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万里地山河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其实我不爱笑
  而此刻,神箭军统领咧嘴笑着,看向躺在自己身边同样满身鲜血的二狗。

  神箭军统领咧着嘴,满口红牙,那是鲜血染过之后的颜色,只听神箭军统领虚弱的说道:“二狗,这次没法给你馒头了,我食言了对不起。”

  二狗摇摇头说道:“没事,自从入了大秦军队,入了神箭军,这么多年了,馒头从来没少过,本就贱命一条,活了这么些年的安慰日子,死前又换了那么多敌人,值了!”

  听到二狗的话,神箭军统领不由有些哽咽,若不是他,二狗不用死的。而张邪众人只是围着两人,没有开口说话。

  神箭军统领说道:“之前还说这给你介绍个媳妇,可你呢?为了一个馒头愣是没有去见见人家姑娘。

  直到现在,你丫还是个处,后悔不?”

  二狗面色平静,眼神之中都没有丝毫的波澜,死亡对于他来说,仿佛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二狗平静的摇摇头说道:“有什么好后悔的,女人有什么好的,能比得上馒头吗?”

  神箭军统领哑然失笑,随后说道:“你啊!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好像这个世上除了馒头没有你在意的事情。”

  二狗目光变幻,变的坚定开口说道:“馒头第一,兄弟也是!”

  话音虽极小,但落在神箭军统领的耳中,却犹如惊雷。他一直以为,二狗不通世事,不晓什么情义。他一直以为,二狗的卖力是为了馒头。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不仅仅是为了馒头。也是,否则刚才二狗也不会那样的卖力杀敌。

  这一刻的神箭军统领内心极其复杂,他选择将功力灌输给二狗,不仅仅是因为二狗的箭法高明,也因为二狗脑子似乎不太好,而他心里对于二狗虽然有感情,但相比之下,牺牲二狗是最好的选择。

  但听到二狗的这番话之后,神箭军统领后悔了,其实他大可以自己冲上前去,自爆而亡,但他终究没有那么做。他还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自己能活下来。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错到离谱的事情。

  神箭军统领开口问道:“怎么也不见你咧嘴笑了,反倒是我笑,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如此严肃。二狗,你是在怪我吗?”

  二狗转过头来,看着神箭军统领,二狗缓缓开口说道:“没有,其实我不爱笑的,我一点也不爱笑。可是,母亲走的那一刻说了,她说她希望我每天都开心。

  所以,我每天都在笑,无时无刻不在笑,甚至连母亲走的那一刻我都在笑。

  我不敢不笑,我怕母亲在天上会不开心的。”

  说到这,二狗挺停下了,没有再说话。而围着的众人听到二狗这一番话,眼眶都红了,有些泪点低的,都已经是泪眼婆娑了。

  何为孝顺?此为之是吧!

  众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心中思绪万千。都等着二狗先说话。

  二狗闭了闭眼睛,反复的睁开闭上,他觉得睁眼这件事情,他做起来已经越来越费力气了。几经尝试不成,到最后,二狗索性闭上了眼,不再睁开。

  场面寂静极了,能听见的除了二狗的话音,连风声都不曾听到。

  二狗继续缓缓说道:“我喜欢馒头,爱馒头几乎胜过一切,你们有没有体验过,几乎快饿死的感觉,饿的在九幽地狱的门口走一趟。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那个冬天又饿又冷,母亲额头渗着血,刚一个只剩下半块的硬馒头,递到了我的手中。

  馒头冰冷的比外面的天还要冷,握在手中冰冷刺骨。可我看来,它就是一团火焰。温暖了一整个冬。”

  二狗咳嗽了几声,鲜血从嘴角溢出,但没有人去动,这是二狗最后的时刻了,是第一次讲他的故事,也是最后一次。除了认真聆听,其它的都是多余的。除非能救他之性命。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二狗咳嗽几声后继续说道:“我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冰冷生硬的馒头,是什么味道的。

  直到现在还记得,母亲说她已经吃过了时,那拙劣的演技。

  直到现在还记得,我逼着母亲吃那馒头时,母亲脸上的笑容。那是人间最美的笑容,在我看来。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带回来的馒头越来越好,甚至有时候,还是温热的。只是,母亲额头的殷红不曾褪去过。

  反倒越来越严重了,直到母亲走的那一刻,手中还紧紧的抓着一个馒头。母亲流着泪递给我。说对不起我,她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有很多馒头的地方。

  她不能再照顾我了,她断气在我怀里,我不知道有很对馒头的地方是啊!所以我一直在找……一直在找。

  可……可我没有找到,更是没有见过母亲。从来……从来没有!”

