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头狼 > 1519 你虽然失联,但我没有食言
  挂断电话后,我冲着张星宇努嘴:“走吧,路上说。”

  至于刘博生和闫诗文那边我没过分参与,一个因为是警察在旁边,我说多错多,再有就是我也希望闫诗文能独立多面对一下这种情况,将来酒店正式开业,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肯定比现在还要多。

  我俩没有开车,沿着路边慢慢步行。

  张星宇裹着棒棒糖道:“那几个江西老表查出来,廖叔儿子失踪前的那天曾经跟一个叫黄油仔的小混子去过一趟附近的人民医院,做了一整套体检,其中包括血型和眼角膜几项。”

  “那孩子又不傻,怎么会好端端跟人去医院体检呢。”我皱着眉头低喃,根据刘博生说的,廖叔家的孩子特别乖巧,属于品学兼优的那种老实仔,按理说不应该跟社会上的小混子有联系才对的。

  “这事儿说起来挺特么戏剧性。”张星宇眨巴两下眼睛道:“廖叔家的孩子在班里属于名列前茅的三好生,前几天年级考试跟那个黄油仔的弟弟正好前后桌,因为没让黄油仔的弟弟抄答案,放学后就被黄油仔的弟弟给打了一顿,听说还被人拿烟头在屁股上烫了好几道疤,还拿手机录了像。”

  我禁不住咒骂:“操,现在的逼崽子都这么坏吗?”

  “这事儿还没完,廖叔家孩子可能回头就告了老师,结果老师只是对那几个坏分子批评教育一顿,既没有通知两边家长也没上报学校。”张星宇鼓着腮帮子道:“后面的事儿,你能想象到不?”

  我叼着烟问:“那个叫黄油仔的小胡子跑去学校欺负廖叔家孩子了?”

  “不止是欺负,应该还折磨过,不然廖叔的儿子不可能第二天吓得跟他去医院做体检。”张星宇摸了摸鼻头道:“回头你可以让廖叔检查检查孩子。”

  我攥着拳头咒骂:“透特妈得,内个黄油仔现在搁哪呢?”

  说老实话,我挺膈应那种整天混在学校门口的九流盲流子,除了敢吓唬吓唬老实本分的好孩子以外,狗得儿本事没有。

  “我那几个朋友已经盯上了,想抓他随时可以动手。”张星宇点点脑袋道:“不过我意思是让廖叔亲自过去一趟,其一他是当事人,其二我之前说过,做好事不能不留名。”

  我深呼吸一口气道:“成,待会跟风云和韩飞碰完头,咱一块溜达一圈去。”

  说话的功夫,我们来到附近的澳门豆捞,刚要往里走,我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一个身着小立领中山装,梳着平头的消瘦青年站在一台“阿尔法”的商务车旁边,居然是王莽身边那个叫小唐的家伙。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也正好扭头看到我,不过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想跟我客套的意思。

  我犹豫一下后,笑盈盈的走过去打招呼:“巧了啊唐哥,您这是。。难不成王总回国啦?在哪个房间呢,待会我。。”

  “嗯,他在里面和几个朋友谈事,你最好不要去打搅他。”小唐话语简洁,不冷不热的回应。

  我再次笑了笑道:“成,那我明天再去拜访他。”

  “记得预约。”小唐面无表情的吱声。

  几分钟后,我和张星宇走进店里,张星宇好奇的问:“刚才那个面瘫是谁呀?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轻声回答:“我之前跟你提过那个叫王莽的身边的小马仔,不清楚究竟是司机还是保镖,阿生说他手上有功夫,能耐应该不小。”

  “有功夫多个鸡八是咋地,我看时间合适不,时间要是富裕的话,我研究研究他,一个看门的都这么牛逼,主人可想而知有多狂。”张星宇鄙夷的耸了耸眉毛冷笑。

  我好笑的逗趣:“别瞎鼓捣,那小子不简单,别回头再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张星宇玩味的吧唧嘴:“人善智而不善力,兽善力而不善智,动物界里谁块头大谁称王,但在人类世界里恰恰相反,坐办公室的十有八九干不过车站扛大包的,但你能说坐办公室的人不行嘛。”

  我撇撇嘴埋汰他:“你现在的逼话都快赶上我了,哪一天那么多歪理。”

  说话的空当,找到风云电话里说的门牌号,屋里恰巧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我搓了搓脸颊,轻轻叩响房门,然后径直推开,走了进去。

  屋里除了风云、韩飞以外,还有几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最为扎眼的要数坐在风云旁边一个正捧着一盏茶杯低头轻抿的那个家伙。

