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 > 第112章 乔星家的晚饭
  。是不道知谁,的车轮三蹬是她为以我,的识认所会鹅天小晚昨:竹心齐-落吕

  。的泛广挺还友交你,的她识认候时么什你:落吕-竹心齐

  。屁个瞪你,得所动劳,西东的到得题问答回实打实是这我:瞳月白-落吕

  。?心狠么这就你,的你送我,的做我是还臂械机的你:落吕-瞳月白

  。富丰常异容内流交神眼的们他

  。场战神眼了入加也快很,竹心齐的和平向一连就,去回瞪的气客不毫也落吕,落吕着瞪地时不时瞳月白

  。了快愉松轻的样那上早是像不可,饭晚顿一这

  。了下坐乖乖就也人他其,口了开星乔”。吧饭吃下坐都“

  。倍几好了大上量分,因原的数人为因但,卜萝胡个一,肉成合个一,单简么那是还肴菜

  。肴菜个两和物食多许了备准家大为兰李

  ”!了饭吃“

  ”。吧步一算步一走,哎“

  ?货私己自教人的样这个一让能才,现表么怎要他,觉感的手下从无种有落吕,星乔的样这对面

  。趣兴起不提乎几,西东的外之庭家和业事的己自了除对,婪贪不,望欲有没

  ”?么秘奥的术剑有都里具家连“

  】。成而接拼口缺的适合以,过切齐齐刃利的速快常非用,割切为人是都口切具家些这【

  。样那的开斩间瞬刃利被是像就,齐整常异口切的们它是就那,点特个一有都具家些这

  。陋简说以可至甚,单简常非艺工造制的具家些这,话实说

  。身本具家些这是而,单简,馨温是不点注关的落吕

  。佩敬地衷由是星乔对她,出得看,道说着笑竹心齐

  ”。的么什备装,服衣,品妆化的贵很买会还尔偶我,了远差她比我,点一这

  。徒教的诚虔常非个一是真人大星乔,变改么什没也像好,了年01,了样这就前年01家们他“

  ”。的是,嗯“

  ”?馨温很也,单简很家的人大星乔得觉是不是“

  ”。西东的通普最是都也,品物些这的用常中活生是使即

  计不略忽以可乎几,望欲的上质物于对人大星乔来看“

  。现发有没也,圈一了描扫者察观着靠但,西东的类之品侈奢的常异么什有没有,是的找在落吕

  】。验经工木有没显明很者作的具家些这但,糙粗上不说工做,的作制工手是都上本基【

  。情事的中之料预他是都些这,格风修装的朴简,具家工手的质木,家的星乔着视扫落吕

  。实现么这是就,距差的位地力实,驳反嘴还去能不他但,他气怪阳阴以可星乔,楚清很他

  。声吭不实实老老是就,择选的确正最在现,的物人和合场分要是也气怪阳阴,话骚讲去再会不可候时个这他,服舒很落吕让善友的兰李

  ”。了扰打“

  ”。姨阿兰李了扰打“

  ”。来进快,了见有没都久好?吧竹心是你,呀哎“

  。契默种一的间之妻夫们他是算也这

  。夫丈的己自到响影会,语话的间意经不己自怕害她为因,友朋的多太交去有没也她,性殊特的夫丈为因,容笑是满上脸的兰李

  ”。菜饭备准去我,来进快,来进快,啊人客多么那“

  。次一头的来以年多01婚结们他是还这,人客位3现出次一里家

  。况情的客做里家来人请有没也星乔以所

  。女母们她顾照家在是就,情事的外之明黎奉侍了除,者行的独孤个一像就他

  。况情的友朋交人和有没更,子面人卖会不来从也,里这来人的门后走许允会不乎几星乔夫丈且而

  。友朋么什有没都直一家们他以所,别特很都,格性,力实,位地,份身是论无,人的别特分十个是夫丈

  。力活来带里家给以可,多人轻年是其尤,多人为因

  。喜惊是还的多更但,讶惊些有人多么这到看然突到看兰李子妻的星乔,家的星乔了到来着跟们他落吕

  。到走能才时小个半要需概大,话的走步徒人通普

  。远常非域区心核的区教离距但,区教是算也里这然虽,上边的区教在就家的星乔

  。过会不能不但,穷以可穷,水雨波一吸再,则原的肉是也小再雀麻着承秉落吕而,辉圣是的用竹心齐和星乔

  。伞着打人个一瞳月白有只,中雨在步漫,孩小个一人大个4

  。怂会不可她题话个这,眼瞪一瞳月白

  。了不好就气语和速语的话说,候时的前面瞳月白在竹心齐,的么怎道知不