  话音落下,一众人的情绪都有些伤感,这就是二狗狂喜馒头的原因吗?不仅仅是馒头救他之命,更是为了想要见见他的母亲。虽然他知道,这不可能,但他从未放弃过。

  神箭军统领满是鲜血的脸上,划出了两行清泪。这一刻愧疚之心充斥着神箭军统领的心里。

  要不是他,二狗不必死的而二狗说着说着,已然是断了气。神箭军统领愧疚的看着二狗说道:“若有来生,当做牛马,为你!”

  说完,用了能用的全部力气,将自己仅余的生机断绝。算是保留了,最后的尊严和人格的底线。

  其实他的做法也并没有什么不对,为了大秦他付出了一生的苦修,唯一给自己准备的后路就是断送了二狗的性命。人嘛!总归要有私心,或多或少,无可厚非。

  但私心也要有一个度,不能违背人格的底线,违背道德的私心是可耻的,违背律法的私心是当杀的。

  两人生机断绝,张邪红着眼说道:“将我大秦的烈士全部运回云城,厚葬!”

  一声令下,大军开始行动。打扫战场。

  定安城中……

  如今距离大战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那断臂的入圣强者已经回到了定安城,此刻正跪在议事大殿,跪在杨妖刀的面前。

  所发生的一切,断臂的入圣强者已经和杨妖刀一一交代了。

  杨妖刀看着跪在地上的断臂入圣强者说道:“下去吧,好好养伤。”

  听到杨妖刀的话,那断臂入圣强者有些惊讶,杨妖刀竟然如此简单的放过他。不用死,当然是件好事。断臂的入圣强者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离开的速度可是快的很,完全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想来是怕杨妖刀反悔吧!

  李九霖看着断臂入圣强者离开,眼中阴森说道:“大人,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留着做什么?”

  杨妖刀看都没看李九霖说道:“不然呢?杀了他?有什么好处吗?留着他比杀了他要好。杀了他会让其余人寒心,再说了,虽然断了一条胳膊,可修为还在,还有用。

  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杀戮在有些时候并不能决定什么。”

  李九霖恭敬说道:“是大人,小人知错,谢大人教诲。小人只是一时气不过,竟然错过了如此绝佳的机会。”

  杨妖刀则一脸淡然说道:“正常,若如此轻易便得了手,陛下还要我来做什么?随便派个人来不就好了?”

  李九霖说道:“大人说的也是。如今张邪怕已经回到云城了。云城地势对大秦有利,想攻云城可就不太简单了。”

  杨妖刀微微一笑说道:“对大秦有利,对我们也同样有利。一年,云城定然会破。唯一有些难度的,也只有武安城了。而武安城也将是最后一战。

  到底鹿死谁手,就看武安城一战,谁胜谁负了。”

  听到杨妖刀的话,李九霖一惊,看来杨妖刀对于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

  李九霖恭敬之中带着一丝畏惧说道:“看来大人对一切都已经了如指掌了,既然大人胸有成竹。这一战小人便也有信心了。”

  杨妖刀带着微笑看着李九霖说道:“九霖对我如此有信心,又怎会让九霖失望呢!”

  听到杨妖刀的话,李九霖有种倍感荣幸的感觉,能让这位妖孽的男人如此说,这算是变相认可他的话,李九霖心中自然是欣喜的。

  杨妖刀继续说道:“铭轩城攻下了,你这太师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准备好一切,我们要将大本营定在铭轩城了。先去铭轩城处理好一切吧!”

  李九霖恭恭敬敬的点头,此处的恭敬有别于他时,以前只是敬畏的恭敬,而如今是心悦诚服的恭敬。

  李九霖回道:“小人这便去,大人放心。”

  杨妖刀点点头,没有再开口。随后李九霖便退了出去。

  杨妖刀看着李九霖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说道:“人存于世,无外乎随机应变。而用兵之道也是如此。贵就贵在随机应变之上。李九霖这个人,为人处世之上足够随机应变,把握时局了。只是用兵之道却无法共通。

  若是点拨一番,倒也不失为一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