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 > 第108章 我是东环大主教
  ”!啊笑玩开会真授教韩“

  ?呢坑火算能么怎我,呸呸

  ?么推里坑火往人把是不这?己自给推竹心齐把?么什想在底到,雨诗韩个这

  。种那的果果赤!示明是而,了示暗是不经已这

  ?思意么什这?吗错搞没你,是的说想落吕

  ”?啊“

  ”?吗对得说我得觉你,人女的他其是不而,她于注专更该应你得觉我,以所

  。了亮漂很经已得长竹心齐得觉我且而?吧助帮所有会都你对该应,愈治,力斗战,力能的她

  。瓶红小囊血是止不,力潜的她了到看也该应你,点一好竹心齐对该应你,且而

  。点一敛收是还好最你,里间时段这的炼修区教在,落吕过不,你管会不我活生私的你

  。到闻能都上本基,坏没子鼻要只,重么那味气人女的上身你,了行“

  。做没是就那,认承不要只

  。的认承能可不都子辈这,的认承能可不是认承,年过家回,严从拒抗,穿坐底牢,宽从白坦

  ”。觉睡里家在直一我上晚昨?么什说在你授教韩“

  ”。上晚昨,啊嗨挺得玩“

  。了变上马色脸的雨诗韩,后走竹心齐在

  。一之条教是也,密秘的人别重尊过不,么什说落吕和要雨诗韩奇好很竹心齐”。了道知,哦“

  ”。说你跟独单要话些有我,下留落吕,去出先你竹心,了行

  。力能的落吕白明会就你,候时的茫迷入陷了到真“

  。释解算打没也雨诗韩过不,求要的样这有会么什为雨诗韩解理不些有竹心齐

  ”!啊技武的会教过习学没也且而,有没都辉圣连他可?他教请,我“

  ”。落吕问问以可实其,白明不想你情事些有,中程过的炼修在果如,竹心,的心放较比是还我事做落吕“

  。头点点雨诗韩

  ”。吧心放,授教韩的道知我“

  ”。了己自你看要就,做何如候时到,战挑员成会教会定一以所,员成会教是不都至甚你

  。落吕是其尤,对针的员成会教他其是还,题问要主的对面要需,区教的环东了到们你

  。的我给会是还,子面点这门入过不,伙家的执固较比个是人大星乔然虽,了以可就去信绍介着拿们你“

  。竹心齐了给交,信绍介份一了出拿身转,说没都么什过不,眼一落吕了瞪地厉严些有雨诗韩

  ?灵么这就真?吗子鼻狗是都道难人女些这,妙不觉感时顿落吕,作动个这她了到看

  。子鼻嗅了嗅眉皱就,眼一第的落吕到见雨诗韩,后间房的雨诗韩到来人两

  ”。奖夸的你谢谢,好就那“

  。笑了笑即随,体得着穿她夸在落吕为以是只竹心齐而

  。脯胸的拔挺和姿身的人勾竹心齐是,质气和点优的说落吕

  ”。的题问有没定一,了来出现体都质气和点优秀优的人个整你把,体得很着穿“

  :道定肯,束装的竹心齐下一了察观的真认他以所,了思意好不更落吕,说一么这竹心齐

  ”。礼失想不可我,里那人大星乔去?样么怎着穿的天今我那,貌礼不些有我才刚,歉抱“

  。歉了道落吕和还,度态的劣恶些有才刚己自了起收便,假作似不情表的落吕见,样一落吕了看竹心齐

  !吧腿的你看在我说能不总,智机的己自慨感落吕

  ”。情事的肃严件一是可这,好穿服士武的会教把有没有你看在我,额“

  。好不些有着跟也度态的落吕对以所,好不名莫些有情心的竹心齐让道味种这过不

  。么什是楚清不体具竹心齐,道味他其些一有还中其,味气的水香着混味汗的人女和人男是

  。道味的合混股一是这,味气些一了到闻上身的落吕从她,候时的近靠人两

  。路思的落吕了断打眉皱竹心齐”?质体和量力?么什看在你“

  ”。多得强要该应,质体和量力,者凡超是竟毕“

  。来起比对莲青李的上晚昨和就住不忍落吕,腿大的称匀又长细竹心齐着看

  。了多思意有服徒信的大宽种那前之比这,嗯,眼两了看多就住不忍落吕

  。来出勒勾美完线曲的人傲她把,腰束身紧,服士武会教的眼亮常非身一了穿竹心齐的时此

  。竹心齐了到碰口门在好刚落吕,候时的舍宿雨诗韩了到来

  !呢样这会谁,穷的真是不果如,车列道轨坐择选然依落吕但,款巨的多万3怀身然虽

  。心担很是不也的么什毒病,故缘的者噬吞有且而

  。错不还现发然居,后之了吃次这过不,西东的生吃欢喜太不来本他

  。身刺肉物动种某的来拿里手者侍从时所会过路是,饭早的落吕

  ”!啊亮漂很也米小“

  。头的米小乔摸了摸她,好很然自情心的瞳月白,己自夸子孩小到听

  。道说的嘻嘻笑边一,吃边一,棒物谷根一着拿米小乔”!亮漂好姐瞳月“

  ”。题问没我,姨阿兰李,的气客么那用不“

  ”。错不还该应道味过不,陋简些有,吧菜饭的环四过吃没姐小白“

  。思意好不些有,情表的讶惊些有那,时肴菜到看瞳月白了出看也兰李

  ”。的道知是还我点这,师械机才天的环内是你,了谦过姐小白“

  :道说地板死分十,思意的口改点点一有没然依星乔过不,逊谦分十前面的星乔在瞳月白

  ”。人通普的过不通普再个是只我,来起比您和,以可都瞳月者或,白小我叫,人大星乔,了姐小白我叫要不“

  。漠冷的外之里千于人拒种那了到觉感然依瞳月白但,貌礼有分十话说他然虽

  。净干很得理打但,袍师牧的单简着穿只上身,洁整很得理打发头,人男年中的俊英分十个是星乔

  ”。吧饭吃快,姐小白“

  。的过吃没来从是瞳月白,西东的样这棒物谷环四少至,素朴分十然依但,的过备准心精她为兰李是经已式菜些这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奇好的知未对,奇好的粹纯是只,思意的屑不有没

