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两世为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神教征兵副元帅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当时众人一见老族长叶天正远远地迎上前来,都加快速度,也往前迎,随后一起往村子里去了。

    一路上,众人是争先恐后、七嘴八舌地向叶天正讲叶经秋痛揍彭霸王,宓天良献上三千晶币的事情,叶天正听得连声“唔唔”,眉眼都笑。

    ——先不说叶经秋带着一众叶家人回来。

    且说天良工坊坊主宓天良,套好了车马,急急往归江城赶去。

    自天良工坊到归江城,也有一百三十多里路程,宓天良于辰时未出发,到了午时初赶到了归江城。

    等到宓天良进了城主府,却是扑了个空:

    城主不在,只见着了自己的姐姐宓天蕊。宓天蕊听了弟弟的一番话,作不得主张,只好说道:

    “弟弟,我一个妇人家没什么见识,这事还得等你姐夫回来,看他怎么说。”

    宓天良心中忐忑地问道:“二姐,二姐夫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宓天蕊道:“快的话就在午时,慢的话要到申时未。”

    宓天良无奈,只好苦等,心中只盼姐夫早点回来,不料却一直等到申时过半,城主才回来。

    宓天良见了姐夫黄友成回来了,赶紧迎着道:

    “姐夫,今天工坊可了不得了,出了件大事情。我巴巴地跑来给你报告,都等你半天了!”

    宓天良这话说得咋咋唬唬的,黄友成却是对这个舅爷子的这种腔调司空见惯,根本不把他说得什么“出了件大事情”当作一回事。

    黄友成摆摆手,说道:“天良,能有多大个事儿?看把你紧张地,先吃饭,我也是饿了——吃完饭再说罢。”

    宓天蕊道:“夫君,今日究竟何事,忙到现在没来得用用饭?”

    “神教有个元帅,不知何事要经过我归江城;上头先有人通信于我,叫我今日到东山镇等候。

    不料过了约定时间一个多时辰,那元帅却仍然迟迟未到。我一托人打听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儿,却原来是神教征兵,为着征召一个重要的人,竟然派来了一位副元帅!

    我也不知这位元帅是四大神教中哪一教派的,只打听得是这位副元帅亲自来我归江城,就是要遴选挑人来着。”

    宓天蕊就道:“哎哟,夫君,你没等见到元帅大人就回来了,以后元帅大人会不会怪罪下来?”

    “这个自然是不会,本城主前去,一是公干,二是为着接纳,三来也是接到通报,说元帅今日不到本城,为夫我才回来的。”

    却说宓天良听了这个话,心头那个激动啊,话都要说不伶俐了,只见他急急忙忙地说道:“姐夫!这、这、这元帅我见到了!”

    “什么?!你见到了,莫非你刚才说的‘工坊出了大事儿,’就是说你见到了元帅?”

    “——是,是的。”宓天良脸绽红光。

    “你怎么不早说是见到了元帅了呢?现在我还吃什么饭啊,赶紧地——来人啊,备马!”

    这黄友成一边叫人准备,一边嘀咕:“元帅怎么跑那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

    这边黄友成在前面边说话边往外面走,后面宓天良就跟着要追出来;却被他姐姐一把拉住,就听这宓天蕊说道:

    “弟弟,你这两个月没来了,刚刚等你姐夫又饿了半天,干脆吃完饭再走吧,你姐夫他是公事,你跟着搀和什么?”

    宓天良只好冲着姐夫叫道:“姐夫,这元帅现在在叶老庄。我已经给他献上了三千玉晶!”

    “知道了!回头来我给你三千玉晶!”黄友成头也不回,边走边心中吃惊:

    这元帅去那叶老庄做什么?那姓叶的却是我家祖上的仇家。我这些年也没明着下手,只不过阴他姓叶的几回罢了,莫非这元帅与他叶家有旧?若是如此,可有些不妙!

    此时天色向晚,黄友成也顾不得这个,一声令下,调动五百城卫,带着灯笼火把,又叫上白天里安排好了的一班子鼓乐手,一行人就迤逦往叶老庄来。

    却说叶经秋回到叶老庄之后,与众人一起把今日之事,前前后后首尾不差地跟族老、义父及村上的人们说了一遍,然后叶经秋就把三千玉晶取出来,交给叶天正两千,交给叶保仁五百,自己留下五百备用。

    叶天正道:“经秋娃儿,我们平常人家,一年辛苦也只是挣一百来个玉晶罢了,有的还挣不到这个数。这一笔巨款,本来都是你自己的,我哪能收你这么多?还是给你义父保仁吧!”

