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 > 第67章 我真的是正当防卫(二合一)
  “卧龙凤和雏?什么意思?”

  “从前,有一家武官,武官里有很多弟子,其中两位弟子最为优秀,一个相貌英俊,人称卧龙凤,就像我一样。

  另一个总是喜欢挑衅卧龙凤,关键这人还长着个**脸,被人称为雏。

  所以就是卧龙凤和雏的故事。”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程雄奇怪的问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吕落话里的意思,一旁理会意思的小弟就已经骂开了。

  “你特么找死!”

  程雄一把拦住了小弟。

  “哎,你怎么先骂人呢?我不是说过先摸摸底么?”

  “可是老大?”马仔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吕落骂他是个**吧?

  一旁的权浦也醒了,他悄悄的观察着吕落,在他看来,吕落应该是除了程雄之外最强的人,今晚无疑是一场强强碰撞。

  “喂,你叫吕落对吧?这几天怎么没来学校上课?

  你难道不知道,如果没有教授批准,擅自缺席课程是会被退学的么?”

  程雄还是在自说自话,他不仅没有理解吕落的意思,也没有明白刚才小弟的提醒。

  这让吕落的表情略微有些尴尬,因为他的意思是挑衅一下对方,让程雄直接对他出手。

  可程雄这个脑瘫居然没理解他的挑衅,果然不能和粗鄙武夫说太深奥的东西。

  “额,家里有点事情,回去处理了一下。”

  程雄点点头,他上下打量着吕落,吕落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太俊秀了,不符合废土猛男的标准。

  “看你白白净净的,走的是文路吗?”

  在东环大学文路的意思,就是不涉及超凡,凭借学习和资历,成为律师,或者行政官之类的职业。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程雄实在是无法把吕落这样的人,和大肌霸联系在一起。

  “嗯,算是吧,以后准备考一考公务员,给自己弄个铁饭碗。”

  吕落可不是瞎说,狩猎人隶属议会,可不就是公务员么。

  程雄看着吕落这副样子,表情更加无害了,他拍了拍吕落的肩膀,然后伸出手。

  “既然是走文路的,那我就不拉你入伙了,把这个月管理费交了就没事。”

  “大哥,我真的没钱,要不,你动手打我一顿吧。”

  吕落一脸的真诚,他只是想混个正当防卫而已,不过分吧?

  程雄听到吕落没钱,表情立刻就变得不友善起来,他没说话,朝旁边的马仔努了努嘴,马仔立刻会意。

  “刚才我就看你不顺眼了,30块钱买个平安不好吗?非要头铁作死,你以为学校医务室是好呆的?

  真要进去了,韩诗雨教授,不给你整得明明白白的?”

  听到韩诗雨居然还主持医务室,还在纠结自己怎么弄一个正当防卫标签的吕落眼睛顿时亮了。

  没有人比他更懂抱腿,既然韩诗雨在,那自己的伤残证明也就有门路了。

  所以,吕落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了,像个人形凶手。

  “你叫程雄是吧?这样,把你之前收的钱都给我,我尽量让你伤得轻点,少躺一段时间。”

  程雄:“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虹耀猎物公司的资助生,而且是觉醒了C级88号序列,拳击者的人?”

  “这么强啊!”

  吕落突然起身,一把抓过程雄的衣领,极快的速度和巨大的力量,程雄根本没有办法反应就被按在了墙上。

  砰!

  吕落一拳打穿了红砖砌成的墙壁,随便扒拉出来一块转头,“嘭”对着程雄的脑袋就来了一下。

  程雄的眼球瞪的老大,他眼里除了不敢置信之外,还有慌乱和恐惧。

  “人呢,打他吗的!”

  程雄的声音还是很洪亮的,不过他能喊出声,其实是吕落故意松手。

  没办法,吕落觉得自己如果就这么1打5,把这几个人血虐一顿的话,大概率会被定义为校园恶意伤害。

  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如果把事情闹得稍微大一点,人数多一点,情况就比较微妙了。

  就比如说40-50个人打吕落一个,吕落要是把这些人都给揍一顿,程雄真的好意思说是几十个打一个么?

  当然不好意思,他如果说了,这东环大学以后他也就混不下去了,肯定是上报成互相斗殴。

  50人斗殴的规模虽然大了点,但以前的东环联盟大学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学校方面为了平息事件,稳定校内舆论,也会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的。

  所以,心里有数的吕落决定重拳出击,让这些还没有认清社会的瓜娃子们,了解一下废土社会的残酷性。

  【这种战斗也不需要提示,下手轻点!】

  看着观察者的提醒,吕落眨眨眼,按着程雄脑袋的手臂又加了一把力道。

  “打人啦,程雄打人啦!”