  。神出怔怔些有,肴菜的酸寒些有着看瞳月白,上桌餐在坐,楼了下

  。徒教的行独立特又,素朴分十名一是实确教主大星乔,所住通普的环四住,人女通普的环四取

  。信相会不都人多很,家的教主大环东是里这人生陌个一诉告果如

  。西东的钱值有没也,西东的注关得值么什有没乎几子房间这,外之此除

  。鸦涂的孩女小有还,品艺工手的单简些一,修装的质木,陋简的奇出里这是,的奇惊瞳月白让较比

  。了方地的全安为最环东个整是上的说以可该应里这,家教主大的环东为作

  。兰李,妇主庭家,人女环四的通普个一是,妈妈的孩女小而

  。米小乔,儿女的人大星乔是就,孩女小的饭吃她喊才刚

  。里家的星乔教主大环东了在排安被,所住的她把以所,全安的己自证保要须必但,环四去以可

  。所住了好排安被就,前之环四到来瞳月白,因原的性任较比也人为,殊特过太份身为因

  。饭吃去出备准瞳月白,子鞋服衣上穿速迅

  ”。来就上马我,妈妈你诉告,米小了道知“

  ”。饭吃你叫妈妈,姐瞳月“

  。口门她在现出声孩女小的泼活分十个一,时势伤的己自究研瞳月白在

  ”?吧疤留会不,去下消能才久多道知不,疗治的师牧有没,哎,道知人他其让能不,行不“

  。了眼显太在实,印头拳个那的处央中肤皮皙白,子肚的己自着揉,上床在躺瞳月白

  ”!分过的真,钱块005琴丹颜了要还,了来出打给都饭的吃我把拳一,蛋混个这“

  。边一了候问谱族的落吕把经已,她的觉后知后

  !惨么这的哭会且而,打被会己自到想没她,上床在躺的逼懵脸一瞳月白,里子屋间某的区教

  ……

  ”!啊油加得你,的住不耐是人男,竹心“

  。竹心齐了向移光目把雨诗韩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了失消然居本记日,后之字些这完写

  】。明光的新向走们我领带,醒觉将即它,且而,盘圆明黎块二第的外之会教了除了现发我,好还

  。行不也下冕宗教是使即,心野的长判审止阻法无经已们我,光圣了离背经已,谓所谓所的年些这会教【

  。写书面上在辉圣用始开,本记日个一了出拿她

  。影背的去远送目楼二在站雨诗韩,后之开离落吕在

  ”。好,额“

  。头点能只,色神的厉严又而真认雨诗韩着看过不,句几扯再想还本原落吕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吃饭,虽然简单朴素,但却有着天伦之乐的意思,看的白月瞳有些莫名的羡慕。

  “老公,你从今天开始,要去教课了吧?不主持祷告了么?”

  李兰也是一名教徒,对于自己爱人的工作,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嗯,需要帮内环来的人,还有一些其他教区的优秀学员做一些训练。”

  “每年都有这样的训练啊!这些人还真是麻烦,害你都不能准时祷告了。”

  白月瞳原本以为乔星会说什么为了教会,义不容辞之类的。

  可接下来,他却说了一句自己完全没想到的话。

  “别这么说,毕竟可以多挣一点钱的。”

  这还不是最让白月瞳诧异的,因为接下来两人的对话,更加让人诧异。

  “说的也是,老公啊,按照你现在的收入,在内环买一套房,需要多少年?”

  “大概10年吧。”

  “这么久啊!”

  “是的,内环的房子很贵。”

  乔星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茶,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红色的枸杞子。

  “那,要是我们两一起努力呢?得多久?”

  谈到这里,白月瞳莫名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有一丝凝重。

  只见乔星放下茶杯,缓缓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语气说道:

  “加上你,得30年。”

  李兰:“?”

  乔小米:“??”

  白月瞳:“???”

  本来以为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可乔星居然又补了一句。

  “30年,勉强够首付。”

  “老公,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很幽默?”李兰有些不高兴了。

  “算了,我去上班了,还不知道今年的学员都是什么样的呢,时间不早了,我得去看看。”

  乔星目光远眺,有一种境界高远的感觉,不过只有熟悉他的李兰知道,他这是想逃跑。

  不过两人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自然也不戳破。

  “行了行了,赶紧去吧,那些学员还等着你呢。”

  一旁的白月瞳看着这一家人,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大主教的家庭,居然会是这样的普通。

  她也见过其他的大主教,可乔星给她的感觉,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小白把碗筷放那吧!”

  “不用,我可以帮忙的。”

  白月瞳帮着李兰收拾碗筷,虽然她有很多性格上的缺点,也喜欢端架子,摆谱什么的。

  但她知道,这里绝对不是让她端架子的地方,无论是乔星,李兰,乔小米,都很好。

  “好像要下雨了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一次晴天。”李兰看着灰暗的天空,喃喃道。

  “小米,去给你爸送把伞去,免得他回头又淋雨。”

  “哎,好勒,我这就去,”

  白月瞳对于乔星的教习也有些兴趣,跟着开口道:

  “我和小米一起去给乔星大人送伞吧,她一个人拿着大伞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