    叶经秋笑道:“族老爷爷,我给你这两千玉晶,部分给你自用,其余部分正好用来购买一些材料,建筑新的祠堂,还有各家房子。”

    叶天正听了,哈哈笑道:“经秋娃儿,一千玉晶,就足够修建祠堂和各家房子了——

    你真是我们老叶家的福娃呀!你一来,我们村就变样了,好日子也就来了!”

    众人都欢欣不已。

    冷天孤见叶经秋与众人叙话完毕,就跟定叶经秋,到后来找了个机会,又一次跟叶经秋说愿意拜叶经秋为师。叶经秋无奈道:

    “冷兄弟,你为何一定要拜我为师呢?”

    冷天孤道:“叶元帅,我本是孤儿,自小被人收养,我的养父只有姓没有名,人们叫他秋乞丐,多数人称呼他叫做秋老乞。

    他老人家是在一个大冷天捡到我的,又因我是个孤儿,于是就给我起个名字叫冷天孤,我也一直用至现在。

    我十岁那年,养父去世,我漂泊到了天良工坊,为了活命,在这里一干十年,直到今天遇上了您!

    我觉得天良工坊我是不能再回去了,我愿意做您的徒弟,一来跟您学本事,将来少受人欺负;二来我觉得跟着您,我个人以后也有个着落。”

    叶经秋道:“冷兄弟,你我一见投缘,不如就以兄弟相称;而且,我的确是不收徒弟的;一来毕竟我自己尚未修炼有成,二来我连自己的身世也没弄清楚,还得继续查找。”

    “那我就跟师父您一起查,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有需要时给您替手换脚,也能尽点心意。”

    叶经秋道:“冷兄弟,我要走的是长生之路,这条路,以我这几年的经历来看,我觉得这条路极多凶险,你也替不了我的手换不了什么脚,何况我又怎么让你为了我而去无故地遭灾受难?”

    冷天孤听了,心中酸苦,嘴里改口说道:“叶元帅,你既然是元帅,总得要个侍卫吧?

    我愿意为您端茶倒水、牵马坠镫,但求叶元遇收留小人!”说罢,冷天孤就要下跪叩头。

    叶经秋虽与冷天孤没有多少交往,但也看出了这人是个面冷心直之人,心知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经历惨痛,必不会这样地坚持要追随自己;如果自己再是十分拒绝,必然不妥哟。

    于是叶经秋沉思之下,对冷天孤说道:

    “冷兄弟,既然你一定要跟随我,你且在这叶老庄住下了,以后有时间,我倒是也可以教你几招拳脚。”

    冷天孤大喜,口称“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说着就要跪下来。

    叶经秋一把托住,说道:“冷兄弟,我没答应做你师父,你万万不可如此!”

    冷天孤道:“原来叶元帅是答应收小人做个亲卫!小人叩谢元帅大人!”

    叶经秋道:“冷兄弟,你又误会了,我看你是个正直之人,所以当你是个兄弟,你怎么可以这样一再地要跪下叩头?”

    冷天孤听了,只得站起身来,说道:

    “既然叶元帅不肯,我还是以‘三哥’称呼叶元帅。但我心中,无论如何,是认定了三哥是我的元帅,我今后就是三哥的亲随侍卫了!”

    叶经秋无奈:“你如此想法,也只得由你了。也罢,我在村头阵门处安置有房屋,待我跟族老爷爷说清你的事情,你就住在那里。

    今后如有时间——我所学本就粗浅,教你几招,用来防身,你看怎么样?”

    冷天孤听了,不胜欣喜,说道:“谢谢三哥!”