  ”。的背搭肩勾他和还前之?吧去里那到好有没也你且而

  ?呢的么什心操里这在你?吧系关有没你和乎似,系关有没有间之他和我“

  ”。的疯发会计估,密亲么那人男环四个一和女圣的们他道知徒教些那的环内是要!了见看都才刚我,系关有没间之们你说还“

  。面地了离撑脚把,肩着耸,上子桌在按手双她,后之了走星乔和落吕在

  。作动小的间之人两才刚了到看然自,人两着盯直一瞳月白

  。了开离落吕着带星乔

  ”。了道知我“

  。去头过别,手的落吕了开推竹心齐

  。的手住拉伙家的样这落吕让该应不也,人他其有没算就!呸呸

  。在存的人他其有还里这且而,思意好不很是还但,次一第是不然虽,了事回一另是又她住握落吕,事回一是落吕住拉己自

  ”。的事没,心放“

  。上背手的竹心齐了在放掌手的己自将落吕

  。了问别是还以所,打被会九八有十,题问个这问候时个这,着思寻他过不,问问想也实其落吕

  ?试试俩他让能不能,啊道知不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吗行迪卢【

  ”。行不也雨诗韩,住得留人没环四,他杀要我果如“

  。后退地然自不竹心齐让辉圣的大强,开睁然猛后然,睛眼上闭缓缓,竹心齐眼一了扫星乔

  。顺温样那的来出现表时平她是像不的真候时有,格性的人女个这

  。候时的后断一方古和他为要说口开竹心齐,外墙在是还,惊吃的次一上,惊吃些有现表的竹心齐对落吕

  ”。他对针或他害伤你望希不我,友朋和伴同的我是且而,人的重看人大雨诗韩是落吕,人大星乔“

  。告警的正严了出发星乔对来起站然居,她的婉温向一,手的落吕下一了拉竹心齐,候时的开离落吕在

  。备准理心了好做经已都他

  。走赶他把者或又,庭家的他近接来再要不,他告警词严会是来下接星乔管不,事懂很落吕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是,额“

  ”。来我跟你“

  。落吕的安不立坐些有了向移光目将星乔,瞳月白和竹心齐好配分

  ”。的好“

  ”。的好“

  。要需不?么法想的人别意在要需他过不,付对不的间之人女个两出看能然当星乔

  ?么硬僵常非系关的人两这来出不看星乔道难,着思寻落吕

  。点极了到男直也,点极了到意随直简,式方配分员人个这的星乔,说不得不

  ??:竹心齐

  ??:瞳月白

  ”。吧起一在住,下一就将就晚今个两们你,房间2有只,小较比家们我

  。题话有很该应起一在,子孩女的轻年是都们你,人大女圣和姐小白“

  。竹心齐和瞳月白了向看头扭又星乔,时这

  。楼了上兰李着跟便,情事的事故讲者或耍玩提有没,星乔口一亲地闹不哭不她,事懂地外格也晚今米小乔

  ”!哦了觉睡去我那,亲亲爸爸“

  。吧要重常非说来夫丈于对,人客的来天今是能可

  。对才事故讲米小给前睡在会都他,地何时何论无,话的常往是果如,样一太不些有夫丈的天今觉感兰李

  ”。好?啊“

  ”。吧觉睡去回米小带你,兰李“

  。示指步一下的星乔待等,上子桌在坐便人三,后饭完吃地实实老老

  。菜饭的吃好别特算不顿这了起吃始开,了流交神眼敢不也再人三,口了开星乔

  ”。去出就,饭吃想不果如,睛眼是不,嘴是的用饭吃?吗饭吃好好能们你“

  。了么怎是问敢不也,怕害点有都神眼的人三着看米小乔得弄,话说不也,瞪相互是就正反人个三

  】!了来起毒恶,神眼的人女个两【

  。A对,说以可我,法说的落吕照按过不,人骂我许允不光圣,了算……放你:瞳月白-竹心齐

  。女男狗的光圣渎亵,象对谈里这在却你,女圣是你说人别:竹心齐-瞳月白

  “我和他勾肩搭背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圣女,如果连自己的婚姻都主宰不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齐心竹撇撇嘴。

