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凡女修仙记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敲打
  在师祖眼前转了一圈,让师祖看个仔细,合成圣君缓缓的起身道:‘雅儿,切勿喜悦过头,以免境界跌落,进入金丹期,自然门中会为你封道号赐新洞府,之前师祖在见你之初便赐了你的道号,这几日左思右想,因为你的桃花劫,师祖想改,在刚刚那一瞬,师祖决定还是放弃了,就叫你灵清君吧,灵动而清纯。’

  张灵雅拉着合成圣君的胳膊道:‘你都说过了,代号而已,师祖都不介意我,我怎么会建议,代号吗,无所谓。师祖,我想跟你住在一起,不想搬出去’

  “门中规制罢了,这里也是你的家,往后师祖化神而去,你也要适应新洞府”

  张灵雅和师祖说着话,一边朝着洞府的方向走去,走到半道,就听见乒铃乓啷的声音,张灵雅柳眉倒竖,她听出来,进入金丹期,这神识和灵力自然不说提升了多少,单看这目视能力,就能模糊的看到是什么了。她结丹前才新购买的丹炉,这已经是第49次新添置丹炉,当她的灵石是石头不成,这帮兔崽子,越来越把她的底线不断地放大。她咬牙切齿,今日定要让这帮神兽知道自己的厉害。

  也不再当乖乖女,她运转功力飞快的朝着丹室飞去,炉盖碎裂,一头大熊在努力的往外爬,又是来偷丹药吃的,只是这大熊从哪里来的,她不记得这片山脉有熊出没,看这品阶也就2级,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2级的熊尽然没有被神兽当了午餐,还是这熊大有来头,让这帮畜生也有所忌惮。

  看到那头大熊,熊头熊脑的样子,张灵雅又痛又恨,痛的是,她在结丹前的一炉护心丹,恨的自然是好好的丹炉又要报废了。她现在只想烤熊掌吃了,于是唤出尛锭指挥着要出手的时候,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制止了。

  “花骨朵,你想干嘛”

  张灵雅回过头一看正是师父,心念电转很快想到,恐怕这只熊是师父的爱宠。只是这师父最近总是出现在她这里,不是催促她学习这个就是折磨她练习遁地术,奇门遁甲,以遁甲可以自由穿梭,张灵雅实在是怕了,这遁甲可不好学啊,她吃尽了苦头,遁地2米就被反弹了上来。哪里像师父说的自由飞翔。这简直是开玩笑么。

  她也就稍微愣怔,收了尛锭朝着师父的方向行礼,假笑道:‘师父,你的这熊也太霸道了,怎么会到徒儿的丹炉里。我刚是好心把它请出来。’

  张天师并不为所动,扶了扶胡须,指尖掐算了下,半晌道:‘这只熊是为师派来保护你的。’

  “什么”张灵雅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师父你没搞错,这只熊只有二阶,她保护它才对,怎么调过来,转念一想,师父经常颠倒黑白,想必又是什么借口,算了,算了,保护就保护吧,只是这家伙这么大,估计很能吃,她不保证管饱。

  “别一惊一乍,花骨朵,你在学不会遁地术,你就离入炉重造不远了。还有,我前几天教的那几种术法赶快学会,否则,师父离开了,你就等着到阎王哪里报到吧”

  张灵雅听这句话,这三年来听的耳朵快出茧子,她在师父面前转了一圈道:‘师父,我结丹了,怎么样’这是想证明自己没偷懒,还顺便想听师父夸奖几句,没成想师父的话更扎心。

  “不怎么样,还是那句话,你学不会遁地术,就得去见阎王”

  难道我学会了遁地术,就不能见阎王,心里腹诽,嘴上道“师父,您是不是要求每个徒弟都是如此,我已经尽力了”

  “你的师兄们都比你刻苦,再说他们有命中孤星克制,必须时时刻刻警惕,时时刻刻前进,唯独你不同,不思进取不说,还枉费师父这般苦心,别一天练你那花里胡哨的剑靶子,花骨朵,我明确的告诉你,你的那几下,在你的未来桃花劫里,可不够看,还不如师父的这招好使,见了就遁地而逃,他是拿你没办法的。命重要还是花里胡哨的剑靶子重要”说完悠悠的叹了口气,望了望天空某处,继续道:‘花骨朵,你小心照看着大宝,别慢待了她,为师我走了’说完就在原地消失。

  张灵雅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恨不得把那只熊从丹炉里捞出来胖揍。见熊还不断的动来动去,眼看的朝着一个方向倾斜,张灵雅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痛惜。丹炉这样着地会裂口,一旦裂口就又废弃了。炉盖可以花很少的灵石把它修复,丹炉则不同。她一边肉痛,手底下也动作起来