    叶经秋当即就将此事跟叶天正说了,叶天正自然同意。

    叶经秋安排好冷天孤的事情,就与辛媚二人一起,就着月光,沿水而行,绕全村查看外围防护阵图各处布置建造情况。

    自村头阵门处起,这里布置的是一个太极阵图。

    那蜃树就栽种在阴鱼鱼眼之地,阴鱼却又是以小五行相生阵法布置,以积聚生气,满足蜃树生长所需;

    阳鱼鱼眼处布置护阵人居室,这里本是叶经秋学元圣利的做法,建以自住之用;

    这护阵人居室处也是用一个小五行阵,却是取五行相冲阵法,以冲击阴鱼鱼眼,促发阵法,白天则以迷魂阵法为主,夜晚则以困龙阵法为主,两个小五行阵,相冲相生,取一元复始之法,因而可以独立运行,同时又为村子外围护阵之总枢纽——

    因为这里是全村进出要道,所以阵法布置上,叶经秋很是多费了许多心力。

    自阵门处太极图阵向北,直到村子西北角上,依次布置的是两仪阵、三才阵、四象阵、到西北角上的五行阵。这里的五行阵却是个大五行阵。

    自此阵向东到村子东北角上,依次布置着六合阵、七星阵、八门阵;到九宫阵时,这九宫阵自然是落在东北角上。

    由此九宫阵向南,直到东南角上,又倒序依次布置着八门阵、七星阵、六合阵,直到东南角上的五行阵。

    由东南角上的五行阵*,到村头阵门太极阵图处,依次是四象阵、三才阵、两仪阵,最后归入阵门太极阵图之中。

    ——从这里可看出,村庄护阵从太极到九宫,再从九宫复到太极,一元复始,循环往复,这便是叶经秋借鉴了闯四关七阵时所领悟到的,那九宫诛魂阵和太极阵图的巧妙构思带来的启发!

    此时叶老庄人经过了十天的努力,外围护阵已经粗具规模,有了一定的困阵和幻阵威力。

    只是受材料限制,外围护阵全凭栽种各种树木用做阵基,大树小树都是新栽,生根未久,所以护阵尚不能全部发力。而且从五行来看,这一圈护阵,属性为木。

    叶经秋对此心中早已考虑周全:

    五行说“木生火”,故而外围护阵之内,是一条人力开挖的沟,就叫地火沟,沟宽四丈四尺四寸,深三尺三寸,三道底沟,可隔断明火,也可焚烧废弃之物。

    自地火沟向村内,就是千亩良田,分布在村庄外围,这是取“火生土”之意;

    而“土生金”,这个属性,在叶经秋看来,金主肃杀,故而取村内一地作为阵眼所在,设太极图阵,作为全村大阵的主阵眼!

    在这个主阵眼太极图阵的阴鱼鱼眼之内,修建全村祠堂,列各户先人牌位,又在祠堂后辟空地,专供各家埋死葬亡。

    这个阴鱼鱼眼之内所生出的死气,经太极图阵阴阳鱼转换到阳鱼之内,化作生气;就此地修建全村会人家住房,特别修建叫做村老堂的场屋——

    这里是全村阵眼所在,附近建筑、及各家房屋,以村老堂为中心,又得生气滋养。

    这中心总阵眼地带,作为阵眼所建的太极阵图,以祠堂与村老堂为主建筑,掌控全村风水及阵法变化。

    但是,毕竟这里的阵眼所产生的死气不能全凭太极图自行转化为生气,叶经秋另有设计,将之部分自阳鱼鱼眼中引出,与护村大阵木行属性结合,就着那三百亩水面同,在村内修建鱼塘、水井,取“金生水”之意。

    ——由是五行俱全,全村处在一个大阵之内!

    当然,此时这大阵,只有外围护阵初步发动,内部只是初具锥形而已,而且内外尚不能有效绾结。

    若是全部建成,则内外合一,成一大五行大阵,村人居处,则是按三才六合布局。如此,假以时日,这叶老庄将成为一个避秦妙处,世外桃源。

    叶经秋与辛媚二人刚刚巡查一圈完毕,重又来到阵门处,此时已经是夜里戌时末刻。二人先是远远听得有鼓乐之声随风传来,颇令人诧异。

    二人驻足欲待细听,却是不久就听外面人喊马嘶,一片喧哗!

    喧哗声到了近处,突然鼓乐一停,喧哗声静,然后就听有一人领着数人高声喊道:

    “叶老庄可是在里面?神教征兵元帅可在此间?有请叶家族老出来说话!”

    这话从数人口中一齐喊出,响亮得很,原来是黄友成带着人马到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