  随着我俩走进屋里,那家伙正好抬起头,看到他的面颊,我微微一愣,没想到竟会是王莽。

  王莽看到我,同样也稍稍一怔,惊诧的眼神一扫而过,随即友好的朝我摆摆手:“又见面啦小兄弟,没想到风云大哥说的好朋友是你啊。”

  我忙不迭抱拳道:“嘿嘿,王总您抬举我啦,我可担不起好朋友的身份,我就是风云大哥的一个小老弟。”

  “哎呀,你俩认识啊?正好省的我浪费唾沫星子介绍。”风云左右看了看我和他,随即爽朗的摆手道:“快坐吧老弟,就等你开席呢。”

  “无上荣光。”我缩了缩脖颈,带着张星宇小心翼翼坐到最靠近角落的空位上,同时冲着韩飞抛了个媚眼:“好久不见啊大飞哥。”

  “别跟我嬉皮笑脸,咱俩不熟。”韩飞白了我一眼,撇嘴嘴巴:“你小子就是属白眼狼的,在山城的时候,三天两头的给老子打电话,跑到羊城是感觉用不到老子啦,到现在没舍得给我发一条短信,还不抵人家小胖砸和波姐呢。”

  风云点燃一支雪茄,轻飘飘的打趣:“啧啧啧,我好像闻到一股子久别重逢的醋味,不行你俩到隔壁房间赤身裸体的干一架呗。”

  看得出来,他和韩飞现在的关系绝对今非昔比,不然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哈哈哈。。”一屋人顿时间全都笑喷了。

  “拉倒吧,跟他动手,我怕他咬我。”韩飞斜楞眼睛瞟了瞟,随即从兜里掏出一支雪茄抛给我:“你小子虽然无情无义,但我肯定不能跟你一般见识,尝尝吧,正儿八经的古巴高斯巴贝伊可。”

  我接过来雪茄,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努嘴:“冤枉啊飞哥,我啥状况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要冒冒失失的联系你,不是给你惹麻烦嘛。”

  “演,你丫继续演。”韩飞翻着白眼球道:“等你演完了,咱们再开席。”

  我无语的舔了舔嘴皮,我跟韩飞的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绝对算得上朋友,但因为我身份差他一大截子,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会故意扮出矮他半头的模样。

  “哈哈,不闹了不闹了,小朗啊,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哈。”风云起身打圆场,替我和张星宇分别斟上半杯茶道:“这是青云国际的王莽,你们见过面,我就不多介绍了,这位是善谷公司的卫东,羊城百分之三十的药房都有他股份,这位是鸿源贸易的……”

  风云挨个将身边的几个中年朋友介绍给我,每一个都属于大有来头的那种,给我从旁边听着一阵阵瞠目结舌,打死也没想到风云大哥在羊城竟然认识这么多狠角色。

  介绍完以后,风云大哥朗声端杯:“诸位老朋友,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王朗,刚到羊城讨生活,能帮扶的地方大家就多帮扶一下。”

  “风云大哥客气啦。”

  “我们这些人,哪个年轻时候没受过您帮衬。。”

  一众中年立即笑盈盈的举杯。

  “大家都知道我的脾气,我向来喜欢先做正事儿再喝酒。”风云摆摆手,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朝着我浅笑:“我和韩飞合作的事情全靠我这位老弟穿针引线,中间的误会咱们不谈了,现在既然知道你安然无恙,咱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共同发财,这张卡是我提前预祝老弟酒店开业随的份子,钱多钱少,我的一片心意。”

  “老弟的酒店要开业了啊?到时候千万记得通知我昂。”

  “风云大哥的兄弟,那就是我们的朋友,兄弟啊,一点心意别嫌弃。。”

  一桌子非富即贵的大咖们,不是掏腰包就是朝我抱拳道喜,整的我顿时间有点不会了。

  我看得出来,风云大哥摆这桌的目的就是介绍他朋友跟我认识,顺便替我讨点份子钱,简单来说,就是他知道我不宽裕,故意用这种不伤我自尊的方式筹款给我,不然这些人不会那么默契,来的时候恰巧都揣了银行卡。

  “朗朗,这是我的心意,当初我和风云大哥合作前,我就跟你承诺过,你肯定占百分之三的股,前段时间你虽然失联,但我没有食言。”韩飞很仗义的掏出一张银行卡道:“关系是关系,生意归生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看着韩飞那张真挚的脸颊,我很明白他做戏的成分占很大比例,但是心里头仍旧暖烘烘的,对他和风云合作以后,把我们头狼踢出来的那点怨气,瞬间化为乌有。

  就在这时候,张星宇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眼号码,凑到我耳边小声嘀咕:“你先应付着,我出去一下,那几个江西朋友给我打电话,记得少说话多喝酒,听不懂的地方就咧嘴笑……”