  她飞快的把那丹炉稳住,运转体内灵力注入到丹炉里,丹炉随着灵力缓缓升起,来了一个口朝下,即使这样那只肥熊挣扎了半天才从丹炉口挣脱,飞快的砸向地面。张灵雅本来不想直视那熊,落地的那一瞬惨样,她闭了眼睛,六识还在,只见那熊飞快的消失在着地的那一瞬,她惊得张大了嘴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遁地熊,可惜了,只有二阶,品阶要是在高点就好了,心里这样想。一眨眼功夫后山神兽似乎在骚动,这又是出什么事了。心下一惊,难道遁地熊闹得,遁地熊只有二阶啊,现在后山那些家伙最低的都是三阶以上,还有到达5阶的,就是偷吃了张灵雅定亲信物的那家伙。

  原本想看热闹的心思也被掐灭了,师父交代的事她还是不敢不从,赶忙赶往后山,果然几个家伙不怀好意的围着遁地熊,还有的直接口水横流。更有甚者在树上也不安生,看来那只六耳泥猴是领导,平日里张灵雅也没少吃这些家伙的苦头,只是这些家伙都是和她玩一般,不真正下手罢了。张灵雅见形势不妙,立刻出声道:‘死猴子,那只熊不能吃,那是我师父刚交代下来,保护我的’

  此话一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张灵雅听明白了,这是这帮家伙在嘲笑她,张灵雅也被气的不清,她也不敢托大,赶快朝着遁地熊道:‘大宝快说话给他们听,否则我不保证你今日的下场’

  遁地熊似乎听到这番话,被激怒了熊胆一般,他暴躁的先是咆哮,续而,站立起来,后肢一登,嗖的一声朝着树上的那只六耳泥猴攻击而去,神兽们也不再矜持,开始骚动鼓噪起来,那只猴子早早的跳到另外一颗树上,嘴里还吹响了口哨。张灵雅只觉得和它们沟通简直是太难了,在看看遁地熊,左冲右撞,凡是他经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这帮家伙们磨刀霍霍,那只红色狐狸口水留的最多的一只,最先按耐不住,率先攻击在遁地熊身上,张灵雅在一旁大声呼喊,只是她这种呼喊有什么用,那一只神兽听进去过。

  一来二去遁地熊身上受了不小的伤。就在这时候,一股霸道的威压迎面袭击而来,张灵雅只觉得自己再也难以调动灵力,心口闷的快难以呼吸,似乎再过不久,他就会稀释而亡一般,只是片刻后,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一松,那这种威压的感觉消失不见,但看到神兽们个个趴在地上似乎非常的难受,有的还嘴角留出了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张灵雅回头便看到,来人正是师祖,她也明白了师祖来的原因,只是这威压也太大了,她可是进入金丹期,师祖化神中期而已,在想想师父口中的桃花劫可是一位帝君,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还真是,光威压她就瞬间毙命,只有遁地逃走,心中主意打定,定要刻苦学习遁地术。

  遁地术不但学的好,还要游刃有余,否则那天出了岔子,出现在像遁地熊这样的近况,绝对是几率在一半以上。到那时,她找谁庇护去。

  “这遁地熊乃是张天师送给爱女的宠物,尔等日后在出现今日之举,我这小小的太安脉是容纳不了尔等,不如就送到十万大山或者吃了我这么多天材地宝送到拍卖场也有可能”师祖这是用了内功传音,恐怕整个太玄宗的修士,及其大小妖兽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阵呜咽,似乎是在回应师祖的话一般。很快师祖收回了威压,一阵骚动这些神兽跑的影子都没了。只有这遁地熊气息奄奄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似乎受伤不轻,张灵雅检查了一下伤势,吐了一口气,辛好师祖出手及时。要不然第一天来就开挂,日后谁还会保护自己。

  轻抚遁地熊的鬃毛,这毛并不像狐狸毛那般柔顺,张灵雅度了点紫气。怎么安置一下这只笨熊。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安置在小塔里最稳妥,于是她朝着遁地熊道:‘大宝别反抗,一会我送你去一个地方修养,等日后我要是能用上你,你在出来好不好’

  遁地熊不知听没听明白张灵雅的话,张灵雅把遁地熊安置在小塔中,又特地看了一下凤庆,凤庆还是紧闭这双眼,要不是微弱的心跳还存在,张灵雅还以为凤庆就这样离她而去。出了塔,回到自己的洞府,简单整理一下心绪,她下定决心要学好遁地术,那就事不宜迟,正准备翻开玉简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