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乱世下山 > 第030章 是?还是不是?
  王不言内心泛着波澜,却表现得格外的平静,让人看不出异样。

  毕竟小鬼子和二鬼子在前边呢。

  真要是让小鬼子觉察出了不对劲,那边上那几具血都还没有凉透的尸体,便是下场。

  此时,王不言的心情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

  自从他那天听说了县城的城墙上挂着一具道士的尸体之后,他的心就像是绑在了这里似的。这些天他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甚至还做过几次噩梦,梦里,一道高大的城墙上挂着一具道士尸体,他急切地想要看清那尸体的模样,可是任凭他怎么地调整角度、方向,那具尸体竟诡异地会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始终把身子背对着他,只留一个后脑勺给他。

  虽是看不到模样,但又给了他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让他觉得那尸体是他熟悉的人。

  他想尽办法,找来梯子要上去看个究竟,可是每次正当他要接近那具尸体的时候,就会突然窜出来许多的小鬼子和二鬼子,将他团团围住!然后一个长得跟矮冬瓜似的小鬼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脸邪性地对着他坏笑:“八嘎压路,你的终于上当了!”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然后便是无数颗子弹射向了自己……最后硬生生把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同样梦,他连着做了几次。

  这让他更加想弄清楚这具尸体的身份了。

  昨天老狗子告诉他没查出来……

  但现在。

  他亲自来到了东安县城的西大门下,可以近距离亲眼看看那尸体了,却发现,他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那尸体已经腐烂了,腐烂后产生的尸液流淌了下来,在城墙上淌出了一道道黑漆漆的印子。

  虽然隔了数米的距离,可是王不言还是闻到了腐臭的味道。原本,昨天听了老狗子的话之后,他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尸体的腐烂程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坏。

  前边的汉奸们一个个都不禁皱起了眉头,捂鼻子的捂鼻子,甚至还有人改用嘴呼吸,就怕那臭味。

  王不言心里只想看清楚那尸体,可是看到的画面却是,那个道士尸体的脸都已经腐烂到能看见骨头了,更别提辨认什么模样了。甚至连那身上的道袍也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早已被鲜血和尸液染成了酱褐色,破破烂烂的,只有那道袍的领子让他觉得熟悉,像是他六师兄的,可他又不确定……

  老狗子贼机灵,知道王不言这次之所以会来县城,就是为了墙上那具尸体,他自然要让王不言看个清楚。所以他走在了王不言的前边,并用身体把王不言挡在了身后,不让前边的小鬼子和二鬼子看到王不言的举动。

  为的就是让王不言能有足够的时间看个清楚。

  “八嘎压路,哈亚咕,哈亚咕……”

  王不言正想再细细地看看那领子是不是六师兄离开清风观的时候穿的那身,却在这时,前边的小鬼子不耐烦地嚷嚷了起来。听到这鸟语,王不言赶紧把目光给收了回来。免得被小鬼子看到自己的举动。

  “都听到没,后边的赶紧他娘的快点,没见太君催了呢!”那鬼子旁边的二鬼子随即大声的吼了一句。

  他们前边的汉奸本来就不多,虽都老老实实的排成了一排,却也不够小鬼子检查多久的。王不言不敢再抬头去看,跟着老狗子往前走了几步。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检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小鬼子和一个酒糟鼻的二鬼子。

  王不言瞄了一眼,那俩家伙检查的方式貌似不怎么严格,除了检查检查证件之外,就只是看看人……王不言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一切都有所准备。

  又过了一会儿。

  老狗子递出了证件,那小鬼子看了眼,一挥手……旁边的二鬼子也补了一句:“下一个!”

  老狗子想过无数个混进县城的方法,却没想到小鬼子的检查,跟玩似的。这让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嘴角上扬,进了城墙之后,这就笑着回头,就等王不言了。却哪成想,他这一回头,赫然就看到负责检查的那个酒糟鼻二鬼子手中提着一把盒子炮,直直地顶在了王不言的头顶!

  老狗子一下子就急了,不好,狗日的这是要对小道爷动手!他娘的,完了完了,小道爷这是要完了啊!

  老狗子这心一下子就被狠狠地揪了起来。

  那酒糟鼻二鬼子斜挑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王不言,看了看那小鬼子手上的证件,又看了看王不言,“你叫伍大奎?”

  “嘿嘿,是我,是我!”王不言点头哈腰地答着,脸上故作慌恐的模样,一脸惧意的看着那小鬼子手上的枪,害怕走火似的,却又表现得很坦然,竟跟刚才那些汉奸一个鸟样!要不是老狗子知道王不言的底细,在路上瞧见,怕是得把他当汉奸给杀咯。

  老狗子在城门里面听不清外面的情况,是越看越揪心,越听不到越揪心,怎么办?那二鬼子会不会开枪?小道爷能不能一个人把城口的这些小鬼子和二鬼子全都干掉?他胡乱地想着,甚至手都已经暗暗搭在了腰间的盒子炮上……

  那酒糟鼻子二鬼子却是冷哼一声,“长得跟个娘们似的,这证件,怕不是从哪儿偷来的吧!”

  “耶,刘爷,瞧你说的,这还能有个假?”王不言陪笑道,“刘爷可真会说笑。”

  “你认识我?”

  “嗨,刘爷您贵人多忘事,上次我和我们胡汉三胡三爷,还给你打过招呼呢。也是,小的人微言轻,刘爷哪儿记得住我啊。”王不言嬉皮笑脸的一笑,见那酒糟鼻二鬼子脸上笑了笑,很受用这话,他赶紧借坡下驴,“刘爷,来之前我们胡三爷还说了,改天必定亲自登门拜访!”

  “蓝河镇的胡汉三?”酒糟鼻二鬼子笑着问了句,手上的枪指着王不言的脑袋也没那么用力了。

  王不言笑道,“对对对……”

  “八嘎压路,你们的说什么的干活!”边上那戴眼镜的鬼子看着两人嘀咕了半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吼着骂了一声。

  那酒糟鼻二鬼子赶紧将枪一收,陪笑道:“太君,盘问清楚了,没有问题的干活,这个人我认识,是大大的良民的干活!”

  “哟西!”那戴眼镜的小鬼子一听,刚才还绷紧的脸上终于缓和出了一点笑意,将手上的证明往王不言手里一递,“你的,可以,进去了的干活!”

  “谢谢太君,谢谢太君!”王不言接了过来,“刘爷,那您忙,我就先进去了。”

  那酒糟鼻子二鬼子不耐烦地道:“滚吧滚吧,见了你们胡三爷,让他别忘记老子让他办的事!”

  “得嘞,我一定带到!”

  城门内,看到王不言终于检查完了,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老狗子的都愣住了,刚才他都以为王不言怕是得像城门口的那几具尸体一样,死那二鬼子手里了!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跟小鬼子火拼了,可结果,王不言竟屁事都没有,这就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他有些懵。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