  他的声音混合了气,十分具有穿透性,吕落估摸着,如果不是睡得太死,隔壁的两个宿舍应该都能够听得见。

  这个时候,程雄这段时间招收的小弟们已经围了过来。

  这些人大多是打过一次两次校园架,有了那么一丢丢战斗经验,成为了他们平时吹水打趣的谈资。

  现在看吕落和程雄扭打在一起,更是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都还等什么,上啊。”

  之前和吕落搭话的程雄头号马仔大声道,至于他为什么自己不上,废话。

  他是见识过吕落厉害的,这个时候自己上就送死。

  而那些刚刚体会过校园暴力的团体成员们,看着这样近在咫尺的殴斗,他们的肾上腺素开始激增。

  其中一些人已经忍不住冲了上来,对吕落动手了。

  砰。

  一根木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吕落的后脑勺上,可惜,没流血。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吕落心里也很纳闷,没吃饭么?总要让他受点伤吧,不然到时候说不过去的。

  “这些家伙的攻击力也太低了!用力啊!”

  吕落虽然无奈,不过在战斗中他可不会留手,混战中几乎是一拳一个。

  每一拳都尽量打在对方的肌肉、屁股,或者没有危险内脏的肚子上。

  这样造成的伤害比较有限,不至于出人命。

  碰碰啪啪!

  房间里一片混乱,19号床的权浦已经躲的远远的了。

  看着吕落此时的表现,醉宿的权浦瞬间清醒。

  “这哪是鱼塘的虾啊!分明是个人形异种。”

  吕落这边的战斗结束的很快,因为他要在驻扎警卫出现之前,就把这些人解决掉。

  所以打到后面,他已经不怎么留手了,也因此有几个人被吕落不小心打断了腿,哭嚎着趴在地上。

  6号宿舍的动静终究是引起了警卫们的注意,他们对于联盟大学的这种校园暴力事件已经见怪不怪。

  第四环缺乏娱乐项目,又缺少资源,很多方面都属于一种非常压抑的状态。

  这种环境下,校园暴力频发,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而且这种校园暴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上位者们默许的,可以转移矛盾。

  只有第四环的人们本身就有许许多多的矛盾,那样他们的统治才会具有持续性,才会稳固。

  “都停下,别打了。”

  为首的警卫已经开始拉开人群,吕落见势不妙,捡起地上的那块破红砖,就朝着自己脸上砸去。

  砰!

  这一转头砸的结结实实,就连吕落自己的脑袋都后仰了一下,可砖头几乎粉碎,但他的脑门子却一点事都没有。

  【序列D-00-极坚韧效果生效,所有伤害-7%,伤害最终值-1。】

  【板砖伤害不足,你免疫了此次伤害。】

  “艹,怎么会有这么傻X的序列?”

  【唉你这个人,上次你和圣光蜘蛛李曼婷战斗的时候,还大吹特吹坚韧牛逼呢!这怎么就翻脸了呢?】

  警卫已经快要走到吕落身后,吕落实在没办法了,一把扯断了自己的一根铁质床腿硬生生的在自己头上划拉了一下。

  鲜血终于顺着脑门流了下来,吕落立刻把鲜血抹的满脸都是,看起来十分凄惨。

  当警卫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猛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了警卫的手,嗓子里已经满是沙哑。

  “警卫大哥,救我……带我去医务室,找韩教授!”

  吕落刚说完,身体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名警卫看吕落满脸的鲜血,僵硬的身体,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都看什么啊,这是要出人命了,赶紧救人啊!”

  几个警卫立刻找人把吕落架了起来,送往医务室。

  周围刚才被吕落痛殴的同学,此时是懵逼的,刚才吕落还天神下凡乱杀一通。

  这个时候怎么看起来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他们这里还有能给吕落打成这样的人?

  难道是他们趴在地上的时候,吕落被人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事态的发展,就和吕落之前预计的一模一样。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些人没有说他们是几十个打一个,有说的,也是支支吾吾。

  为首的警卫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判断具体的情况,目前他们所知道的情况只有一点。

  那就是这些人的伤势程度好像都出奇地一致,大部分人好像就挨了一下子。

  其中一个警卫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的上司。

  “卫长这会不会是一个人做的?”

  被称为卫长的人微微蹙眉,他一把抓起牙齿已经快要掉光,脑袋上还被开瓢的程雄。

  “你们这边到底怎么回事?”

