我动手?到时可就没现在这么客气了。“

    那女妖却是娇笑连连,媚眼里尽是春水波澜,笑道“小道长,想要如何不客气啊!?那宝象国得小太子,可是日日与奴家不客气,此时早已乐在其中了,只是他毕竟力弱,总是弄得奴家不上不下的,不得饱满,不若小道长也留下来,与他一同做个伴,我们也好好不客气一番!“

    这女妖巧笑盈盈,言语漏骨,鼠三虽听不懂,却白白晶晶羞的满脸通红,心中暗骂好不要脸。

    那女妖不等李渔回话,却陡然把口一喷,嘴里喷出一团弥漫的五彩烟雾出来,她本体乃是一只剧毒蜘蛛,交配食夫乃是本性,此时口中则一团五彩烟雾,看着霞光淼淼,实则乃是她一身毒气所化,蕴含剧毒,寻常生灵闻了立时倒毙,便是修道人触了,若修为没能到炼神还虚的程度,也要让她轻易毒倒在地。

    这女妖见李渔模样喜人,就留情了三分,只是李渔一见她放出毒烟,却是不惊反笑,这女妖既然是一只毒物成精,那事情便好办了,这洪荒之中,若论毒虫,还有什么比洪荒十大异虫更毒的虫豸生灵。

    见到毒烟涌来,李渔想也不想,张嘴一吸,须臾功夫便将那团弥漫的五彩烟霞吞吸入腹,真气一转,便被融入无毒烟云瘴中,口中犹自打了个饱嗝,似是还未吃饱一般。

    修炼百年的神通被破,只把那妖娆女妖吓得俏脸煞白,娇媚尽去,这才察觉出不妙,转身便想要逃遁,但是李渔却怎么会容她逃走,手掌一挥,便有十几只火鸦飞出,围绕她呱噪盘旋,不过盏茶的功夫便被焚烧成灰,便是那一道棉飘飘渺渺飞出的魂魄,也被李渔祭出血虎令牌吸了尽去,化作血虎身边一道血神子化身。

    李渔把衣衫一拂,卷起一风吹散了女妖身躯所化尘土,却见那灰尘中竟然有一颗白色宝珠,上前拿到手中,以神念一探,顿时不由得暗暗一笑”这女妖修的竟是采阳补阴之法,只是也不知祸害了多少儿郎,竟然真给她孕育出一枚玄牝珠来,只可惜宝珠只是胚胎,若是再能淬炼百年,倒也能够借之修炼成第二元神化身,这女妖凭这宝珠,恐怕也能在这西牛贺州创出一番天地。“

    这玄牝珠虽是左道法门,但太上道祖,道德经中有言: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若修炼有成,左道旁门亦成大道,不过那女妖既死,宝珠未成,还非需女子体内孕育不可,李渔对采集阳气修炼宝珠自然不感兴趣,白晶晶乃是白骨成精,乃是妖中异类,也无法孕育着玄牝宝珠。

    随手收了宝珠,李渔心中疑惑,若是让着女妖再修炼几百年时间,未必不能成着西牛贺州上一方妖王,为何在西游中未曾提及。

    本以为是着女妖改换山门躲过了西游大灾,可他忽然想起一事,自语道“西游过碗子山时,孙悟空化作百花羞骗走奎木狼内丹,奎木狼却还能与孙悟空猪八戒二人一场大战,此时看来,其中只怕有异,这玄牝珠对女子最有养护之能,想来这女妖并非改换山门,而是被下界的奎木狼顺手干掉,这颗珠子成熟后,自然便成了奎木狼手中宝物,只可惜还未炼成第二元神,便被那猴子骗了去。”

    相通此节,李渔心中便暗暗笑道“那猴子早就一身通天彻地的本领,这般宝物便宜他作甚,还不如留在我手里,或许还有些用处。”

    李渔收了宝珠,这才走进那毒蜘蛛洞中,只见其中氛围霏靡,四下里均是乱人心神,催人情欲的熏香画卷,那宝象国太子正赤条条的躺在床上,神态呆滞,见李渔进来也无多少反应,只是机械般耸动。

    李渔眉头一皱,运转玄水真瞳一看,这才微微放心,这太子虽被蒙了心智,但魂魄犹在,只需养护些时日,自然便无大碍。

    李渔又在洞里寻了一番,再无其他宝物灵根,却又找到十几个年轻男子,只是一个个早被蜘蛛精榨取的骨瘦如柴,便是一阵小风吹来,也能吹的倒退几步。

    李渔一展火云,将这些男子尽数都收了尽去,这才出了洞府,一把火将洞中焚烧的通红,这才化作遁光,向宝象国方向飞去,举手只见,到也有几分绝世高人的神采。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