  “希望罗议员会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好说话,让自己的女儿和四环的孤儿待在一起。”

  提到罗议员,白月瞳明显心虚了一些。

  “哼,我晚上睡觉可是会蹬被的,你最好不要和我睡一起,免得被我蹬到地上。”

  面对这样的威胁,齐心竹根本不在意,她可是2阶慕光者,力量之强,根本不是白月瞳这种菜鸡能撼动的。

  “我奉劝你晚上最好不要蹬被,不然的话,会被我一脚踹到床底下。”

  “你!”白月瞳拿齐心竹还真没什么办法,身份地位什么的,压不到齐心竹。

  自己又打不过她,难道要召唤机动体装甲?那样就不是一次简单的吵嘴事件了。

  “哼,齐心竹,你少得意,说真的,你想过和吕落走那么近的后果吗?”

  白月瞳的警告让齐心竹愣了一下,和吕落走的近,是因为韩诗雨要让她从吕落的身上追寻黎明。

  至于后果?她当然想过,而且韩诗雨也告诉过她。

  “为了追寻黎明,我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白月瞳看着一脸圣洁的齐心竹,一时间有些呆住了。

  因为齐心竹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圣辉,让白月瞳也觉得很舒服,她好像没那么讨厌齐心竹了。

  “算了,睡觉。”

  齐心竹看着白月瞳的背影,心里的那个疑问一直挥之不去。

  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找吕落呢?要不要问问?

  “喂!”

  “大晚上不睡觉,你要干嘛?”

  ……

  深夜,吕落跟着乔星,在教区里散步,乔星没有主动说话,吕落也没有主动去问问题,看着行进的方向,吕落隐约猜到了乔星要带他去哪。

  乔星的步速很快,如果不是吕落有20点敏捷,加上22%灵巧增幅,他真的跟不上乔星。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约莫5分钟的时间,居然就已经完成了之前半小时的路程,返回了剑术训练场。

  “以前没有系统学习过剑术吗?”

  “额,没有,乔星大人。”

  乔星的第一句话,不是让吕落走,也不是警告吕落,而是问吕落有没有学习过剑术,这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留下结果是好的,这让吕落有些振奋。

  “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吗?”

  “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

  “……”

  吕落有些纳闷,好好的一个大主教,为什么讲话总是这样阴阳怪气的呢?难道阴阳怪气会让人舒服点么?

  吕落仔细想想自己阴阳怪气的时候,好像确实挺舒服的。

  “我们开始吧!”

  乔星从旁边的十字剑架上,拿起了一把教会专用十字剑。

  这样的双手大剑吕落之前是不怎么用的,他平时用刀,可这个时候为了学习圣辉十字剑术,他只能跟着学。

  “嗯!”

  “你知道为什么教会使用剑么?”

  吕落一愣。

  “乔星大人白天不是说过了么,大剑更适合对付体积庞大的异种……”

  “不对,那些都是骗人的。”

  “额……”吕落闭嘴,选择听乔星继续说下去。

  “教会使用剑,放弃了战刀,长矛,战锤,原因很简单。

  是因为教会发现当实力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剑是最强的,杀人最快的,破坏力最大的。”

  吕落很想要在这里反驳一下乔星,他觉得刀应该也很强才对,至少现在,他用起来很舒服。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开口的欲望,毕竟站在他面前的,是四环的最强剑术大师,先听听乔星的解释再说吧。

  乔星看了一眼吕落腰间的怨灵之刃,笑了笑。

  “你是用刀的,对于我的这种说法,肯定是打心里质疑。

  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随着你实力的提高,甚至不需要别人去提醒,你自己就会发现,这些武器都不如剑。

  这不是我说的,而是所有废土超凡者都默认的一件事情。”

  吕落看了看自己的手里的怨灵之刃,他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变强了之后,刀会变得不行。

  “为什么?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