  程雄看着警卫长,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身上还背负着资助合同。

  这个时候总不能说他们几十个打一个还输了,那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万一被虹耀猎物公司单方面解除合同,那他的未来也就没了。

  程雄可不是吕落他们,他没有那么大的心,敢自己下海,所以,自己找的事,含着泪也得把这口锅给接了。

  “没事,就是正常打群架,受了点伤而已。”

  程雄说话都漏风了,警卫长怎么看都不像是打输了那么简单,而且6号宿舍应该已经被程雄拿下了才对。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警卫长也不会去追问,不过今天这个情况,是6号宿舍有变故啊?

  警卫长也不是第一次见这种校园团体冲突了,这样的冲突,几乎是第四环几个大公司博弈的缩影。

  这些大公司会尽可能地把第四环本就不多的人才收入囊中,至于是培养还是怎么用,那就不好说了。

  他只是个小小的警卫长,只要不出什么重大危机事件,比如掏枪或者死人了,基本上懒得去管。

  立刻就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聚众斗殴,双方互有损伤,各方头目已经私下和解,剩下的让校方自己处理好了。

  喂,你们别在这里装死了,能自己起来的,全部自己去医务室,起不来的,打电话叫医院的救护车吧。

  韩教授的精力有限,不能一次性治疗那么多人。”

  听到警卫长的话,还能站起来的学生沉默而有序地爬了起来,纷纷朝着医务室走去。

  相比起医院那高昂的费用,还是医务室来的比较划算。

  ……

  被人用担架抬到医务室的吕落,滴溜溜的转着自己的眼睛。

  他发现学校的医务室很大,几乎已经可以比肩小型医院了。

  大学建那么大的医务室,这是要干啥?专门用来处理校园暴力伤患的吗?

  此时收容室的床位都被住满了,吕落发现周围几个病床的人都爬起来看着他。

  “一年级的?哪个宿舍又干架了,说说呗,在这呆着挺无聊的。”

  吕落看着这些还绑着绷带的学生,脑子里灵光一闪,做戏要做全套,那就让这件事情坐实团体斗殴吧。

  “我是6号宿舍的吕英俊,今天的事情,要从6号宿舍的酒皇权浦和拳王程雄的争斗说起了……”

  就在吕落给这些人讲故事的时候,零临时接到通知的韩诗雨立刻赶到了医务室。

  兼职医生本来就是她自己的意愿,因为她是黎明教会的慕光者,治愈他人本就是她的工作之一。

  韩诗雨的步速很快,她一边走,一边穿上了白大褂,顺便问起了目前伤员的情况

  “伤者很多?有没有重伤者。”

  这名负责交接的警卫立刻点头。

  “嗯,伤者目前一共有53人,其中有一人重伤,感觉已经快要不行了,所以赶紧让您去看看。”

  “重伤!快不行了!”

  韩诗雨面色有些凝重,脚底下的步子更快了。

  可当她和警卫来到伤患收容室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些不对劲,里面的人,好像在讲故事!

  此时收容室的里面,吕落眉飞色舞,其他几人聚精会神。

  “只见那酒皇权浦,一记乌鸦做飞机,直扑程雄,但被程雄一招马尾甩苍蝇挡下。

  两人激战正酣,不分伯仲……”

  站在门口的韩诗雨面如寒霜,吕落的声音她一听就能认得出,这个家伙,终于回来了么?居然在讲故事?

  【门外有人来了,你最好准备一下。】

  韩诗雨大步走进收容室,吕落听到有人进来,立刻闭嘴,躺在床上装死。

  “哎,你还没说完呢?接下来呢?”

  周围的几个老哥有点急切,主要是因为吕落的故事说的着实精彩。

  吕落对周围的几人眨眨眼:“回头再说,先应付他们。”

  周围的几个老哥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也都纷纷躺好,做好一位病人的本职工作。

  韩诗雨打开灯,对一旁的警卫问道:

  “谁是重伤者?”

  警卫立刻指着吕落的床位说道。

  “就是他,他快不行了,韩医生赶紧给他看看吧。”

  韩诗雨一把将满脸鲜血的吕落抓了起来,朝着房间内走去,吕落还没开口,她便主动支开了警卫。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保住他的命,你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好的,麻烦韩教授了。”

  被单手拎起来的吕落也不敢吱声,一直到韩诗雨把门关上,他才笑憨憨的看着韩诗雨。

  “韩教授,好久不见。”

  “嗯,是好久不见了。”

  韩诗雨没有放开吕落,而是直接把他丢到了检查床上,大致看了一下吕落脑袋上的伤口。

  “你这伤啊,幸亏来的及时,要是再晚一会送来,伤口就愈合啦!”

  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